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七章 条件


    “看不出来,沈老板你原来还是个好爹的材料啊。(请搜索,或者直接输入看最新章节)”

    一个悦耳却带了几分冷淡的声音,就在这时忽然从门外传了进来,沈泰与屠夫二人都是脸色一变,但片刻之后看到一个苗条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处的时候,屠夫脸上的神情为之一松,而沈泰眼中则是掠过一丝略带复杂的神色。

    他看着眼前这个成熟美丽,平静中却有英气的女子,苦笑了一声,拱了拱手,道:“见过顾掌柜,这些年来一些得罪的地方,还请恕罪。”

    顾灵云,顾大掌柜,驰名天下名动鸿蒙的神仙会在西芦城中的分店掌舵人,便是眼前这位娇艳美妇了。只是此刻她看着沈泰的目光,显然并没有多少温和之意,仿佛就像是她娇媚容颜之下始终隐隐蓬勃的浓烈英气一样,目光平静却明亮锐利,看着沈泰,凝视片刻,然后淡淡地道:

    “神仙会分店遍布鸿蒙主界,计数当有三千三百一十七家,生意兴隆众所公认,唯有在这西南阴州西芦城内,被人膈应的焦头烂额,十年间掌柜换了三人,轮到灵云到此,也被阁下生生压制了五年不得翻身,在神仙会中已成笑柄,几无晋升之机。你说,你这般得罪于我,我会不会恕罪于你?”

    沈泰脸色一僵,面露惊诧之色,而站在他身边原本神情松弛的屠夫,此刻陡然听闻顾灵云初来乍到,便是说了一番如此尖锐如刀的话语,也是一时愕然。

    屋子里的气氛陡然间沉寂下来,半点声息也无,似乎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如此美丽的女子竟犹如一把最锋利的刀刃一般,冰冷而炽烈,丝毫不讲情面。

    沈泰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眼底深处亦有股细不可察的忧虑掠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看了看前头那位顾灵云冷淡的表情,却是欲言又止。

    就在屋子里的气氛越来越是僵冷的时候,忽地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远处迅跑来,还未进房,便听到沈石的声音在屋外道:“大叔,我爹过来了吗……啊,爹,你来了!”

    话音未落,一个少年身影已经从门外跑了进来,正是沈泰的独子沈石。看到儿子好端端的站在眼前,沈泰也是神色一松,面上重新露出一丝笑容,伸手摸了摸跑到自己身边儿子的脑袋,微笑着点了点头。

    深深看了一眼沈石,沈泰暗自咬了咬牙,忽地转头望向那个依旧站在门口的美丽女子,一躬到地,道:“顾掌柜,以前你我各为其主,在生意上有所冲突争执,但有得罪之处,都是沈泰不明事理的错。如今我……我父子二人已是丧家之犬,还望顾掌柜大人有大量,放我们父子一条生路。”

    话说到后头,沈泰垂低头颅,声音神情都已放低身段,便说是恳求也不为过。如此举动让沈石一时震动,张了张嘴,转头看了一眼顾灵云,脸上隐隐有了一丝愤怒之色,然而很快他就察觉身后父亲拉了一下他的衣襟。

    沈石转头看了一眼沈泰,却见他仍是弯腰低头,看不见他脸上神情容色,沈石怔怔不能言语,片刻之后,他默默低头,站到了自己父亲身旁,垂不语,只有垂在身侧的两只手臂,悄然紧握成拳。

    此情此景,饶是心肠向来刚硬,从刚才开始一直站在旁边不言不语的屠夫也不由得有些皱眉,迟疑了一下,转头看向顾灵云,皱眉轻声道:“掌柜的,他们……”

    顾灵云冷冷向他看了一眼,屠夫后半截话语登时便缩了回去,苦笑一声,摇头转向别处。

    脚步轻响,却是顾灵云缓缓走进了屋子,来到沈家父子身前,深深看了一眼面前那个露出几分谦恭之意、兀自垂身不肯起来的男子,忽地冷哼了一声,伸手将沈泰身子扶起,然后走到那张桌边旁若无人地坐了下去,淡淡道:“好了,你也莫做如此模样,咱俩在这西芦城中斗了五年,负荆请罪又或是忍辱负重这些戏码,骗不了人的,别演了。”

    屠夫在旁边一怔,转头看来,沈泰却是凝视着娇媚女子片刻,忽地哈哈一笑,走到顾灵云桌子对面坐了下来,抱拳道:“顾掌柜果然目光如炬,佩服佩服。你我虽然为敌多年,但其实相知最深,刚才是在下……”

    顾灵云秀眉一挑,道:“我一介未出阁的女子,沈老板你说和我相知最深什么的,这是在占我的便宜么?”

    沈泰脸上笑容登时一僵,尴尬之色掠过,饶是以他如此圆滑的性子,但面对顾灵云这般尖刻的言语,此刻也真不知道如何圆场了,看来过往五年里,自己还真是将这位神仙会在西芦城中的美女掌柜得罪惨了。

    还好顾灵云说完这番话后,并未有继续难的意思,只是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目光落到站在沈泰身边的沈石身上停留了片刻,道:“这位就是贵公子了罢?”

    沈泰连忙点头,心底也是松了一口气,道:“是,小儿沈石,今年十二岁。”随后对沈石道,“这位乃是神仙会的顾灵云顾大掌柜,快叫……云姨?”

    这话说到最后,沈泰不由自主地又偷偷瞄了一眼顾灵云,过往五年他虽然与顾灵云并非没有交往,但多数都是在生意场上明刀暗箭的争斗,似今日这般坐下好好聊天还真是第一次。看刚才顾灵云那般不好说话,他还真是害怕这一声云姨会不会又莫名触怒了她。

    不过在沈家父子的目光注视中以及沈石有些迟疑地叫出了“云姨”二字后,顾灵云这一次居然没有火生气,反而是脸色平和地点了点头。

    沈泰等了一会,却现这位美妇并没有继续开口说话的意思,眉头微皱,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屠夫,那屠夫干笑一声,却是倚在门口抬头看天去了。

    沈泰瞪了他一眼,无奈之下还是厚着脸皮,赔了笑脸,对顾灵云道:“顾掌柜,我与贵会之前所约之事,想来你也已经得到了消息,如今是不是已经到了你们实践承诺的时候了?”

    顾灵云白皙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弹动几下,面色淡然,道:“神仙会自来最重商誉信诺,我们答应的事,自然不会反悔。”

    沈泰大喜,站起身子拱手道:“多谢,如此能否请顾掌柜尽快安排我们父子离开西芦城,毕竟此处乃是玄阴门势力范围,夜长梦多,我们……”

    话才说到一半,忽然却被顾灵云挥手打断,随即只见她面色清冷,用手一指沈石,淡淡地道:“你儿子可以走,但是……”她看了一眼沈泰,嘴角微微勾起,沈泰与沈石心中同时一沉,只听她接下去道:“你留下。”

    “噗!”一声低沉闷响,却是沈石心情陡然激荡之下,咬牙情不自禁地愤怒踏前一步,但随后便被沈泰一把拉住,饶是如此,沈泰此刻的脸色也是极为难看,重新缓缓坐了下来,半晌之后,才低声道:“为何如此,请顾掌柜教我。”

    顾灵云脸色不变,平静地道:“你的事还未做完。”

    沈泰面上掠过一丝怒色,沉声道:“顾掌柜说笑了,我分明已将‘阴潮珠’掉包出来,换上了你们给的假货,只要李老怪用此假灵珠修炼,下场如何不问可知。我一介炼气境小人物,如此暗算一位神通广大的元丹境大真人,顾掌柜你居然还说我事未做完,没这个道理罢?”

    顾灵云淡淡一笑,道:“沈老板你不也是走投无路,这才狗急跳墙的么?”

    沈泰面色陡然一沉,盯着顾灵云,缓缓道:“顾掌柜你果然消息灵通,看来在玄阴门中有不少耳目吧?”

    顾灵云像是没听见沈泰的这番话一般,自顾自又接下去说道,“我们之前所约定的,乃是有某位前辈看那李老怪不顺眼,想要惩治此人一番,一旦成功,我们自然保你父子平安,同时安排你们妥善退路逃离玄阴门追杀,再给你儿子一个去名门大派修炼仙道的机会,可是如此?”

    沈泰缓缓点头,道:“不错。”

    顾灵云看了他一眼,道:“但如今事仍未成,李老怪还未拿到那颗珠子,就算拿到了也还未开始修炼,只要他不出事,这事就不算完。”

    沈泰默然良久,随后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你要怎样?”

    顾灵云毫不犹豫地道:“你儿子先走,离开阴州,你就与我呆在此处,若此事果然成功,我安排人让你隐名埋姓离开,若不成,万一玄阴门追查到我这里,你便是那替罪羔羊,神仙会自然不会回护于你。”

    沈泰眼角肌肉抽搐了一下,道:“你们要把我交出去?”

    “玄阴门在这阴州境内势力不小,并非寻常小门小派,而一个元丹境大真人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沈泰冷笑一声,带了几分嘲讽之意,顾灵云只当没听懂了,说是元丹境不好惹,说是玄阴门势力不凡,但之前神仙会挖它墙角暗中阴毒行事,又哪里有半分顾忌了?

    沉默片刻后,沈泰冷冷道:“你们把我交出去的话,就不怕我把你们拉扯进来?”

    顾灵云微微一笑,道:“你儿子不是还在我们手上么。”

    沈泰沈石都是霍然抬头,包括那屠夫都是一脸难以言表的神情,呆呆看着这个妩媚娇艳的女子,而顾灵云恍若不觉,神色自若,道:“所以呢,沈老板你就多多求神佛保佑,让那李老怪倒霉些,老老实实地用了那假灵珠罢。”

    沈泰脸上神情变幻,痛苦挣扎之色不停闪过,而沈石的脸色也苍白之极,站在父亲身旁,眼中满是担忧之色,身旁的双手因为太过用力,连指甲都深深陷入了掌心之中。

    半晌过后,沈泰忽地长叹一声,低声道:“我明白了,一切就按顾掌柜说的做,我留下等那个消息吧。”

    顾灵云微微一笑,没有言语,但站在沈泰身边的沈石却是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轻轻叫了一声:“爹……”

    声音很轻,但话里却仿佛蕴藏了无数情绪,悲愤担忧焦虑,千言万语似也无法说清,到最后只化作了这一句,这一字。

    沈泰看着儿子强笑了一下,掉头对顾灵云道:“顾掌柜,在石头临走之前我有些话想跟他单独说说,不知可否?”

    顾灵云颔站起,碧纱罗裙衣襟轻摆,整个人便如一朵娇艳无比在春光中最明媚的花儿,艳光四射,悠然自得地走出了这间屋子。在她身后,屠夫一阵默然无语,随后轻轻叹息一声,也是跟着走了出去。

    很快的,这屋中便只剩下了沈家父子二人。

    (晚上应该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