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鉴宝师 > 第3章 砚中洗
“多多多……多少?300块?!你怎么不抢去!”

    张峰顿时吓了一跳,他身上只剩九百块了,虽说这个砚台不像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但不是所有的古物件都值钱,要是里面的东西不值钱呢?那岂不是亏了?

    他转头就走,笑话,万一亏了,那可就真要饿肚子了。300块,以他现在的情况,真心不敢赌。

    那老板立时在后面喊:“哎,小兄弟,别走啊,咱在商量商量!”

    “50块,卖就卖,不卖就算!”张峰停下,向那老板伸出一个巴掌。

    “哪有你这么砍价的……哎,别走啊,一百块行不行……哎,别走别走,50块就50块,50块卖给你了……”

    听到那老板答应,张峰这才转身走了回来,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张50的票子,递给那老板,没好气的说:“要不是我这阵子刚好练毛笔字,恰巧缺个砚台,我都懒的问你价钱。”

    “嘿嘿,这不就是个缘分吗……”

    老板生怕张峰会反悔一样,立马接过钱,三下五除二便把砚台包装好了,然后开了一**艺品的**,递给了张峰,笑道:“小兄弟,你还需要啥,咱也算熟人了,我算你便宜点。”

    “我今天就是过来就是转着玩的,本来没想买东西,恰巧想起缺块砚台,这才买下来。改天吧。”

    张峰打了个哈哈,转身就走,其实,他刚才用异能看过了,这个老板摊子上的东西,除了这块砚台有些特殊外,其他的就没有个好东西,全都是仿品,买回去绝对是捉死。

    “那行,改天再来啊……”那老板在后面喊。

    等张峰离开很远了,旁边一货摊的老板顿时笑道:“李三,你今天运气不错啊,这个砚台你都放了好几个月了,没想到今天给卖了出去。赚了?亏了?”

    “赚了,当初我是花了20块收上来的。”

    李三笑道:“我还以为这个砚台会砸到我手里呢,幸好有这么一傻种看中了。”

    “可不,还真是傻种一个。就那块破砚台,要样子没样子,要成色没成色,没一点收藏价值,放在这年头其实根本卖不出去,别说50块,就算是五块钱都没人买。那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鬼蒙了眼,竟然还看中了……还真稀了个奇了。对了,你当初想啥呢,怎么收了这么个东西?”

    “呃……我忘了,已经是很长时间的事了。估计当时我也被鬼蒙眼了吧,幸好,还有比我更不长眼的,嘿嘿……”

    张峰买了砚台之后,没有继续在散市转,而是直接来到了商铺区,向着四周看了看,直接找了不远处的一家最大的,名叫问宝斋的商铺走了过去。

    “您好!”

    眼见有人走了进来,问宝斋前台的接待人员立时迎了过来,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颇有姿色。看到张峰手里拿着个盒子,问道:“先生,您是要出售东西?”

    张峰点了点头。

    “请跟我来。”

    女孩对于这种情况好像已经司空见惯了,领着张峰来到店铺最里面,那里有着两组沙发,一个茶几,此时在沙发上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正默默的喝着茶,看着不知什么书。

    “陈老,有人出售东西。”

    女接待向那老者说了一声,然后又向张峰笑道:“这位是我们店的掌眼大师傅,你要卖什么东西给他看看就行了。”

    “呵呵,小伙子,你要卖什么东西,拿过来我看看,我们问宝斋在华市很有名,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只要你的东西不错,保证能给你一个合适的价钱。”陈老听到女接待的声音后,将手中的书籍放下,也向张峰笑了笑,然后示意张峰坐到他的对面。

    “麻烦了。”

    张峰走到陈老面前,将装着砚台的盒子放到了茶几上,推到了陈老的面前,然后他开始打量这个店铺,发现这个商铺分上下两层,装修极为豪华,墙壁两侧都各有一个玻璃架子,架子上陈列着各种古玩。

    此时,店里只有一个客人,是一个20来岁的女孩,静静的打量着陈设在玻璃架子上的货品。这个女孩很漂亮,鹅蛋脸,柳眉杏目,不施粉黛而如朝霞映雪,身上穿着一件蓝底紫花的连衣裙,映的她就好像是花丛中的花仙子,极为美丽动人。

    “好漂亮的女孩!更难得的是这个女孩的身上还有着一股寻常女孩没有的贵气,太有魅力了!”

    张峰心脏没出息的蹦了两下,正想着用异能观察这个女孩多大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声音。

    “小伙子,你这个东西我们不收。”

    “不收?”

    张峰顿时楞了一下,他转过头,却见陈老正笑眯眯的望着自己,双手把装有砚台的盒子缓缓向自己推了过来。

    “为什么不收?”他问。

    陈老笑道:“呵呵,我眼力有限,看不出这块砚台的价值,你可以去其他店再看看。”

    张峰顿时醒悟,他曾听李成说过,在古玩这一行,如果是在店里,那些掌眼大师屋在看到一些赝品后,不会当面说出是赝品来,会给客人一个台阶下。这是古玩一行的规矩。既然陈老都这么说了,那这块砚台肯定是没看上。至于原因,连想都不用想,自然是因为这块砚台的外面一层的物质很廉价,甚至都称不上古玩。

    张峰高深莫测的笑了笑,问道:“陈老,您这店里有剃刀之类的东西吗?”

    听他这么一说,陈老立时看了一眼被他推到张峰面前的盒子,若有所思,然后又看到张峰的穿着虽说算不上名贵,但也不是贫苦家的孩子能穿的起的,顿时笑了:“小伙子,这砚台你是从家里拿出来的吧。”

    张峰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微笑不言。

    见状,陈老笑着去了二楼,不多时,手里拿着一套工具又走了下来,重新将砚台从盒子里拿出,然后用一个看起来像是剃刀一样的工具,轻轻的在砚台上进行刮磨抠挖,不多时,砚台外表一层的黑色物品被刮下去一块,露出了里面的黄色一层。

    “咦?这是……”

    刚才在打量玻璃架上古玩的漂亮女孩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看到砚台里面漏出来的东西,立时惊讶的张开了诱人小嘴。

    “看样子……好像是田黄石做的东西……”女孩有些不能确定的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峰心里顿时咯噔一跳,他当初听李成说过田黄石,说这种石头是寿山石品种中的珍品,因为这种石头产自福建寿山,具有福寿田黄的寓意,又因为具备细、洁、润、腻、温、凝印石之六德,故称“帝石”,并成为清朝祭天专用的国石。

    据史记载,清时福建巡抚用一整块上等田黄雕刻了“三链章”,乾隆皇帝奉为至宝,清室代代相传;咸丰帝临终时,赐予慈禧一方田黄御玺;末代皇朝解体,溥仪不要所有珍宝,只将那枚“三连章”缝在棉衣里。至于民间相传,田黄石是女祸补天时遗留在人间的宝石,又说是凤凰鸟蛋所变,还传田黄石可驱灾避邪,藏田黄者能益寿延年等……

    总之,这种石头很珍贵,比黄金都要贵,古时就有“一两田黄三两金”的说法,可想而知,这种石头的贵重之处。至于上乘的田黄石……那更是无价之宝,有钱都没出买去!

    “如果这砚台里面的东西真的是田黄石做的东西……他奶奶的,哪怕是下品田黄石做的东西,我也是捡了个大漏啊……”

    张峰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口干,连身体都好似变得僵硬了起来,喝水也不是,不喝水也不是,连连咽了好几口口水,心中颤抖着说:难道这三清道祖没白拜,我真的转运了?

    砚台外表的那层黑色物品终于被刮了下去,露出了物品的真容,是一尊呈暗黄色的笔洗,高5公分,宽10公分,质地十分细腻、表面温润光洁,有些微透明,看起来通灵剔透,更引人的是,石质肌里纹路隐约如丝,宛如萝线。

    “竟然是田黄石做的笔洗……”

    那女孩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瞪大了双眼,看着陈老手中的笔洗,小拳头攥得紧紧的,满脸的通红,就好像这个笔洗是她的一样,嘴里喃喃的说着,声音都在发颤。

    陈老也是满脸激动的看着,连眼都不眨,眼珠子都快红了,可突然,他叹了一口气:“可惜啊……”

    那女孩楞了一下:“陈老,可惜什么?”

    陈老叹道:”这块田黄洗的雕工很好,很精美,你看这个小和尚雕的,多传神,就好像活过来一样。绝对是一个雕刻大师的作品。根据其雕工纹理可以判断,应该是明代的产物。可惜这块印台下面的印章模糊不清了,不是上乘田黄,如果是上乘田黄,这个笔洗可就真是无价之宝了。”

    那女孩噗嗤一笑:“您老就知足吧,用田黄石做的笔洗已经很奢侈了,世间少有,上品田黄石做的笔洗哪那么容易见到的。现在田黄石都已经被开采的差不多了,要想见到上乘田黄石这种东西,估计也只能去那些古墓里寻了。”

    “也是。”

    陈老笑着摇摇头,然后望向张峰:“小兄弟,你这田黄洗打算卖多少?放心,只要你说出……”

    可还不等他说完,那女孩立时插嘴道:“陈老,这个田黄洗就让给我吧,我爷爷一直想要收藏一块田黄洗,可一直没有寻到。这回好不容易出现这么一块,我怎么着也得给他弄回去吧。陈老,你和我爷爷感情这么好,总不能让他失望吧……”

    女孩向陈老眨了眨眼睛,然后还不等陈老答应,又立马笑眯眯的对张峰说:“这块田黄洗我给你80万怎么样?卖不卖?”

    “80万?!”

    张峰感觉自己就好像被雷劈了,整个头皮都麻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