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神道丹尊 > 第40章 陈风烈低头
杀石狼门的弟子于先,又威胁陈风烈于后,这是何等的胆大包天?

    石狼门,方圆千里的主宰,相比之下,不管凌家还是程家,根本没有相提并论的资格。

    凌寒这是在自寻死路吗?

    陈风烈也是一怔,因为他被凌寒的目光骇到了——深远如大海,充满了威严,有若一尊无上强者,但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一个聚元境的小武者给威胁了,不由地气极而笑,森然道:“哦,你打算怎么杀死老夫?”

    “不用我出手,不出五天,你自己便会死了。”凌寒淡淡道,伸手一指,“差不多十天前,你是不是练功出了岔子?”

    陈风烈顿时脸上色变,正如凌寒所说,十天前他在修炼的时候,突然有所领悟,打算冲击涌泉四层,可最终却没有成功,反而让元力走岔了经脉,还好他及时收功,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

    这小子怎么会知道的?蒙的?

    凌寒笑了笑,又道:“你伸手在左肋三寸处按下!”

    陈风烈头一反应自然是荒唐,可手却是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按在了左肋下三寸,轻轻一按之下,他顿时脸色再变。

    痛,痛得钻心入骨!

    “还有背后第七根脊骨,右边半寸。”凌寒又道。

    陈风烈再次摸了过去,额头上不由地冒出了冷汗,这绝对不正常。

    “你走火入魔了,自觉没事,是因为你还在走火入魔之中。”凌寒说道,然后向对方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我可以救你。”

    陈风烈咬了咬牙,道:“好,你教老夫治愈之法,老夫便饶恕你这次的罪行!”

    “陈长老!”程文昆又惊又怒,这样程啸元不是白死了?

    “嗯?”陈风烈瞪了过去,双目含煞,他的性命岂是程啸文这种小人物可比的?

    程文昆连忙闭嘴,额头上也流下了冷汗,跟一名涌泉境强者顶嘴,他会死得不明不白。

    凌寒却是摇了摇头,道:“你好歹也是涌泉境,性命就值这么点?”

    陈风烈心中充满了愤怒,可现在性命掌握在别人手里,他却是根本硬气不起来,只能压着火气,道:“那你想要如何?”

    凌寒微微一笑,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陈风烈郁闷之极,他可是石狼门的九长老、涌泉境的强者,平时只有他高高在上的份,什么时候居然要受一名小小的聚元境摆布了?

    可谁让他的性命掌握在凌寒手里呢?

    ——从凌寒准确说出他练功走岔的日子,再到两处穴位的剧痛,他已经对凌寒的话深信不疑。

    “不知寒少有什么吩咐?”他放低了姿态。

    噗!

    听到“寒少”二字,所有人都是喷了出来。

    那可石狼门的长老、涌泉境的强者啊,居然称凌寒为寒少,这让人如何不震惊?

    凌寒露出微笑,道:“你是不是打算得到解决之法后,再把我干掉?”

    “怎么可能!”陈风烈连忙干笑道,可冷汗又流了下来。

    凌寒心中明亮,他自然不会让自己处于险境——他会给陈风烈治,但绝不会一下子就治好。他指了指程文昆,道:“这人看着碍眼,给我揍!”

    程文昆顿时脸都绿了。

    他请陈风烈过来,可是为了给他撑腰的,以化解凌东行这段日子的步步紧逼,让程家的资金都要跟不上来,陷入绝境之中。

    可万万没有想到,这请来的救兵居然成了凌家的帮手,这让他岂能不憋屈?

    现在给他一块豆腐,他肯定会一头撞死。

    “陈前辈!”他颤声说道,在涌泉境的强者面前,他聚元九层的修为根本不够看。

    “嗯?你还想反抗不成?”陈风烈冷冷说道。

    反正程文昆跟他屁的关系也没有,揍这家伙一顿自然丝毫不会被他放在心上,之前都已经向凌寒低头,现在他也豁出这张老脸了。

    程文昆的脸色一变再变,最终只能咬咬牙,道:“不敢!”

    反抗的话,他绝对只有死路一条,没见陈风烈的心情正不好呢?

    啪!啪!

    陈风烈手起掌落,赏了程文昆两个耳瓜子,用力之大让程文昆的嘴角已是出现了血渍。

    大厅中,一片寂静无声,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声。

    谁能想到,事情的发展竟会是这样?

    便是凌东行也没有想到儿子居然这么能,将一名涌泉境强者都是玩弄于股掌之中,让他又是震惊又是安慰,他生了个好儿子。

    程享兄弟更是脸皮抽搐,恨不得地上有个缝让他们钻进去,之前还自信满满、得意洋洋,以为可以把丢失的脸面都扳回来,没想到现在连他们老子都被打脸了。

    今天这场宴会,简直可以载入程家的耻辱史了。

    程文昆打落牙齿和血吞,甚至脸上都不敢露出怒容,只是他城府再深沉也不可能再气定神闲,额头上青筋暴跳,显然怒到了极致。

    “凌家!凌家!我发誓,一定要将你们连根铲除!”他在心中怒吼道,“只要三叔成功突破涌泉境,一切都能扳得回来!”

    凌寒点点头,对陈风烈道:“我给你开个药方,可以暂时压制伤势,半年之内无恙。”

    陈风烈虽然不甘,可也知道凌寒是绝不可能一下子便将他治好的——换作是他也会留一手,毕竟是处于弱势的一方。他只好点头,道:“多谢寒少!”

    事情闹到这份上,这酒席自然也到了尽头,再坐下去就要尴尬了,众人纷纷告辞离去,凌寒交药方交给陈风烈之后,也与凌东行、刘雨桐离开了程家。

    “哈哈哈哈!”马车上,凌东行忍了半天的大笑终于释放了出来,用力挥了挥拳,道,“我跟程文昆斗了半辈子,从没有像今天这么解气过!不过,寒儿,这事也真是险,若非陈风烈练功出了岔子,今天这事可没有那么好收场。”

    毕竟死了一个石狼门的弟子。

    凌寒笑,若非看出陈风烈出了问题,他还有两个选择:第一当然很简单,不对程啸元下杀手,第二,还是照杀,但需要抖出刘雨桐的身份来镇场。

    不过现在也不用去考虑这个了。

    “再有一个月,程家连护卫的月俸都发不起,到时候就是我凌家独霸苍云镇了!”凌东行豪情万丈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