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鉴宝师 > 第4章 快吐血的李三


    80万在富豪的眼里或许只是一个小小的数字,但这个世界上还是穷人居多,哪怕张峰家里的条件比绝大多数人家要好,但80万也得辛辛苦苦几年才能赚到。

    “这个小东西竟然能值80万……我可是只花了50块买到的啊……”

    张峰心脏砰砰的跳动着,他有些不敢相信,就感觉是在做梦,整个脑袋都在充血,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

    哪知他下一刻就幸福的差点晕死过去。

    看他不说话,那女孩还以为他嫌少,于是又连忙说:“我知道,田黄洗在国内确实比较少见,具有很强的收藏价值,也不能用金钱来衡量这种艺术品,但咱们总归是在做生意,总要有一个合适的价格,这样吧,我再给你加20万,再多就真不行了。去年在香江拍出来的那块田黄洗不比你这块差多少,也不过拍出80多万的价钱,我给你100万真的是不错的价格了……”

    “好,成交!”

    张峰果断答应,心里兴奋的无以复加,转眼就成了百万富翁,任谁都会兴奋的不行,更何况对于一向悲催的他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迹!

    五十块买来的东西,转手卖出一百万,2万倍的收益,哪怕捡漏也不是这么捡的,就已经不是在捡钱,而是在印钱!

    太疯狂了!太刺激了!

    “三清道祖果真让我转运了,以后一定要经常去上香!”他在心里狠狠的对自己说道。

    “那成,我让我爷爷与你来交易,你等一下。”

    见他答应,那女孩高兴的差点蹦起来,连忙掏出手机去打电话了。

    “竟然在我的店里抢我的生意,这也太没天理了吧……”

    陈老摇头苦笑,忽然,他好似想起了什么,猛的看向张峰:“对了,小兄弟,你家还有其他的藏品没有?”他的眼神极为热切,张峰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在他的眼里,像这种年纪的孩子还都在花家里的钱呢,所以,他很自然的认为这个砚台是张峰从家里拿出来的。

    可他却不知道,这个笔洗是张峰花了五十块买回来的,当然,幸好他不知道,如果知道了恐怕会被震惊的吐出血来。

    “怎么了?”看着老头的眼神跟要吃人似的,张峰吓了一跳。

    “嘿嘿,别紧张,如果你以后还有什么好东西,就直接来我这……不!”

    陈老看了一眼女孩,发现还在打电话,立时松了一口气,拿出一张名片放到了张峰的手里,做贼似的说道:”来之前先给我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免得我的生意又被这丫头夺去了。放心,保证给你个公道价,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喔,这事啊,吓死我了……

    张峰心里松了一口气,笑道:“成,我要是再有了好东西,一定给你打电话。“心里却在暗暗发笑。

    时间不长,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急得火燎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哪了哪了,田黄洗啊,我一辈子都没收着一件。”显然,这个老者就是那个女孩的爷爷。

    “哈哈……老白,看你这急样儿,还当着孩子的面,丢人不丢人!”陈老大笑着将茶几上的田黄洗递给了白老。

    “果然是田黄洗,虽说不是上乘田黄,但也很难得了。”

    白老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确认无误之后,脸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异常,他转头看向张峰:“小家伙,这田黄洗就是你拿过来的吧?”

    张峰笑着点了点头。

    白老立时重重的拍了拍张峰的肩膀,笑道:“不错,以后要是再有了好东西,还可以卖给我,我保证给你不错的价……”然后,他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了张峰。

    张峰知道他说的是场面话,笑着说了一声好,检查支票上的数字无误后,然后辞别两个老者,走出了问宝斋。

    可刚刚走出几米,那个白老的孙女就追了上来,“喂,你等等。”

    张峰停下。

    “我叫白落雪,你叫什么?”白落雪笑问。

    “张峰。怎么了?”

    “你以后要是有了什么好东西,可以直接联系我,我保证给你个好价钱。”

    “好。”

    张峰看了看她,答应的很干脆,相比那两个老家伙,这个小女孩至少更好打交道一些,最起码自己不至于被坑的太惨,就好比刚刚卖掉的那个田黄洗,如果是两个老头来出价格,肯定不会出那么高的价钱。

    两人互换了电话号码,白落雪挥手离去,张峰笑了笑,连忙去了大观园内的建设银行,身上揣着百万支票,他心里总是七上八下,万一丢了就完蛋了,还是放在银行里比较好,哪怕卡丢了至少还可以补办。

    可他却不曾想到,等他从银行出来的时候,他的事情已经在整个大观园都传开了。

    白老是个爱嘚瑟的老家伙,自己得到了田黄洗,想让老朋友们鉴赏鉴赏,于是就给熟悉的人打了电话,而这些人大部分都在商铺区当掌眼师傅,于是纷纷朝问宝斋跑去,没过多久,整个商铺区就轰动了起来。

    很快,散市区也得到了风声,个个小贩都在传,说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从家里偷了一个田黄洗,卖了一百万,并且那个笔洗保存的很隐蔽,是用沥青与橡胶做成的砚台包了起来,如果不把外面的一层砚台刮掉根本看不出来。

    “李三,你听到了没,一个小伙子从家里偷了个田黄洗,卖了一百万。我操她的姑奶奶的,一百万啊,我要是有一百万,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李三摊子旁的那个老板也听到了别人传的事情,一脸羡慕的对李三说。

    “嘿嘿,我怎么能听不到?没见整个市场都在传吗。就是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出这样的败家子来。那可是田黄洗啊,哪怕是下品田黄石做出来的笔洗也比其他的古玩更保值,越往后越值钱。傻逼玩意,连这么好的东西都卖,要是我儿子,我立马掐死他,省的让人不省心。”李三笑道,这个李三正是卖个张峰砚台的那个老板。

    “可不,现在田黄石越来越少了,好的雕工大师也越来越少了,这东西是稳升值的,就这么卖了,那人还真是个败家子,傻逼玩意……咦!李三,你看你看,那小子是不是先前买你砚台的那个小伙子?”

    李三顺着那老板的手指方向看去,就见张峰正在市场里转悠着,不断看向两旁的货摊,笑道:“没错,就是他。”眼见张峰就要打自己的货摊前路过,他立时笑道:“小兄弟,又来了啊,那个砚台还好用不?”

    “还好还好。”

    张峰笑着打了个哈哈,心里却是在暗骂自己:怎么又走到这个通道了……

    他心里忐忑的不行,他卖的笔洗就是从这老板的摊子上买的,如果让这老板知道自己从他这花50块买的砚台转手就卖了100万,捡了一个天大的漏,这老板会不会着急眼红?

    张峰猛然打了个哆嗦,立马就想离开这个地方,可谁不想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然后有声音传来。

    “张峰,你也在这啊……”

    张峰转头望去,却是白落雪,立马问道:“你怎么也跑这来了?”

    “还不是因为你!”

    白落雪嘻笑道:“你卖给我爷爷那个田黄洗之后,我爷爷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就把他认识的那些在大观园的熟人都叫了过来,让他那帮老朋友一块儿鉴赏,这不直到现在,他们还在问宝斋对你那块田黄洗品头论足呢,还不知道时候才能回去……咦,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怎么脑门上都是汗啊……”

    我要快被你害死了……

    张峰额头直冒冷汗,偷偷用眼看了李三一眼,却见李三一脸的震惊,眼珠子都快红了,他暗道一声不妙,嘴上说了一声“我尿急”,拉着白落雪就朝其他地方走,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

    “李三……听那小姑娘的意思,市场上出现的那块田黄洗好像是这小子卖出去的,该不会就是你卖给他的那一块砚台里弄出来的吧……”

    李三旁边的那个老板,一脸惊愕的看着张峰离开的方向,喃喃道:“细细想来……好像真的是啊……我草!这小子从你这儿捡了个大漏啊……”

    可半天他也没听到李三的声音,转头一看,顿时下了一跳,只见李三满脸扭曲,一双眼珠子都红了,全身都在发抖,就好像得了羊角风一样,脸色极为难看。

    “李三李三,你怎了?”那老板惊叫。

    李三双拳紧握,强忍着冲出去的冲动,双眼血红,声音极度不甘的说:“我、我、我他娘的是大傻子啊……100万的东西居然让我50块就卖了,我真是天大的败家子啊……你说我这双眼珠子留着有什么用啊……天啊,我不要活啦……”

    闻言,那老板的脸色顿时一阵复杂,先前他与李三都说张峰是个彻底的傻种,天大的败家子,还无情的嘲笑人家,可现实却狠狠的给了他们一巴掌,人家不但不傻,还捡了个大漏,这让他有一种如同吃了屎般的难受,不是个滋味。

    “我他娘的也是个智障……”那老板苦涩自嘲。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