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鉴宝师 > 第26章 白老的震惊
“大学生画的?”白老听到张峰的话就笑了,连画都没有打开,只是掂量了一下就放在了桌子上。

    “这幅画是老夫当年在问宝斋的时候得到,当时陈老爱不释手,当做宝物一般,我当时虽然掌眼不济,不过却也还有几分本事,想要骗过老夫的眼睛绝非简单之事,这郑板桥的拦住虽说是写意之画,潇洒自如一些,不过也不是随便谁都能够模仿的像,更不用说是什么大学生,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张峰,我看你还有些本事,莫不要胡说八道,其实没有你后面这些话,我对你颇为满意。”白老后面的语气已经凝重下来,任谁怀疑自己,对方的心情都不会好到什么地方。

    张峰倒是平静无波,指着白老身边那幅画:“白老,我说的绝对不假,虽然我不是什么大师,对于古玩的知识更是一知半解,但是有些事情我还是明白的,这幅画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岁,如果是郑板桥所画的话,至少也有百年左右的历史,它却远远不足。”

    “那你何以说成是大学生画的画?这个你都能够断定出来?你未免有些过于自大了。”白老语气带着一丝不屑,虽说没有直接表现出来,却也已经要挂在脸上。

    张峰大步走到白老面前,伸手将桌子上的画拿起来,研究了一下,伸手将画轴的两边打开,接着从中间将画管给抽了出来。

    白老不明白张峰在干啥,只能在一旁静静观看,不过白老心中对张峰已经有所失望,看张峰的动作自然非常不满。

    而且张峰不知道的是,白老现在已经没有了继续收张峰为徒的想法,这样胡说八道,根本就是凭借几分运气来完成过几次大的交易的人根本没有资格成为自己的徒弟,以后就算是教导,这现在没有本事就这样自大,以后真的教导成功,会自大到什么程度?以后还不是给白老丢脸?

    张峰没有看白老的脸,自然不知道白老心中所想,只是将手中画轴递给了白老。

    “白老,您看看这上面写的非常清楚,这个画轴出自一个大学,而且以前我在地摊上也刚好见过,上面还有他们的落款。”张峰将画轴递给了白老,还指了指上面的字。

    白老眉头紧皱,接着白炽灯仔细查看一番,却发现这画桌果然上面写着华北大学四个字,这样说来,这画轴果然是出自于一个大学的杰作!

    不过仅仅是一个画轴,想要否定一幅画,显然让白老无法轻信,张峰也不着急,伸手将画作铺展开。

    张峰根本就不懂画,见过的古画除了赤红美人图之外,基本上就没有其他的名画了,他现在也只是凭借他能看到的光圈数量说话。

    “这上面有整整二十二圈,也就是说,这东西绝对是模仿的画没错了!”张峰也没啥把握,这一次仔细的看了看,才确定自己看到的绝对不是假的,这才更加有了底气。

    “张峰,你说这是大学生模仿的画,你现在和我说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老夫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出来。”白老语气低沉许多,伸手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卡在眼睛上的显微镜,上下查看画作。

    张峰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根本就不懂画,也不知道这画好坏,从什么地方判断真假,他也就知道一个画作的年纪而已:“我说不好,但是我肯定这就是一副假话,不管是怎么说我都坚定这个是一幅赝品!”

    无凭无据,说的还这样认真坚定,白老也忍不住叹息一声,放下了眼睛上的显微镜:“张峰啊,你小子天赋固然是不错,不过你这般胡说八道却也不行,在我们古玩界之内是绝对不允许胡说的,谨言慎行,做出来的每一件事情都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你现在这般想,对于你绝对没有丝毫好处,你可曾明白?”

    张峰挠挠头,心中有话却说不出来,难不成真的告诉白老自己能够看出画的年纪来?

    那白老不把自己真的送到精神病院才怪!

    “爷爷,你们怎么还没有出来啊,有位叔叔拜访来了!”

    突然,门外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张峰和白老之间的尴尬。

    “正好,小雪专攻古字画深有研究,现在我们让她来看看,自然会有分晓。”白老大笑一声,转身走到石门前,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石门轰隆一声打开,白落雪从外面走了进来。

    “爷爷,你怎么还在和张峰看古玩啊,这东西以后再看也来得及,外面有以为安叔叔过来要拜访您,在客厅等候呢。”白落雪无奈的看了白老一眼,这给自己喜欢的人看古董基本上是白老的习惯了。

    “先不急,这安耿也是我的学生而已,让他继续等待,你且随我过来,给我看看这幅画!”白老拉住白落雪,不由分说就带着白落雪来到画前。

    白落雪不疑有他,跟着白老走到画前,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桌子上的郑板桥的兰竹。

    张峰站在原地,看着画作,又看看白落雪,仔细的听着白落雪的动作。

    既然白落雪是对画很有研究,那她一定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辨认方式,现在张峰正好可以多学习一下,反正张峰就是白纸一张,现在学到什么,对于张峰都是好事。

    白落雪站在画前,微微弯腰,双眼紧盯画作,从上面看到下面,又从左右看到右面,最后拿出一块放大镜来,放在画作上面一点点查看。

    “怎么样?我的画作还会是假的?我在大观园纵横几十年,还没有什么假的东西能够逃脱过我的法眼!”白老笑了一声,双手背在后面,一副老神在在。

    “这画确实是假的。”

    噗!

    白老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转头诧异的看向白落雪:“小雪,你可莫要胡说,现在你看我在考核张峰你就可以这样帮助他,你知道这幅画的真假可是对我有多大影响。”

    这个收藏室基本上就是白老的命根子,他一生的心血都在这里,这些都是他满意的作品,现在却被人说成赝品,这就是对白老本身最大的否定。

    白落雪是不想打击白老,但是既定事实已经发生,白落雪也不能昧着良心:“爷爷,你这幅画确实是假的,虽然模仿的传神,形似,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幅画的表面上来看,就是一个大学生画出来的手笔,而且应该是出自古玩界最厉害的大学,画笔大学考古系的学生画作出来。”

    白老双眼大睁,看了张峰一眼,又看了白落雪一眼:“那你们两个是不是串通好的?怎么谁都说这个是华北大学的大学生画出来的?”

    “张峰也这么说?”白落雪回头看了一眼张峰,眼神里面颇具深意。

    张峰尴尬的挠挠头,嘿嘿傻笑一声没有说话,他心中清楚,没有自己的这一双眼睛,他其实根本没有办法和白落雪相比,人家那是后天的刻苦修炼学习练就的本事,自己这是雷劈出来的……

    “爷爷,你看,这画作虽说和真的非常想象,就算是用仪器都未必能够鉴定出来,不过此处还是有一点非常小的瑕疵,不容易被人发现,张板桥所画的拦住尾处或有一点收尾,或有一点甩锋,不过这幅画这两处却偏偏没有,而且还加入了一些素描的风格,绝对不可能出自老师的手笔,必然是大学生所画,而且还是华北大学顶尖的大学生!”白落雪一边观察画,一边认真评说。

    白老脸色瞬间塌了下来,不过看向张峰的眼睛更加震惊。

    这小子什么做的?怎么什么都能够看得出来?连赝品在他的眼底都难逃,而且还是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之内就找出了自己的赝品!

    不过现在白老已经明白,之前看的时候张峰之所以没有点名,很有可能就因为不想撅了白老的面子而已。

    白老对张峰瞬间有了改观,越看张峰觉得喜欢。

    “哈哈,好,好,好,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们两个都是古玩界未来的人物,一定会有大器,非常好,不过我老头子也庆幸,一生只有这一件是赝品,我也不用有什么好沮丧的。”白老摸了摸胡子,大笑着转身向外走。

    “不是,那个,白老,其实,其实你这里还有几件赝品…”

    这一次白落雪和白老都震惊了,转身难以置信的看向张峰。

    张峰有多少古玩知识?白老不知道,但是白落雪很清楚,凭啥他在这里看了几眼就说这里有赝品?而且还是几件?难道他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呢?

    但是转念一想,白落雪又觉得不对,之前她刻意的看过张峰的手法和行为,没有一点专业鉴宝的样子,就算是大师刻意作假,也做不出这样的浑然天成。

    难道这个家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白落雪心中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想法。

    白老浑身已经乱颤,咽了一口唾沫,指着张峰:“没事,张峰,你去拿,去找,那个是赝品都给我找出来,我也想看看,我到底一生有多少败笔。”

    “哎!”张峰答应一声,转身就向后面找去。

    白落雪想拦住张峰,可是为时已晚,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家伙,让你找你还真的找,你还真就不管白老能不能受得了啊!

    “小雪,你过来一下!”白老沉声说道。

    白落雪快步走到白老面前,她也害怕白老会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去,去我的书房,把我的心脏病药拿过来,不然一会儿我害怕不赶趟了。”白老声音细微,除了白落雪,别人根本听不到。

    白落雪被白老说的又好气又好笑,只能答应一声快步走出去。

    张峰倒是挑的认真,很快拿出五六件东西来,有砚台还有青瓷,甚至还有一个方尊。

    “这些全部都是赝品。”

    白老盯着这些赝品,浑身都在哆嗦,一只手捂着心脏:“药,药……”

    张峰挑了挑眉毛,这个时候,白老竟然这样欢快?

    “药,药…”

    张峰上前两步,认真看着白老:“切克闹?”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