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鉴宝师 > 第7章 刘晓茹的难处
又一天后,张峰的眼睛终于完好,没有一点的血色了,但他还有些不放心,又一次去了中心医院,一番检查后,医生告诉他,炎症已经彻底消失了,他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他走出医院大厅门口,走在通往医院大门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两天前碰到的刘晓茹正坐在路旁的小林子里的一个公园椅上,只不过此时的她脸色苍白,精神萎靡,眼睛无神,整个人就好像失去了活力,没有了一点精神,显得很可怜,很无助。

    这才两天没见,怎么变化那么大?

    张峰疑惑着走了过去,坐在刘晓茹身旁:“刘晓茹,你咋了?出啥事了?”

    听到他的声音,刘晓茹这才反应过来有人来到了自己身边,看到是张峰,勉强一笑:“没事,你怎么又来医院了?”

    “喔,我来复查一下眼睛。”张峰指了指自己的右眼。

    “没事了吧?”刘晓茹问。

    “嗯,已经完全好了。”

    张峰笑着点了点头,随即他发现刘晓茹的眼睛有些泛红,好像哭过的样子,立时问:“你到底咋了?怎么还哭了?”

    “没事,我挺好的。”刘晓茹摇头,只不过声音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无力。

    说起来,刘晓茹曾经还是华山大学的校花,当时学校里没少有人追求她,不过张峰从来没听说过她接受哪一个人,甚至连与哪一个男生走得近的情况都没有,更让人张峰敬佩的是,大学四年里,刘晓茹从来没有像其他女孩那样穿好的,用好的,可以说是燕山大学最简朴的一个学生,并且,她除了学习时间外,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兼职上,据说,她大学四年在学校里的费用全部都是靠自己兼职打工赚回来的,但她从来没有自卑过,整个人充满了积极向上的活力。

    张峰这还是头一次看到刘晓茹这样无助的样子,如果不是遇到什么非常困难的事了,她绝不会变成这样。他想了想,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推测,问道:“是不是伯母的病情……”

    “没事,挺好的,对不起,我要陪我妈妈去了,改天有时间再聊。”刘晓茹抱歉一笑,起身向住院部走去,身影是那么的单薄,那样的无助。

    张峰没有再说话,捏了捏下巴,眼神不断的闪烁,随后他起身,尾随在刘晓茹的后面跟了过去。

    刘晓茹走到一个房间的门口,深呼吸几口气,抹了把脸,强提了提精神,这才走了进去,不多时,里面传来对话的声音。

    “妈,你感觉怎么样?”

    “呵呵,好多了,刚刚输完液,没那么疼了。小茹啊,我和你商量个事呗,咱回家吧,这里的治疗费太贵了,咱不治了……”

    “说什么你,不治,病情更严重了怎么办?!你好好的,别想其他的,好好治病,把病治好了再想回家的事……”

    “可咱家哪有那么多钱?这些日子已经把咱家的那点底子都用光了,这病根本治不起啊……小茹,听话,听妈的话,咱回家好不好……”

    “妈,您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我会解决的……”

    “你怎么解决?你才刚上班不久,能挣几个钱?咱不治了……就当妈求你了好不好,小茹……”

    张峰倚在病号房门一侧,一直偷听着里面的对话,心里终于明白了,刘晓茹的妈妈很严重,需要花很多的钱,以刘晓茹的家境根本支撑不起,而刘晓茹之所以显得那么无助,恐怕是钱已经快花光了,在楼下的时候恐怕就是愁钱的事情。

    他想了想,走到病房服务台,看到服务台正有一个女护士正查看着什么东西,于是用手轻轻的敲了敲,那女护士抬起头,看到是一个穿着不错的小青年,笑道:”先生,你有事吗?“

    张峰笑了笑:“是这样的,我想了解一下502室34号病床的病人的情况。”

    “您是……”

    “喔,我是那个病人的表侄子,听说她病了,正好今天有空,就过来看看。”

    “这样啊,那你跟我过来吧,让她的主治医师跟你说。”

    那护士不疑有他,领着张峰走进了主治医师的办公室,随后一个姓廖告诉他说:”你既然是病人的家属,我就不瞒着你了,她这个病还挺严重的,尿毒症这种病最好是换肾,没有更好的治疗办法。另外,我告诉你,最好尽快换肾,如果错过了这段最佳治疗时期,以后再想治恐怕也难了。所以,你们最好尽快筹钱,我们医院好抓紧时间找匹配的肾源……”

    “大概需要多少钱?”张峰问。

    “估算不下60万……”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了医生。”

    张峰点头,眉头轻皱,说实话,60万他有,但他与刘晓茹只是同学关系,并且还不是同班同学,说不上多么熟悉,只凭这层关系就拿出60万,他还真的有些犹豫,毕竟这不是一个小数字。如果只是十几万,他根本不用犹豫,他对刘晓茹的人品还是相信的。

    可他刚刚走出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就见刘晓茹打着电话,风一样从自己的身边走了过去,朝走廊尽头的楼梯走了过去:“喂,我想和你再谈谈,如果价格合适,我就卖了!恩,我在医院的那个小树林等你。”

    卖了?卖什么?

    张峰心中暗疑,跟在了刘晓茹的后面不远处,来到了外面,寻了一个不远的地方坐下,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没过多久,就见一个女孩从医院门口快步走了进来,看到刘晓茹正坐在一个公园椅上向她挥手,立马走了过去。

    这女孩长的很漂亮,很精致,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展露出勾心夺魄的美意。她留着过肩的长发,如浪水般轻轻垂落,发梢是紫红色的,就像她的人一样,很奔放热火又显得很神秘。

    更惹人注意的是,她的身材很好,前凸后翘,性感到不行,天气比较热,她今天穿的很简单,短短的热裤下,露出了两条纤细而又匀称的修长细腿,没有一丝的伤疤,很光洁,很夺人眼球,而上身则穿着一件极为凸显身材的白色紧身小衫,胸前异常饱满,高高耸立着,就如天山最为圣洁的雪峰,绝对勾心夺魄!

    “她怎么来了?”

    张峰看到这个女孩到来之后,顿时楞了一下,这个女孩他很熟悉,甚至连最隐私的地方都很熟悉,因为这个女孩正是与他在学校期间有过将近两个月感情的女友,名叫周薇,与刘晓茹一样,也曾经是燕山大学的校花。

    只不过这个女孩与刘晓茹完全不同,几乎是两个极端,一个是踏实肯干,自力更生,而另一个则是娇生惯养,爱慕虚荣。

    当时刚入校,张峰并不了解她,看她长得漂亮就主动追求,周薇看他穿着不错,比一般学生有钱,于是就答应了,而自打那之后,张峰每个月3000块的生活费几乎大部分都花在了她的身上,不是买这个就是买那个,不给买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结果导致张峰有时候甚至还不到月底就不得不向其他同学借生活费。

    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这个女孩的性格实在太差劲,从来不为他人考虑,自私自利,还爱说三道四,最终,张峰实在受不了了,果断选择了分手。

    可周薇却跟周围的人说:张峰看着人模狗样的,但其实特小气,心胸特狭隘,脾气还特别差,动不动就动手打人,有严重的家庭暴力倾向,谁要是跟了他,保证会后悔一辈子。我当初瞎了眼了才跟了他。幸好我发现的比较早,要不然以后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呢。

    她还说:嫁人千万不能嫁张峰,这货特别衰,喝个水都能呛个半死,谁要是和他在一起,连睡觉都不能睡的太死,得时常看看他有没有打呼噜打休克了。我和他好了一个多月,整整瘦了十多斤,吃吃不好,睡睡不好,熬得头发都大把大把的掉。谁要是和他结婚了,就他个衰神样,能有好日子过?不年纪轻轻守活寡就不错了……

    像这种恶毒的话实在太多,举不胜数,张峰也就看她是个女的,要不然早就抽死她了。

    “难道刘晓茹是找她谈?”张峰眉头微皱。

    “你来啦!”

    眼见周薇坐到了自己身边,刘晓茹抱准备好的冰红茶递给周薇,而她自己却什么都没有,笑道:“刚买的,还冰着呢,天太热,喝两口解解热。”

    哪知周薇只看了一眼,“现在谁还喝冰红茶啊,没听说吗,常喝碳酸饮料容易致癌,我现在健康饮食,只喝苏打水,吃吃新鲜水果,从来不喝这些不健康的饮料。”

    她自顾个的从包包里拿出一瓶苏打水,趾高气昂的说:“你瞧,我这皮肤多好,都快能挤出水来了。你再看看你这皮肤,太干了,得好好保养才行,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家美容院?效果挺好的,价格也不算太贵,一个月有一万块就够了。就是那个‘至美善’疗养所,你听说过没有?就是在市中心那个,招牌挺大的,一眼就能看到。你要是过去就提我的名字,那里面的康姐和我比较熟,肯定能给你打折。“

    说到这,她突然好似恍然大悟,想明白了什么似得,笑道:“哟,你看我记性,我忘记了,你们这些普通上班族一个月只挣那点钱,一辈子都有可能去不了一趟,一万块对你们来说太多了,消费不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