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九章 十日


    从清晨,到黄昏。(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

    从日升,到日暮。

    宽广而阴沉的天空,在光阴流逝里风吹云走,光影交错而变幻,滔滔而去无欲无情;苍茫而广袤的大地上,无数的人族在巍巍苍穹之下,便如微小的蝼蚁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演绎着人间种种悲欢离合。

    有人说天上有仙佛神灵,有人说漫天繁星皆为仙位,可是修的是什么道,欲成的是什么仙,却从来没人与少年沈石说过。

    这一天,感觉很长,很长。

    跟在那个身材高大的屠夫身后,他离开了那间屋宅,先是从一处隐蔽的密道深入地下,走了一段后再出来时,他已经到了这西芦城中完全陌生的另一处角落。屠夫带着他上了一辆早已准备好停着等他们的普通马车,就在车厢里拿出了两套旧衣服,让沈石换上了那套小的。

    然后,就这样随着车轮轱辘声,这辆毫不起眼的马车,在沈石满腹心事担忧之下,就以这样一种最平凡最平常的方式,轻轻松松地出了城,一路向北而去。

    除了最开始走过的那一段密道之外,整个逃离西芦城的过程,平凡的令人无语,哪怕是沈石至今仍是十分担忧挂念还在城中的父亲,但面对这种看起来几乎根本没有保障,眼看着似乎随时都会被突然出现的玄阴门弟子包围绞杀的区区一辆马车,沈石的一颗心一直都是提在了嗓子眼上,同时对这一家名满天下的神仙会做事能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只是那臆想中杀气腾腾的玄阴门追兵终究还是没有出现,这种平凡到令人指的方式,居然出人意料地载着这两个人平平安安地离开了。当那座从小到大生活了十二年的城池,渐渐在身后远去变小,当随着夜色降临星辰开始闪烁,那一座高大的山脉也终于隐没在黑暗之中,再不望见的时候,沈石在仍然前行而颠簸的车厢里,慢慢蜷缩起身子,将自己隐藏在黑暗的阴影中。

    他从未如此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与往日的那段岁月,一刀两断。

    阴影中,他咬紧了牙,强忍着心中翻腾的忧虑恐惧,只觉得未来正如这一刻天地间的夜色,无边无际茫然而不知所措,让人全身冰冷。而唯一能给他带来些许温暖的,是他紧握的手心里,有一个小小的沙漏,坚硬的玉质透过肌肤,仿佛还带着父亲手心的温暖,以及那更遥远乃至只存在于他想象中的母亲的气息。

    一直无声无息地坐在车厢另一侧的屠夫,在黑暗中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那个少年。

    ※※※

    车轮滚滚,缓慢却不停歇地走着,哪怕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这辆看似平凡的马车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而因为忧思满怀心事重重的沈石,也是在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才开始注意到在这辆马车上,除了他和屠夫之外,还有第三个人,就是那个赶车的车夫。

    那是一个外表枯瘦的老头,皱纹横生,初一看似乎是一个被窘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的老人,漫无生气,除了赶车之外对任何事都没有太多的反应,眼瞅着像是随时都会倒下一般。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老车夫,驾驶着这一辆平凡的马车,拉着屠夫和沈石,一直走了三天三夜,没有片刻的歇息。

    三天过后,这老车夫看起来似乎和第一天的模样并没有任何的区别,依然是那一副窘迫苦楚的枯瘦模样。到了这时,沈石自然已经明白过来这位看似平凡的老车夫显然并非常人,多半便是神通广大势力强盛的神仙会下边一个厉害人物,只是屠夫看起来没有任何介绍此人的意图,甚至在这三天之中,屠夫根本就连一句话都没有和这老头说过,所以在这种有些微妙的气氛中,沈石也保持了沉默,压抑住自己心底那一丝好奇,无视了那个老车夫。

    当他们下车时,沈石的目光除了不经意地扫过那个老车夫一眼外,还特意多看了一眼套在马车上的那一匹瘦马……连走了三日三夜,这匹瘦马看起来居然也和它的主人一样,若无其事地站在那儿。

    沈石隐隐有种感觉,自己似乎看到了隐藏在自己过往生活视线之外,另一个奇异世界的微小一角。

    一路向北走了三日,沈石已经远离了西芦城,此刻是到了一处规模只有西芦城一半不到的小城中。这辆平凡的马车停在车中某个僻静的角落里,屠夫跳下了车,让沈石继续留在车上,然后便大步离开了。

    沈石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但明白自己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安静地呆在车厢里,轻轻把那个沙漏放在身前。

    细沙无声无息地流淌着,当沙子通过狭窄的通口从一端全部滑落到另一端时,就是一个时辰过去了。

    沈石默默地凝视着那流淌的细沙,随着时间的流逝,心跳开始慢慢的加。

    不过幸好,这份担忧在细沙只流过约莫四分之一时便结束了,屠夫高大的身影重新回到了这里,他只是简单地对那老车夫点了点头,然后便回到了车厢。

    咕噜咕噜,车轮开始重新滚动,再度向前而去。

    车厢里,沈石看向屠夫,屠夫也正凝视着他,片刻之后,道:“没有消息,换句话说,那件事还不知道做成没有。”

    沈石脸颊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慢慢地低下了头,然后将放在地上的那个小小沙漏,重新抓紧在自己的手心。

    ※※※

    相同而枯燥无味的日子,再度重复着,每日里回荡在耳边的,似乎只有那永恒不变的车轮声。颠簸的车厢里,永远都是安静而带些僵硬的气氛。

    一路向北,一路向北。

    离了那座装满他童年记忆的城池,还有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越来越远。

    如此又过了三日,他们到了阴州北部另一座小城,这一次马车干脆就没有进城,而是直接停在了城外某处,屠夫径直下了车,独自进入了那座城池。

    当沈石安静地呆在车厢里,看着那沙漏整整流淌完一次后,才听到屠夫归来的脚步声。

    马车再度起步,依旧向北而行,车厢里,屠夫皱起了眉头,迎着有些期盼的沈石的目光,有些生硬地道:“没消息。”

    沈石沉默地坐着,没有说一句话。

    车轮滚滚,又走了两日,此时经过八天的行程,他们已经接近了阴州北部边境,距离离开这鸿蒙界西南一州的地界,似乎已经近在眼前。

    马车在一座距离阴州边境不远的荒蔽小镇外停下了,屠夫第三次离去,走进了那个小镇。如往常一样,沈石安静地呆在车厢里等待着,偶尔会看看摆放在地上的沙漏,看着其中流淌的沙子;而那个老车夫则会趁着这个机会,跳下马车活动活动身子,然后拿些清水和食物给那匹瘦马吃。

    只是那些装在某个破旧皮袋里的食料,看着根本就不似普通马匹吃的草料,倒有点像是带了些血丝的肉块。

    这一次屠夫回来的比上一次快一些,约莫只在沙漏流过了一半,差不多也就是过了半个时辰的时候,他就从那个荒凉的小镇上回来了。

    只是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人似乎也带了一丝烦躁之意,在见到沈石后,甚至连话也不太愿意多说,只是沉着脸,摇摇头。

    枯瘦的老车夫对身后车厢里有些沉闷而怪异的气氛恍若不觉,在他那双老眼里,似乎只有那匹瘦马。在亲昵地拍了拍瘦马的背,喂了最后一块疑似肉块的食料后,他也再度上车,车轮滚动,继续前行。

    第九日上,他们越过了阴州地界,进入了与阴州相邻的岚州。

    第十日,马车抵达了岚州最南边的一座大城通河城。

    这一次,马车并没有再度隐藏在城外,而是径直进入了通河城中,也许是因为离开了阴州,玄阴门纵然势力不小,但终究还是很难染指另一个州土,所以屠夫等人的行径也放开了些。

    那个老车夫显然是之前来过这座城池,对城中道路看起来十分熟悉的样子,一路赶着马车,穿街过巷,七拐八拐之后,便带着沈石和屠夫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宅院中。

    两进的院子,四四方方,看起来不大,但还算干净整洁。屠夫带着沈石下了车,一路走到里院中的一间屋子里。在他们二人身后,老车夫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们一眼,目光在那个少年的背影上略微多停留了片刻,随后就移开了视线,重新落回到自己的老伙计那匹瘦马的身上,轻轻拍了拍瘦马的脑袋,沙哑着声音,低声怪笑了一声,道:

    “辛苦了罢,别急,待会也许就有新鲜的肉吃了……”

    ※※※

    里院屋中。

    屠夫安顿好沈石之后,却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屋里多停留了片刻,目光看着沈石,眼中神色似乎多了一丝异样的神情。

    沈石很快察觉到了什么,抬头向他看去。

    屠夫沉默了一会,道:“我要去城中神仙会那边打听消息。”

    沈石没有说话。

    屠夫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难以开口,但片刻后终于还是说道:“按出门前的约定,十日是最后的期限,成与不成,都在今日。”

    沈石的手下意识地抓紧,轻轻地点了点头。

    屠夫默然片刻,道:“我现在过去,若事情成功,我便会回来,带你东去海州,履行之前神仙会对你父子许下的承诺,给你一个拜入凌霄宗的机会;但若是事情败露不成,你就看不到我了……”

    沈石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紧紧抓着那个玉质沙漏,道:“事情不成,我会怎样?”

    屠夫慢慢转过身去,不再看他,向着屋外走去,与此同时,他沉闷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了过来:“若事不成,我不会再回来,至于这里,会有人过来……处置掉你的。”

    脚步声渐渐远去,那扇房门也在他临走前被锁死。简朴的屋子里,突然陷入了一片难以言喻的寂静之中。

    处置,是什么意思?

    会是有怎样的举动?

    一颗心,在胸膛里砰砰地跳动着,突然间沈石心里猛然有一种想要疯狂大叫的冲动,他开始剧烈喘息起来,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开始变得灼热而难以呼吸,这屋子在他眼里,仿佛瞬间就变成了一座可怕的牢笼,而他自己就像是一只绝望的快要被屠宰的野兽。

    恍惚间,他忽然想起了那些日子,他跟随屠夫曾经再杀过的牲畜。

    那些尖利的嘶嚎,那一抹冰冷决绝的刀光,鲜血迸射,残酷而无情。

    少年的手开始有些抖起来,无边无际的恐惧仿佛潮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就快要将他淹没,就快要让他疯……

    直到,他的视线余光里,忽然再度看见了那一个小小的玉质沙漏。

    细沙洁白而细腻,悄无声息地流淌滑落着,一粒一粒又一粒,一丝一束一缕缕,沈石怔怔地看着那沙粒如水般流淌,慢慢地在桌边坐了下去。

    沙漏站在桌面上,一动不动,少年把头放在桌面上,感觉到一丝冰凉的寒意。

    所有的一切似乎又重新安静了下来,除了那流淌的沙子,他眼中再也没有其他,就这样,默默地等待着。

    细沙流啊流,落完了一次再翻一面,时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过去,没有动静,没有人来。

    终于,当沙漏里的沙子滴落到第三次都快要完成的时候,屋外远处,忽地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从远到近,缓缓而来,终于是停在了这间屋子的门口。

    沈石慢慢站起了身子,只觉得喉咙里干涩无比,身子不由自主地有些微微的颤抖,为了自己,也为了这十日里断了消息的父亲。

    忽然间,他猛地一咬牙,大步冲了过去,一把拉开房门。

    屋外的光亮猛地洒落下来,让他的眼因为强光而有片刻的恍惚,微微眯起,随后便看到了正站在门口的那个身影。

    那是一个瘦小枯槁的老人,在过去的十天里,他赶着那辆马车,带着他一路向北来到这里。

    老车夫看着屋内门边的少年,皱纹横生枯槁的老脸上,忽地咧开了嘴,露出几颗白森森的牙齿,带了几分阴森之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