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神道丹尊 > 第23章 不懂事
“寒寒儿,你你你你,你已经是炼体七层了!”凌东行颤声说道,如果以前有人告诉他会被一个炼体七层吓到的话,他肯定会赏对方一个耳光,可现在他却想给自己一记耳光,好确认这是不是真的。

    “是的,所以父亲不用再担心了。”凌寒展颜一笑。

    凌东行脸皮抽搐,但过了一会之后,他不由地哈哈大笑起来,之前的烦恼顿时一扫而空,儿子这么有出息,他还有什么好烦的?

    “好儿子!好儿子!”他激动无比,这回他终于相信,儿子确实有能力帮他将妻子救出来!

    “晚上你跟我一起赴宴。”凌东行点头道,现在儿子越来越有出息,以后这家主之位必然要传给儿子,让他跟着见识一下也是应该的。

    凌寒脸带微笑,想来那位朱大师看到自己的时候,应该也会大吃一惊吧。

    ……

    晚上,凌东行父子带着四名随从,率先来到了“宣雨楼”,这是凌东行宴请朱大师的地方。

    父子俩在一间包厢中等着,一边说着话。

    嘭,房门突然推开,走进来两个人。

    凌重宽、凌慕云。

    “你们来做什么?”凌东行冷然问道。

    “家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凌重宽不请自坐,向凌东行道,“我建议你还是回避一下,将此事交给我来处理。”

    “你?”凌东行冷笑一声,道,“为什么?”

    “你肯定在哪里得罪了朱丹师,否则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为难家族?”凌重宽慢悠悠地道,然后向凌慕云招招手,道,“这孩子昨天刚去测试了一下,在控火方面有着很强的能力,所以,嘿嘿,他已经被朱丹师收为了丹童,熬个几年便能被朱丹师收为正式弟子,日后便是丹师了。”

    凌慕云走到凌重宽的身边,傲然而立,脸上有止不住的得意之色。

    被凌寒“捣乱”,他失去了进入虎阳学院的机会,但谁能想到,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却又打开了一扇窗,他居然在控火方面有着极强的能力,有机会成为丹师。

    丹师,整个苍云镇、不,整个雨国最最高贵的职业!

    凌重宽洋洋得意,他的两个儿子远远比不上凌东行,但这没关系,他的孙子可是比凌寒出色多了。

    噗!

    他对着凌寒细看了一会,突然喷了出来。

    这这这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炼体七层?不不不不不不,这一定是眼睛花了,怎么可能是炼体七层!

    凌重宽不由地揉了揉眼睛,再向凌寒看去,可对方散发出来的气息却丝毫没有改变。

    炼体七层,货真价实。

    这小子吃仙丹了?

    凌重宽的老脸不断地抽搐,他真是被吓到了。

    “爷爷,你怎么了?”凌慕云有些奇怪,这时候不应该是他们耀武扬威吗,狠狠地踩凌东行父子的脸,怎么爷爷突然就发傻了?

    “炼、炼体七层!”凌重宽颤声道。

    是啊,自己是炼体七层,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凌慕云奇怪地看着凌重宽,怎么爷爷突然变得不正常了。

    “不是你,是他!”凌重宽指着凌寒说道。

    噗!

    凌慕云顿时也喷了出来,炼体七层?开什么玩笑!谁不知道凌寒乃是出了名的废材,修炼多年才只是炼体二层,否则又怎么会被称为废材呢?

    如果这也算是废材的话,那他这个十八岁的炼体七层算什么?超级废材?

    “不可能,绝不可能!”他喃喃说道,完全无法相信。

    但他知道,他爷爷是聚元九层,绝不可能看错的。

    “哈哈,我儿子怎么样,不错吧?”凌东行哈哈大笑,“这样的资质,足够进入虎阳学院了吧?”

    听到这话,凌重宽爷孙都是脸色难看。

    他们趁着凌东行不在的时候,逼迫凌寒将进入虎阳学院的名额交出来,结果却是碰了一鼻子的灰。现在凌东行故意提起虎阳学院,显然是在讽刺他们。

    凌慕云毕竟年轻,沉不住气,道:“虎阳学院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现在进入了丹界,日后将成为整个雨国最受尊崇的人。”

    “是吗?”凌寒摇了摇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做不了丹童,更不可能成为丹师。”

    “哈哈哈哈,你以为自己是谁,还能影响了朱丹师不成?”凌慕云冷笑,只觉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如果对方真有这样的能量,朱丹师还会故意使绊,不发丹药给凌家吗?

    凌寒没有再说话,只是一笑,反正等下就知道了。

    不过,连凌东行都没有将凌寒的这个威胁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儿子虽然展现出了武道上的天赋,但怎么也不可能与朱丹师产生交集。

    四人虽然同属凌家,却是势如水火,又怎么可能有什么共同语言。就一开始针锋相对说了几句之后,他们便各自沉默了下来,等待朱丹师的到来。

    不过,这位朱丹师还真会摆谱,迟迟没有现身,直到四人都是等的不耐烦了,才听门外传来了一个脚步声。

    吱,房门大开,走进来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不是朱大军又是谁?

    整个苍云镇就只有他一个丹师,更何况还是姓朱。

    凌东行、凌重宽、凌慕云三人同时站了起来,纷纷抢拳行礼,而凌慕云更是身形一矮,跪在了对方面前,恭敬地道:“弟子慕云,拜见师父!”

    ——丹童也能勉强算是半个徒弟。

    “起来吧。”朱大军随手挥了一挥,然后对着凌东行点点头,道:“都不用多礼了,赶紧说正事吧,我可是很忙的。”

    “凌寒,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不向朱丹师行礼?”凌慕云眼尖,发现凌寒不但没有行礼,甚至还在那端坐着,顿时伸手一指。

    凌东行心中一格愣,这次宴请朱大军的目的就是拍对方的马屁,解决供药的问题,可现在竟是被凌慕云抓住了这个漏洞,岂不是要糟?

    他不禁暗恼,现在是在解决凌家的问题,怎么凌慕云竟是如此不顾大局?顿时有种一掌拍死这小子的心。

    “嘿,真是不懂规矩!”凌重宽也哼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