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玄幻奇幻 > 神道丹尊 > 第2384章 旗杆挂人
    凌寒止步,回头笑道:“怎么,想要与我们切磋切磋?”
  
      九蛇老祖哪里敢,连忙笑道:“不要误会,不要误会,乱星毕竟是我一脉的族人,刚刚才认祖归宗,还是在族里多住几天吧。”
  
      无论凌寒还是女皇,都是妖孽得不像话,如果可以留在九蛇祖地的话,那以后就相当于拥有了一座大靠山。
  
      凌寒笑着摇头:“老人家,现在再说这些不觉得有些晚吗?”
  
      如果之前九蛇老祖就坚定立场的话,那么凌寒也不会让他白忙活一场,可倒好,他什么也没干,还想将事情撇得干净,现在却又要占便宜,哪有如此的好事?
  
      九蛇老祖不由脸色尴尬,却是无话可说,只能讪讪摇头。
  
      凌寒与女皇叫上诸女,离开了九蛇祖地,向着三云城行去。
  
      既然和孔家结上了仇,凌寒就要彻底解决问题,而且他也很好奇,孔家一口气冒出了上百个升源境,这很不可思议。
  
      ——升源境其实已经很牛逼了,仙王之下最强,而没有仙王的支持,一下子涌现出这么多的升源境,这不合情理。
  
      凌寒一众人走得并不快,一路晃到了三云城,还没有进城,只见城门口的前方树着一根旗杆,但上面并没有挂着旗帜,而是一个人。
  
      此人四肢耷拉着,而且还是一种不正常的扭曲,看上去应该是一具尸体了,但凌寒却是感应到此人居然还有微弱的神识扬动。
  
      这显然不是哪个敌对势力在向三云城挑衅,而是三云城中某个势力在扬威,杀鸡儆猴吧。
  
      再想想,三云城中最大的势力只有一家,那就是孔家。
  
      此人应该是得罪了孔家,才被挂在了旗杆上,却又没有杀死,而是留了一口气,用意是在警告其他人,不要和孔家做对,否则此人就是榜样。
  
      凌寒刚想起步而行,却突然停了下来,又向着那旗杆看去。
  
      他感觉……这人有点熟悉。
  
      不是长相,而是神识。
  
      是谁呢?
  
      “怎么了?”女皇问。
  
      凌寒依然看着旗杆上的人,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人好像咱们见过?”
  
      女皇仔细端详,摇了摇头,以她傲娇无比的性格,又哪会去记曾经见过的人。
  
      凌寒突然灵光一现,道:“我想起来了!”
  
      说完,他立刻将手一扬,一道劲风划过,绑着那人的绳子断裂,那人顿时向着地面栽去。凌寒再一伸手,将那人拎住,平放在了地上。
  
      “你们好大的胆子!”城门口有守卫,看到凌寒居然敢救人,顿时毛了,纷纷冲了过来,门口处只有八个,但吆五喝六之下,又有一队卫兵冲了出来,足有三十多人。
  
      凌寒没有理会,而是一掌按在了那人的肩上,木系规则发动,充满了生机,替那人治疗着伤势。
  
      他眉头微皱,孔家下手还真是狠毒,先是束缚了此人的力量,又以某种秘术在吞噬此人的生机,带给此人无比的痛苦。
  
      偏偏短时间内此人还死不了,而是要持续至少几万年的时间。
  
      什么仇、什么恨,犯得着这么狠吗?
  
      “老子在跟你说话呢!”一名卫士喝道,他扬了扬手中的长矛,向着凌寒的肩捅去。
  
      虎妞猛地一声咆哮,化成了震耳欲聋的龙吟,啪,那卫兵手中的长矛顿时崩碎,虎口也裂开了,惨叫一声中,连连后退。
  
      这让众卫兵如临大敌,纷纷将手中的兵器对准了虎妞。
  
      虎妞自然不会在乎,反而嘻嘻一笑,道:“你们哪一个皮痒痒,妞来收拾你们!”
  
      凌寒扬动木之规则,替那伤者治疗,他曾经拥有过天地本源,虽然主动舍弃了,却留下了烙印。这当然是无比强大的,那人体内的秘术正在被一点一滴地磨去。
  
      因为不能伤着那人,凌寒的进度很慢。
  
      还好,他引动时间规则,顿时时间加速运转,只是十几分钟,那人体内的秘术已经被化解,而在木之规则的生机养护下,那人也恢复了许多,眼皮微微一颤,睁了开来。
  
      “娘的,看到你小子果然没有好事。”那人说道。
  
      凌寒哈哈大笑:“救了你一命,也不说一声谢谢?”
  
      这人正是雷火大帝,当初一进仙域他就自己上路了,没想到会在今时今日遇到,而且还惨得差点挂掉。
  
      雷火大帝勉强直起上身,看了下周围的环境后,不由眉头一皱:“不好,这里还是三云城!快走,一旦孔家追出来,我们就要倒大霉了!”
  
      凌寒开玩笑:“没事,真要被你仇家追上了,我就把你再交给他们,反正跟我没有关系。”
  
      “哼哼,现在才知道害怕,已经晚了!”一声冷笑,只见城门里走出了一个年轻男子,一身锦服,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把扇子,一步一摇,装逼的范儿十足。
  
      凌寒没做理会,道:“你跟孔家结上仇了?正好,我也要去找他们,不如把账一起算了。”
  
      “不可!”雷火大帝连忙摇头,“你虽然武道天赋不凡,但也只是限于古界,一旦进入仙域,这里比你杰出的天才比比皆是。”
  
      “孔家有百多名升源境,你才修炼了几万年,如何能够是他们的对手?”
  
      就算是他重修一次,现在也不过刚刚跨进了仙府境,差距大得惊人。
  
      连他都是如此,更何况是凌寒了。
  
      凌寒故作不悦,道:“你这是看不起我吗?”
  
      “靠,赶紧跑路,什么事情以后再说!”雷火大帝催促道,他可不想再挂在旗杆上了。
  
      “想跑?”锦服年轻人冷笑,他气得鼻孔喷火,凌寒一行人居然哪一个都没有理会他,而且还正大光明地说着要逃跑的话,当他是死人吗?
  
      “与我孔家做对的,哪一个都活不长久!”他森然说道。
  
      “你又是哪根葱?”凌寒问道。
  
      雷火大帝不由哀叹,有大好的机会不用来逃跑,居然还跟人磨嘴皮子。
  
      锦服年轻人哼了一声,道:“我乃孔祥!”他顿了一下,向凌寒一行人扫过,傲然道:“现在跪下来求饶,我还可以考虑一下,给你们一条生路。”
  
      凌寒哈哈一笑,扭头道:“我发现孔家的人都有说笑话的天赋。”
  
      诸女都是很给面子地掩嘴轻笑。
  
      孔祥大怒,祭出一把长枪,猛地就纵步向着凌寒冲了过去,一枪横扫,虎虎生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