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神道丹尊 > 第54章 前往大元城
对此,凌寒并不奇怪。

    刘雨桐的武道天赋极强,迟迟没有修出剑气本来就不合理,现在一旦打开了这个缺口之后,好像厚积而薄发,一下子形成了井喷的效果。

    不过,第三道剑气就不是那么好形成的了。

    于刘雨桐而言,年方十八才就拥有了两道剑气,这已经让她非常满足,迈进了年轻王者之列,而且还是比较强势的。

    ——雨国的武道层次太低,修出刀气、剑气便能称为王者。

    过年的时候,凌家各个分支都回到了主家,共迎新春。

    平时这些支族在外面各有住处,打理着家族的生意,大部份都是普通人,只有少数人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毕竟十个人中也只有一个可以拥有灵根。

    “寒哥哥!”一个叫凌子萱的小丫头总是跟在凌寒的屁股后面,小丫头过了年也才八岁,却早早就觉醒了灵根,而且还是地级下品,按照家族的规定,她有资格进入苍云学院,由家族提供学费和修炼资源。

    所有人都知道,没有强大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守护得了财富,所以每个家族都会悉心培养有天赋的族人成为武者,若是冒出一个天才来,那么家族也能跟着沾光。

    比如现在的皇都八大豪门,不就是一步一个脚印,从小家族走出来的?

    凌家之前共有三人在苍云学院,除了凌寒和凌慕云,还有一个叫凌止道,不过因为年龄太大,过了年之后就不会再去学院,而是加入家族的护卫队,跟着混上几年后,再提拔为副队长、正队长。

    这么重要岗位自然要交给自己人才放心。

    而凌子萱因为觉醒了灵根,过年之后也会进入苍云学院。

    不过,凌寒另有打算。

    他不可能一直留在凌家,以后要攀登武道巅峰,雨国就太小了。因此,他离开之前需要给凌家培养尽可能多的人才,给父亲分忧解难。

    他决定将凌子萱带去皇城,加入虎阳学院。

    凌东行换来了一个进入虎阳学院的名额,而他绝对可以在大元比武中取得前五十的名次,这么一来,就有两个名额了。

    当然,他可不会做小丫头的保姆,肯定是要让她的父母一起去皇都的,负责照顾小丫头的日常起居。

    “怎么又哭了?”凌寒笑着抱起了小丫头。

    “大雄欺负萱萱!”小丫头很是委屈地道,“寒哥哥,你帮萱萱揍他!”

    凌寒哈哈大笑,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道:“你和大雄都是凌家的子弟,要互相扶持互相帮助,拳头要打外人,不能打自己人。”

    “可是他说萱萱丑哩!”小丫头嘟着嘴道。

    “我家萱萱这么漂亮,现在是小美人,以后是大美人,大雄只是嫉妒你!”凌寒笑道。

    小丫头被这么一夸,顿时乐了,拍手道:“萱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她想了想,发现这太骄傲了,又改口道,“雨桐姐姐是最漂亮的,萱萱是第二。”

    凌寒大笑,向着刘雨桐道:“她在夸你呢!”

    刘雨桐给了他一个白眼,却是对凌子萱道:“萱萱才是最漂亮的!”

    “雨桐姐姐,你和寒哥哥什么时候成婚呀?”小丫头偏着脑袋,天真地问道。

    刘雨桐顿时俏脸羞红,一拧腰,跑了,让凌子萱十分纳闷,这是咋回事?

    “萱萱,你把我媳妇吓跑了,怎么赔我?”凌寒故意皱眉道。

    凌子萱咬着子指想了一通之后,安慰凌寒道:“寒哥哥,萱萱以后给你找一个更漂亮的姐姐!”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样。

    凌寒不禁大笑,小孩子童言无忌,天真可爱,可惜无法将这份纯真永远保持下去。

    过了新年之后,凌东行便带着凌寒、刘雨桐出发大元城,去参加大元比武。

    大元城离苍云镇有八百多里路,三人抓紧时间赶路,两天之后来到了大元城城外。

    相比于苍云镇这种小地方,大元城就显得气势磅礴,此城连绵数十里,城墙高耸有百米高,有若一头匍匐着的庞然巨兽。

    大元城共有东南西门四个门,每天都有人从四面八方而来,进入这座方圆千里之内最最繁华的城市,有商人、有难民,也有前来朝圣的武者。

    这里的武道水平要高出一截,现任大元王乃是灵海境强者,据说也是唯一的灵海境,拥有无上的权威。

    凌寒三人来到城门口,倒是不用搜身什么的,而是只需要交入城费就行了,一人一两银子,于他们来说不贵,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城中,高大雄伟的建筑连绵起伏,尽显王城之相,让人震撼。

    凌东行早就来过这里,还出过国,自然不会惊讶,刘雨桐来自皇都,自然更加习以为常,两人本以为凌寒会被震撼到,没想到凌寒一副从容镇定的模样,反倒让他们吃了一惊。

    他们去找客栈,只是好多人都跑来参加大元比武,几乎每家客栈都是爆满,半天转下来,居然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咦,凌大师!”他们正走在大街上,只听一个充满惊喜的叫声传来,一个白发老者也迎了上来,正是诸禾心。

    “原来你在这呀。”凌寒笑道。

    “凌大师,过年的时候正好收到老友的邀请,过来一聚,没有前去拜访,还望凌大师恕罪。”诸禾心弯了弯腰,脸上有些惶恐。

    他已经将凌寒当作了半个师父,自然诚惶诚恐了。

    凌寒笑着摇了摇头,道:“不要叫我大师了,以后只管叫我的名字。”这一世,他打算从一个小人物踏踏实实地做起,战各路天骄,磨砺自己。

    否则他要是继续当丹道大师,碍于丹师的崇高地位,还有哪个天骄敢与他交手?

    “这——”诸禾心连忙摇头,像他这样的人最是尊师重道,凌寒于他有授艺指点之恩,在他心中便已经是老师了,对老师哪能直呼其名,这简直是大逆不道!

    “不要这的那的,就这么说定了,以后再叫我大师,我可真要生气了。”凌寒故意板起了脸,半开玩笑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