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神道丹尊 > 第59章 赴宴
因为报名耗时极久,凌东行父子在外面吃过了午饭才回了天药阁,再坐一会的话,也差不多要到晚上了。

    凌寒与刘雨桐稍作准备之后,便出发前往四王子府邸,参加晚宴。

    四王子的府邸与大元王府只隔了一条街,相当之近,但能够拥有独立的底邸,大元王的一大堆女子中,也只有两人拥有这样的资格。

    大王子和四王子。

    大王子戚永胜,从小就展露出了锋芒,天赋超卓,再加上又是嫡长子,自然牢牢树立了王储的身份,但随着四王子的强势崛起,他便受到了极大的威胁,王储之位似乎岌岌可危。

    因此,两大王子斗法得相当厉害,也让许多势力很头大,到底该靠向哪一位王子——这要是自己投靠的王子日后荣登王位,那自然好,地位必然可以水涨船高。

    可万一失败了呢?

    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们绝对会被清算。

    凌寒和刘雨桐并没有乘坐马车,就是徒步走到了四王子的底邸,门口有许多护卫站岗,一边充当着迎宾的工作。

    “两位,麻烦出示请帖。”见两人走了过来,一名护卫迎上前来将他们挡下。

    “请帖?”凌寒一怔,他哪有这玩意,戚瞻台只是向他发出了口头上的邀请。他道:“我叫凌寒,应该在宾客的名单上。”

    “那不好意思,没有请帖者,一概不得入内!”那护卫正容说道。

    是不是被戚瞻台那丫头耍了?凌寒不由地在心中说道。

    “哈哈哈哈,没有请帖也敢来这里!”嘲讽的声音响起,只见一名青年也从马车上走了下来,一身华丽的礼服,显得无比骚包。

    他是金无相,近中午的时候还与凌寒起过冲突。

    “乡巴佬,这里可是四王子府,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去的!”金无相冷笑,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张金色的请帖,得意无比地挥了挥,道,“看清楚,这是请帖!不过像你这种小人物,这辈子都不可能收得到的!”

    他真是太高兴了,中午因为忌惮王府大管家,他只能灰溜溜地跑了,可居然又在这里遇到凌寒,这是上天给他报仇的机会啊!

    哈哈,一定要好好羞辱这个家伙,再整死他!

    凌寒不禁摇头,这家伙不过炼体九层,何来如此强烈的优越感?而且整天给家族拉仇恨,要是遇到脾气差点的强者,直接就把金家也给推了。

    “还站在这里干嘛,以为站久了,人家就会同情你们,让你们进去——”金无相继续开启嘲讽模式,但目光扫过刘雨桐的时候,不由地将眼睛瞪得浑圆。

    他这时才发现刘雨桐的存在,顿时被这冰霜美人给迷住了,只觉心跳加快,浑身发热。

    “小子,你把——”

    嘭!

    金无相刚刚开口,便被凌寒重重一拳轰在面门,整个人顿时被打飞了出去。

    ——这种纨绔子弟当然不可能说出什么好话来,所以凌寒提前出手,免得污了自己的耳朵。

    “你又打我?”金无相爬了起来,只觉委屈无比,就这一天呢,他已经被凌寒打了两回!他可是金家六少,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

    “不想再被打第三次的话,滚!”凌寒掸了掸手。

    “你好大的胆子,这是活得不耐烦了!”金无相目光喷火,向着那些护卫道,“你们都看到了,这家伙居然敢殴打四王子的客人,还不将他拿下?”

    这家伙倒也不笨,知道借势。

    “凌公子,还请配合我们一下!”一名护卫站了出来,“跟我们走!”

    虽然大家都知道金家六少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城里讨厌他的人要百倍于喜欢他的人,可这里确实是四王子的府邸,岂容他人放肆?

    金无相不由洋洋得意,为自己的智商升起了优越感,瞧,谁说他离开了家族就什么都不是?

    “喂,吵吵嚷嚷地干什么?”一个身着宫装的少女走了出来,双手负在背后,满脸的狡黠之色。

    正是戚瞻台。

    “拜见七郡主!”众护卫连忙行礼。

    “免了!”这丫头老气横秋地抬了抬了手,目光看向凌寒,故意露出一抹震惊之色,道,“咦,你怎么还在外面?”

    凌寒心中明白,这丫头是故意没有给他请帖,要看他的好看。因此,她肯定一直在门口附近等着,自然被她看到了凌寒与金无相发生冲突的一幕。

    她早就可以阻止,却到现在才站出来,显然这丫头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听她这么一说,众护卫自然明白凌寒确实是今天的客人,至于为什么没有请帖这种小细节自然不用在意了。而七郡主都开口了,他们自然不可能再抓凌寒。

    “凌公子,失礼了。”众护卫都是向凌寒说道。

    凌寒只是给了戚瞻台一道威严的眼神,可小丫头却是不怕,向他吐了吐小舌头,然后一溜烟地跑到刘雨桐的身边,道:“哇,姐姐你好漂亮!”

    金无相则是气得半死,感情他就是丑人作怪,自找难堪啊!他的目光盯着凌寒,自然以为凌寒是抱了戚瞻台的大腿,再想想对方身边还有一个美如画的女子,他顿时明白:这家伙是个泡妞高手,吃软饭的行家。

    如此一想,他更加看不起凌寒,心中更是翻腾着诸多念头,想着怎么才能把凌寒整死,将这口气出了。

    他正想得恶毒时,却见凌寒竟是向着他走了过来,他不由地挺直腰身,道:“现在还想与我讲和?太迟了!我一定会——”

    啪!

    他被结结实实地抽了一巴掌,让他完全懵了。

    他、堂堂金家二少,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打脸,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而四周,不管是戚瞻台、众护卫还是后来赶过来的客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倒抽了一口气。

    小辈之间发生点冲突,没事、正常,哪一家的大人都不会因此出手。可打人不打脸,这羞辱的不仅是金无相,更是他身后的金家!

    不说别的,就是大王子、四王子也不会随意去抽金无相的耳光——除非对方真得做了什么二逼到极致的事情。

    凌寒是哪根葱啊,居然敢这么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