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神道丹尊 > 第25章 反制程家
凌东行已经完全麻木了。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是个天才,可能够让一名丹师都卑躬屈膝、刻意讨好,这依然让他震惊无比!

    之前,朱大军的态度是何等傲慢,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他三请五请,对方才答应前来赴宴,一上来就挑刺、拿捏,将丹师的傲慢表现得淋漓尽致。

    可现在……他真是不敢相信,对方竟然会如此谄媚。

    究竟,他离开的这些天发生了什么,能够让儿子如此得脱胎换骨?

    “凌家主,我真是该死,你放心,回头我就让人把药送过去。”朱大军小心翼翼地道,想到之前对凌东行的态度,不由地心中打鼓,吓得半死。

    凌寒将手指在桌上敲了敲,道:“是程家让你这么干的?”

    “嘿嘿,寒少,我真得不知道凌家主是你的父亲,才会受程家的蒙蔽,你一定要相信我!”朱大军连忙辩解道。

    凌寒笑了笑,道:“我相信你。”

    朱大军顿时大喜,却听凌寒接着道:“以你的性格为人,贪心是真的,在没有足够利益的情况下,你又怎么可能替程家办事?说吧,收了程家什么好处?”

    “这——”朱大军吞吞吐吐,但看到凌寒锐利的眼神时,顿时心中一紧,连忙道,“三万两银子。”

    “程家还真是舍的啊!”凌东行哼了一声,他是一家之主,更加清楚三万两银子的意义。

    程家与凌家差不多,收入惊人,但开销也极大,三万两银子可能需要两三年才能积存下来。程家肯拿出这么大一笔钱塞给朱大军,那真是动了真格,绝对是要掐死凌家一根命脉。

    正如凌寒所说,朱大军贪心,想要让他重新恢复给凌家供药,那拿出的好处自然得超过三万两银子才行。问题是,凌家经过之前的双重打击,流动资金基本用完了,从哪里挤出来三万两银子?

    此举对于程家来说只是出了点血,可对于凌家来说,绝对是伤筋动骨。

    还好他生了个好儿子!

    凌东行不由地露出一抹笑容,程家万万没有想到吧,他们拿出了三万两银子,却几乎只是打了个水漂。

    “三万两,挺多的嘛。”凌寒似笑非笑地看着朱大军,“丹师还真是值钱,需要拿这么多钱才能买通你。”

    “寒少说笑了。”朱大军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他又不笨,自然听得出来凌寒是在说反话。

    “因为你的关系,我们凌家这几天可是损失严重。”凌寒淡淡说道。

    朱大军顿时浑身直哆嗦,但脑中灵光一现,连忙道:“虽然罪魁祸首是程家,但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我决定将那三万两银子捐赠给凌家,以弥补凌家的损失。”

    凌东行讶然,像朱大军这么贪心的人居然肯将吃进去的好处又吐出来?他这是得多么惧怕儿子!

    凌寒点了点头,道:“没让你为难吧?”

    “怎么会?”尽管心中痛得滴血,朱大军的脸上却是布满了笑容,讪讪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是我的一点心意。”

    “那就好!”凌寒点头,“我需要你给我办一件事。”

    “寒少请说。”朱大军充满谄媚地道。

    “从明天起,将分发给程家的那部份丹药转给我们凌家进行销售。”凌寒说道。

    凌东行一听,顿时心中涌出了狂喜,丹药是凌家的两大支柱收入,现在可以提升一倍数量的话,那利润自然也能翻上一倍。

    而相对应的,程家的收入却要锐减一半。

    只要持续个几年时间,程家的整体实力将远远落后于凌家,而凌家……便能彻底打垮程家,成为苍云镇的第一家族,也是唯一的豪门。

    “是,没问题的。”朱大军连忙说道,反正他只需要做下调配而已,本身又没有丝毫的损失。

    “不需要也给你点好处费吧?”凌寒笑道。

    “呵呵,寒少真会开玩笑。”朱大军干笑道。

    “好,没你的事了,去办事吧。”凌寒点点头,打发朱大军离去。

    “还是吃了饭再走吧。”凌东行客气地道,毕竟是求人办事。

    朱大军哪敢,连忙将手连摆,道:“不用,不用,我先去办正事。”他向着凌寒拱拱手,又向着凌东行拱拱手,一路后退着出门而去。

    “寒儿,这么对他,会不会适得其反?”凌东行说道,毕竟朱大军乃是一名丹师,不给他好处也就算了,但言语上也不能这么失礼吧。

    “父亲放心,那家伙欺软怕硬,给他几分颜色,他反倒要拿捏起来。”凌寒笑道。

    凌东行并没有问凌寒为什么朱大军会对他如此得害怕与恭敬,儿子已经长大了,当然有自己的秘密,他这个做老子的只需要支持便行了。

    而且,他也要准备接下来的布局,该反守为攻了。

    ……

    “朱丹师!”见朱大军出来,凌重宽孙爷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向着他招起了手来。

    这对爷孙出店之后并没有离去,而是在此等待着。

    朱大军在凌寒面前如同哈巴狗,可在其他人的面前,他立刻恢复了傲慢的模样,哼了一声,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朱丹师,你看,慕云与凌寒乃是同族兄弟,你是不是通融一下,让慕云继续跟着你学习炼丹之术?”凌重宽陪着笑脸道。

    朱大军却是一笑,道:“凌执事,在这事上,我做不了主,你想要你孙子以后成为丹师的话,得先让寒少同意了!否则,你就算找别的丹师也没用,没有人敢收你孙子做学徒!”

    什么!

    凌重宽爷孙都是露出无法相信的表情,一个废材而已,怎么会拥有这样的能量?

    “你们完全可以不信,但这与我无关,也不要将我再牵扯进来。”朱大军摆了摆手,“不过,我还是给你们一个忠告,千万不要与寒少做对,而且,你们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

    他们都是凌家的人,一家人没有隔夜仇,只要他们向凌东行父子诚心认错,以后会少得了他们的好处?

    那可是连诸禾心诸大师都要恭敬以对的男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