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鉴宝师 > 第2章 捡漏了
张峰住的地方是个城中村,就是深居于城里面的村子,由于与老爹闹翻,没有了经济来源,他也只能住在这种地方,毕竟便宜,一个月才300块的房租,虽说环境很差,但对于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他来说,也是没法子的事情。

    时间已近中午,张峰在村子的饭馆随意吃了碗面,便回到了出租屋,狠狠灌了几口白开水,便躺到了床上。

    这个屋子很小,只有五六个平方,除了一张床,一个书桌,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甚至连厕所都没有,比他在学校里的住宿条件还要差。

    望着布满灰尘的白炽灯,黑乎乎的屋顶,他心中突然一阵悲哀,这日子过的还真他娘的苦逼,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打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他,还从来没有过过这样的苦日子,虽说平常倒霉了点。

    难道真的要和老爹妥协,回家继承父业,每天张罗着那个五金厂,然后再娶个农村的婆娘过一辈子?

    张峰不禁犹豫,良久,他狠狠的握了握拳头,狠狠的对自己说:“张峰,你绝不能回去!你必须要在城里闯出一片天地!你必须要有所成就!然后站到老爹面前,义正言辞的告诉他:你儿子不是一般的出色!”

    可现实的情况……

    正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卡里只剩1000块了,不要说闯什么天地,就算是简单的生活也最多能支撑半个月的时间,哪怕现在找到工作了,可下半个月怎么办?啃地皮吗?

    “我需要钱,很需要钱!”

    张峰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他眉头紧皱,使劲思索有什么法子可以让自己快速赚到钱,把眼前的难关渡过去。

    兼职去?不行,兼职一天才能赚多少钱?除去房租顶多够个生活费,更何况兼职岗位也不是每天都有。

    工地搬砖去?

    张峰看了看自己这双从来没有干过农活的手,摇了摇头,打死也干不了那种工作,更何况,就凭自己这倒霉劲,在工地这种危险的地方万一被什么东西砸到怎么办?

    想来想去,忽然,他拍了一下大腿,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我这右眼的异能既然能看出一件物品的时间,那肯定也能通过这种办法辨别一件古董的真伪,虽说我不知道一个东西的价值,但至少不会看错!没错,这个应该可以。当初班上的李成就凭懂点古玩的皮毛知识,然后在大观园花了五百块买了个玉烟斗,结果转手就卖了五千块。我有异能在手,难道还能不如他?“

    张峰越想越高兴,结果连午休都不午休了,出了住处,坐上公交车就直奔大观园。

    大观园是华市最大的一个古董交易市场,共有两个区域:散市区域与商铺区域。散市区域就是那些没有门面,只租了个摊子卖些东西的货场,与集市差不多。而商铺区域则是一些比较有实力的商人,租了自己门面,看起来比较正规,装修也上档次,当然,货品的价格也贵。

    但不论是从散市还是从商铺,要想买到不错的东西,只能凭借自己的眼力。眼力好,赚的金银满钵不在话下,但要是眼力不济的话,老婆本赔进去都算是轻的。

    全身上下只剩下900多块了,张峰容不得自己出错,坐在公交车上的时不时的实践自己右眼的异能。

    “恩,这个小娃娃今年6岁了……”

    “恩,这个小丫头今年8岁了……”

    “咦,这个小姑娘竟然才12岁?还以为都17、8岁了,发育的也太早了吧……”

    “哇!这个女孩好漂亮,应该也就20来岁吧……日,看走眼了,竟然都三十多了,草,这保养的也忒好了……”

    当公交车到了大观园站的时候,张峰鉴别了不下30多人的年龄,还别说,随着他不断的使用,异能熟悉多了,甚至不用数,只凭光晕散发的大小范围就基本上能估算出这些人的出生时间,让他忐忑的心多少有了些放松。

    “终于到了!”

    看着大观园的金字大招牌,张峰心中一阵澎湃,眨了眨右眼:“这回行不行,就看你的了!”

    他大步朝大观园散市走了过去,兜里只带了493块钱,他也买不起多贵重的东西,只能在散市碰碰运气。

    “大兄弟,我和你说,我这玉观音看是清朝的东西,你看看这玉的成色,这湿度,才800块,你还想什么呢,买回去保准让你翻倍的赚……”

    “什么!我这可是正宗的宋朝青花瓷,你竟然才出50块!有你这么砍价的吗!唉,你别走啊,再加二十块行不行……”

    “尼玛,你家翡翠长得跟萝卜似的?老板,你敢不敢说的再离谱一点儿……”

    虽说是中午,但散市里的人仍然很多,有的是来买东西当装饰品的,有的是与张峰一样,纯粹是想来捡漏的,各处都是介绍货品的声音,还有讨价还价的声音,天南海北的各种口音,嘘嘘嚷嚷,好不热闹。

    张峰顺着这些声音看去,发动异能将货品扫了一遍,嘴角直抽抽,这些老板简直太操蛋了,都是这两年才做出来的东西,竟然敢说是清朝乃至宋朝的老物件,也太离谱了。

    不过还真有人相信,他亲眼看到一个派头十足的中年男子,花了5万块买了一件做出来不超过5年的仿青花瓷瓷瓶,美滋滋的走了,还以为自己撞了大运,乐的嘴角都扯到了耳根旁,一幅捡了大便宜的模样。

    “难怪李成说,想要吃这行的饭,必须要有眼力。胸里要是没点东西,也只能被人坑,幸好我有异能,不然与这些人一样,说不定别人把自己推坑里去了,自己还帮着别人数钱呢……”

    张峰心中感慨,看似漫无目的的走在人群里,但其实右眼的异能不断在各个货摊上扫过。

    突然,他走向了一个货摊,这个货摊上摆着各种零碎物品,老板是一个嘴角长着一颗黑痣的中年男子,干瘦干瘦,看起来很精明。

    “小兄弟想买点什么?你只管挑,我这摊子上的东西都是生坑里的东西,绝对都是真品,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保证你转手就能赚几倍的钱……”

    张峰曾听李成说过,生坑是古玩界的行话,是指新出土的东西,他应了一声,双手漫无目的的在每一样物品上扒拉过,而目光却落在了一块砚台上。

    这个砚台十公分高,十五公分宽,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通体漆黑,油腻腻的,看起来很脏。不过,在他右眼异能的作用下,这块砚台却呈现出了里外两种光晕。外围的光晕是黑色,共有40多圈,显然,已有40年的历史,而在这黑色的光晕里,还有一团密密麻麻的黄色光晕,略一估计,竟然有600多圈,按照时间来算,竟然是元朝的产物。

    为什么一个物品会有两种光晕?

    这还是张峰头一次碰到这样的现象,他心说:难道这个砚台一共有两层?外面的一层做出来的时间短,里面的东西做出来的时间长?难道这外面的一层是掩饰用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里面的东西恐怕不简单,要不然也不用伪装!

    他将砚台拿起,掂了掂,发现还挺沉的,然后用手指甲略在砚台上轻轻划了一下,发现砚台外面的一层,不怎么硬,很轻易的便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有些像是沥青,又好像是橡胶化合物。

    他想了想,问道:“老板,这个砚台怎么卖的?”

    看到他的掂砚台这个动作,又见张峰穿的不错,那老板心里立时乐了,心说连鉴定的基本手段都不懂,原来是个门外汉啊,嘿,这种人最好骗了,看来我今天要宰个肥羊了……

    他立时眉开眼笑的说:“小哥想要这块砚台啊,呵呵,不瞒您说,这个砚台是我从乡下收上来的,听那家的主人说,这块砚台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有年头了,绝对是个老物件,您要是买回去绝对保值……”

    “可不,沥青做的东西确实能保值,反正是不值钱的玩意,哪怕放一辈子都涨不了值。不过……老板,你说我要是拿一块沥青做的砚台当传家宝,别人会不会骂我傻子啊?”

    张峰的老爸就是做生意的,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他知道这老板是想宰他,于是还不待那老板说完,他立时笑道:”老板,我实话和你说吧,我最近正练习毛笔字呢,看到这块儿砚台也就随意问问,如果价钱合适我就拿了,如果贵了那就算了,我再去其他地方转转。你也别忽悠我,说个实价吧,沥青做的,不值钱……“

    “胡扯!谁说这个砚台是沥青做的?”那老板睁大了眼。

    “不是沥青做的是什么做的?”

    张峰直接把砚台塞到了老板手里:“你说这砚台到底是什么做的?”

    “这、这、这……”

    那老板确实没说谎,这块砚台确实是他从乡下手上来的,不过他也确实一直没看出来这块砚台是用什么东西做的,吞吞吐吐半天,最后恼声道:”反正不是沥青做的,要是沥青做的绝对没有这么硬。”

    “我看着到是有些像沥青……不过无所谓,我也就是缺块砚台用来练字,管他什么材料的,只要能用就成。老板,你说个价吧,实心的,你可别把我当肥羊宰。”

    张峰指着那砚台说道:“你这块砚台放在这儿估计已经很长时间了,并且一直都没人看,你看这砚台上的灰,都能和成泥了。你放着也是放着,倒不如卖给我,省的亏在你手里。”

    还别说,张峰说的**不离十,这块砚台自从这老板收上来后,确实一直没卖出去,因为卖相太差,甚至都没人看。眼见好不容易买,那老板自然不愿意放过,但张峰都这么说了,那老板想说个高价的可能性也没有了。

    那老板一番深思熟虑后,很凝重的说道:“这……好吧,这块砚台是我当初用了300块收上来的,也确实放了很长时间了,既然你有心要,那就给我个成本价吧,300块,你拿走!”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