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神道丹尊 > 第19章 踩在脚底
凌寒血战,他炼体七层的力量是靠受伤来维持的,犹如一头受伤的孤狼,越是受伤就越是不屈。

    众人开始还抱着看戏的心情,可看着凌寒不断地受伤,却不断地反击,心情不知怎么地都受到了感染。

    就算这是一个废材,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废材!

    谁人有这样坚韧的意志?

    血战不屈、百折不挠!

    不知不觉间,人们心中的天平都是向着凌寒倾斜,暗暗希望他可以获胜。

    ——在武者的世界中,弱者不值得同情,但不屈的斗士却能获得尊重,凌寒用血和意志为他挣来了前身最渴望的东西。

    尊严!

    这也是为什么凌寒坚持要打这一场的原因,而且还选择了如此“傻”的方式,硬碰硬。

    当然,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的情况远没有众人看到的那么糟,因为不灭天经一直在他的体内流转,不断地恢复着他的伤势。

    不过,受的伤毕竟不是假的,痛意如火,烧灼着他的灵魂,可就是这股痛意让他爆发出了超过境界的战力。

    他不断地吞着回元丹,又要力拼又要运转不灭天经,对于元力的消耗太大了。

    凌寒一次又一次被震退,却一次又一次杀了回来,鲜血挥洒,顽强的意志感染了在场的大部份人,有些女生甚至流起了眼泪来,呼喊着让凌寒不要再打了。

    “给我倒!”程享越打越是心慌,对方怎么就那么顽强呢,怎么打都是不肯倒下,给了他莫大的压力。而且,炼体七层的力量也足以对他造成威胁了,不断地对拼之下,他体内的内脏也是沸腾一片,难受得不行。

    他厉吼一声,双拳齐轰,终于用出了武技,要尽快放到凌寒。

    程家的绝技之一,通臂拳。

    双峰贯耳!

    对于武者来说,用不用武技可以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战力。与功法一样,武技也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大等级,粗略来说,黄级武技可以提升武者最多一倍的战力。

    而每个大等级又能分为上中下三个小品阶,像黄级下品武技的战力提升在三成左右,中品则是四到六成,上品为七到十成。

    通臂掌便是黄级中品武技,战力提升在五成左右,而最后的三式绝招可以将战力提升六成,端得厉害。

    凌寒掌握的武技当然数不胜数,便是罕见的天级上品武技也多达七种,每一门武技都能提升十倍的战力!可是,限于现在的实力,他根本无法使用。

    不但天级的不行,便是地级、玄级的也不行,同样实力不足。

    只有黄级武技了。

    ——玄级武技至少要涌泉境才能使用。

    他双手握拳,摆出了一个进攻的姿势。

    黄级上品武技,豹突拳!

    嘭!

    一声重响中,两人已经交换了一击,速度奇快,除了刘雨桐之外,便只有几个炼体九层的学生看清楚了细节。而大部份人只看到这一击之后,程享竟是被震飞了出去。

    嘶,所有人都是失声。

    程享居然被凌寒轰飞了,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

    反观凌寒,虽然浑身都已经鲜血淋漓,却只是后退了几步而已。

    形势出现了大逆转!

    这是怎么回事,程享可一直占据了上风,怎么用上武技之后反倒被惨败了呢?

    但任大家如何敢想,都不会去猜测凌寒刚才用了黄级上品武技。

    这怎么可能呢,便是苍云镇两大豪门也只不过拥有黄级中品武技而已,一般人能够学到一门黄级下品武技就可以偷笑了。

    只有刘雨桐美目闪光,她可是清楚地知道,凌寒传她的三阴玄功便是天级功法,既然如此,那么凌寒会黄级上品武技又有什么奇怪呢?

    程享呻吟着想要爬起来,可凌寒那一拳的杀伤力实在可怕,一动之下只是让他不断地吐血。

    要知道他之前与凌寒对轰时体内的内脏就已经受到了巨大的震荡,现在这一击便是将之前受到的打击悉数引爆,这是从量变到质变的决定性一击。

    “不,不可能!”程豪则是满脸的无法相信,他的哥哥可是炼体九层的高手,怎么可能败给一个废材?

    这一定不是真的!

    凌寒走向程享,身上的伤口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愈合着,等走到对方身前时,所有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尽显天经之威。

    “我、我输了!”众目睽睽之下,程享也无法赖皮,他恶狠狠地盯着凌寒,脸上充满了不甘,到现在都是无法想明白楚浩是怎么打败自己的。

    凌寒缓缓抬脚,移到了程享的上方。

    “你、你想怎么样?”程享不由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凌寒这是要踩他的脸吗,“你不要做得太过份了!”

    “过份?”凌寒哼了一声,一脚已是踩在了程享的脸上,“你一个炼体九层的人跟我打,就不叫过份了?你弟弟一开口就让我滚,你一上来就指责我使手段,这就不过份了?”

    “只许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世上岂有这样的道理!”

    “技不如人,那就少废话!”

    他脚下用力,程享立刻发出痛哼,但更多的还是丢脸,居然被人踩在了脚底下,而且此人还是个公认的废材。当然,今天之后凌寒肯定会洗去废材之名,可踩着他的脸上位,却是让程享更加地无法接受。

    四周的诸人也是完全说不出话来。

    在此之前,他们只是希望凌寒能够胜利而已,但谁又能真得相信呢?

    他们不禁想到刘雨桐的话,三个月之内,他们都会仰望凌寒!

    也许,都不用三个月,现在就已经有许多人只能仰望他了。

    “凌寒,你一定会后悔的!”程享用充满怨毒的声音说道,居然被一个废材踩在脚下,这是他一生都无法洗刷的耻辱。

    “是吗?”凌寒淡淡一笑,这种威胁在他看来完全没有意义。“求饶吧!”他说道,“态度诚恳的话,我会饶了你,否则你就要在这里躺上很久了。”

    “你——”程享气得简直要爆炸,居然要他当众求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