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神道丹尊 > 第22章 家族的麻烦
刘雨桐原以为自己要到十九、甚至二十岁才能突破到涌泉境。

    这速度已经够快了,遍观雨国历史,能够与她比肩的寥寥无比,可现在,她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可能完成这一步的跨越。

    不要看只是快了两年,她才多大?在这个年龄段,快几个月都是惊人的成绩,更何况是快了两年!

    这都是因为凌寒的关系。

    只是这样的进境速度和凌寒本身一比,那又根本不值一提。

    炼体二层到炼体四层,一个晚上。炼体四层到炼体五层,一个晚上。炼体五层到炼体六层,两个晚上。

    别人的提升境界都是以月、甚至以年计的,可他却是以天计的,太妖孽了。

    凌寒却是大笑,道:“这个速度其实并不快,有些妖兽生下来就是聚元境,甚至涌泉境,它们才是真正得到天地恩赐的存在。”

    “竟有这样的妖兽?”刘雨桐顿时瞪大了美目,居然有生下来就比现在的她还要强大的妖兽?

    “那是自然!”凌寒点头,顿了一下,又道,“我看过古藉,有些已经灭绝的妖兽甚至生下来就是天人境,举世无敌。”

    刘雨桐不信,道:“既然是生下来就是天人境,那它们又怎么会灭绝呢?”

    “天地自然有章法,谁又能敌得过时光?”凌寒摇了摇头,上一世他就是不想化为草朽,才毅然踏上了险路,寻找突破破虚境的法门,“这片天地有太多的神秘,能够轻易抹去天人境的存在。”

    在前世,他身为天人境强者都有许多地方不敢深入,动辄就会让他殒落。

    ……

    经过两天的苦修,凌寒再下一城,完成了炼体五层的积累,然后毫无困难地挺进了炼体六层。

    因为前世已经走过了这些路,境界的领悟反倒是最不需要考虑的问题。

    “不过,炼体六层到七层,这又是一个小小的飞跃,三天都不够,需要四天、甚至五天时间。”凌寒叹了口气,那就再苦修四五天吧。

    边上,听着凌寒的怨怨,刘雨桐有种发狂的冲动。

    这个妖孽!

    一天之后,凌寒达到了炼体六层的前期,两天之后,便已经是炼体六层中期了,三天后达到炼体六层后期,四天后则是炼体六层巅峰。

    没有拖进第五天,凌寒开始冲击,只是一个小时都不到,他就跨进了炼体七层。

    十六岁的炼体七层,这样的修为放在雨国哪个地方都能称得上一声“不错”了,而再要加上一个前提,八天就从炼体二层到炼体七层的话,那估计绝没有一个人会相信。

    因此,哪怕是刘雨桐这个见证者,都是满脸的恍惚,魂不守舍,走路好像在飘似的。

    她真得被吓到了。

    “终于可以出门了。”凌寒伸了个懒腰,随着身体变得年轻,他的心灵也在同样变得年轻,在屋里憋了七天之后,他有种猛虎被困的感觉。

    “去看看父亲,程家应该出招了吧。”他喃喃道。

    挺巧的,凌东行前几天虽然忙得整天看不到影子,可今天却居然坐在了书房中,只是他的心情显然很糟,两道浓眉凝成了之字形。

    “父亲,是不是程家出招了?”凌寒直接问。

    凌东行并没有抬头,只是点了点头,手中拿着枝笔,在不断地写着什么。

    “情况很糟?”凌寒又问。

    凌东行叹了口气,终是放下了笔,道:“很糟!我们凌家虽然产业无数,但最赚钱的只有两个,一是矿场、二是药铺。”

    凌寒知道,凌家有一座紫铜矿,是三十多年前得到的——当初为了争夺这座脉矿的所有权,凌家可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死了不少高手。

    而药铺的话,则是从天药阁那里购进低阶丹药,再加些价钱进行出售。别看这只是转手买卖,可因为丹药的需求量十分庞大,薄利多销也是一笔恐怖的收入。

    不过,药铺的命门掌握在天药阁的手里,只是天药阁也想和地头蛇打好关系,因此城中两大豪门每家都能分到一些丹药进行出售。

    “从五天前开始,我们的矿场便一直遭到不明人物的袭击,死了好些人,现在人心惶惶,即使提升了工钱也没有几个人愿意下矿。”

    凌东行又说道:“而天药阁的朱药师又突然刁难,说这次总部送来的丹药在路上耽搁了,迟迟没有送到,现在库存已经售罄,再没有丹药的话,那药铺便只有暂时关门了。”

    而这门一关,对于药铺的声誉可是一种打击,即使日后重新开业了,肯定会流失掉一些顾客。

    “这两天,资金已经有些吃紧了,必须尽快解决才行。”凌东行叹了口气。

    别看凌家家大业大,可开销也大啊,有句话说穷文富武,修炼可是一门极大的开销。而现在凌家两大支柱产业同时受到打击,立刻让资金变得紧张起来,时间一长就要出大事,可能要被迫出售一些不重要的产业。

    “程家搞的鬼!”凌寒立刻肯定地道。

    凌东行点头,两大支柱产业同时遇到了问题,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他用手指在桌上轻扣了一下,道:“还有内鬼。”

    凌寒立刻目光一冷,道:“凌重宽?”

    “不错!”在儿子面前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凌东行哼了一声,“矿场一出事,我就加派人手进行巡逻,却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若非有人将巡逻的路线泄露,又怎么可能做到?”

    恐怕是凌重宽在得知程享兄弟被痛揍之后,悄悄去见了程文昆,与对方达成了某种协议——八成是让程家帮他夺得家主之位,至于他还有没有签下更丧权辱国的条约,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我今天约了天药阁的朱丹师吃饭,少不得要许他一些好处,否则家族真会遇到大问题。”凌东行说道。

    朱药师……朱大军?

    凌寒的表情不由变得古怪起来,道:“我跟父亲一起去。”

    “你现在的任务是专心修炼,不到炼体七——噗!”凌东行正眼向凌寒看去,结果不看还好,这一看顿时让他喷了出来,脸上一片呆滞。

    如果刘雨桐看到的话,肯定会大感欣慰,总不能老让她一个人被惊到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