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鉴宝师 > 第1章 右眼异变
有句古话说得好: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对于这句话的前半句,张峰从来没有什么感受,但对于下半句……俗话说倒霉了喝凉水都能塞牙缝,张峰觉得自己能活到现在就是一个幸运,要是用一句话来形容他这一生的话,也只能用“见过倒霉的没见过这么倒霉的”这句话来形容了。

    刚出生的那年,因为护士大意,差点淹死在浴盆里,在急救室里抢救了整整24小时,才好不容易缓过劲来……

    五岁那年和小伙伴们爬树捋榆钱,结果别的小孩踩在胳膊粗的树枝上没事,他踩的一颗大腿粗的树枝断了,从10米的高度摔了下来,差点摔死他,两腿直接粉碎性骨折,结果在家里休养了一年多才彻底好利索……

    八岁那年,骑车子去邻村上学,路上要经过一条干枯的小河,河上面的桥最少也有三米宽,结果他就这么骑着车子掉了下去,更倒霉的是自行车还砸在了他身上,也不知道他人是咋样到下边的,结果肋骨被砸断了好几颗,休养了大半年才好……

    十六岁那年,和高中的几个同学去外面吃烤肉,结果有两拨人打起来了,倒霉的他又一次被牵连,被两边的人砸了好几酒瓶子,脑袋直接被开了瓢,脑袋上的纱布裹了两个多月才拆下来……

    还有,大学的时候与同学和其他学校的学生打架,身体壮实,身材魁梧的他本来被同学当做杀手锏,结果还没等打起来呢,他脚下一滑,倒在了路上,然后被路上的一辆小车给撞飞了,要不是他老爹在家里开了个五金厂,一年也能有二三十万的收入,他的手术费都没有着落……

    这样的倒霉情况简直太多,数不胜数,可以说,他这一辈子完全可以用‘苦逼’两个字来形容,没错,就是苦逼,张峰严重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作恶太多了,这辈子过来就是来还账的。

    乡下的人迷信,说他估计是得罪什么东西,让他给神佛之类的上上香,本来他对这玩意根本嗤之以鼻,但架不住老妈整天打电话和他说,无奈,他不得不同意,这不,今儿个他就来华市有名的三清庙上香了。可悲催的命运又一次光临了他,他正想花钱买柱香给三清庙里的三清道尊贿赂贿赂,结果一摸钱包,草,没了!

    “哪个比养的偷我钱包!还当着三清道尊的面,不怕遭雷劈吗!”

    张峰简直快要被气疯了,指着天就破口大骂,要知道,他爬了半天山,又排了很长时间的队,才好不容易来到这,这钱突然被盗了,这不白跑一趟吗。

    但想到这些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催调调,发生这种事也正常,因此,这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但心里仍苦涩的不行,心说难道连三清道祖都帮不了自己吗?这可是他们的地盘啊……

    看到他难受的样子,旁边卖香的那老道到是笑了:“失主不用着急,有句老话说得好,破财免灾,这种事情发生在身上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钱乃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走的,以后再赚回来就是了。”说着,从木箱里拿出三炷香递给了他。

    “大师,我可没钱给你了……”

    “不用,人生中谁没有个难处?这香算我赠给你的。”

    “多谢大师……”

    张峰心中一热,真诚一礼,心里感慨万分:今天或许是自己这辈子里运气最好的一天了……

    可就在这一刻,悲催的运气又在他的身上应验了,就在他把三炷香接过的那一瞬间,只听轰隆一声响,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转眼间狂风肆虐,阴云密度,电闪雷鸣,眼看着一场暴雨就要降临。

    “各位施主,最近天气无常,山上经常遭雷劈,挺危险的,今天不适合上香了,还是赶快下山去吧……”那老道看了眼天气,连忙朝排队等候的众人大喊了一声,收拾好装香的木箱就朝山下跑。

    其他游客一看这天气,也知道暴雨马上要来了,连忙往山下跑,张峰顿时傻眼,草,不会吧,要不要这样?我才拿到香啊……

    但看了看天空中的电闪雷鸣,他犹豫了一下,这样的天气,最容易有闪电劈下,他怕倒霉的自己被雷劈中,转身就要往下走,可想到三清庙就在近前,自己手里也已经拿到了香,难道就这么前功尽弃吗?

    不行,哪怕被雷劈死,我今个也要把香给上了!

    他蹭蹭的朝三清庙跑了过去,倒不是他多么心诚,而是他实在不想明天再爬一次山。

    “三清老祖在上,小子张峰这些年过得太倒霉了,整天被生活虐……要是您三位老祖真的在天有灵的话,就请开开恩,让小子也转转运,别让我一直这么苦逼了……”

    念叨了好久,张峰恭敬的把香插在香炉里,然后跪在殿内蒲团上,虔诚的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后就要起身往山下跑,可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霉运再度临身,只听咔嚓一声响,一道闪电劈破了三清庙的屋顶,径直劈在中央的道祖像上,张峰猛的回头看去,却见道祖像被一片雷光淋浴,周身电花四射,然后,一团白光自雷光中射出,直接撞入了他的右眼里。

    啊的一声惨叫,张峰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草,要不要这么悲催啊……”这是他昏迷前,脑海中唯一闪过的一个念头。

    “小施主,你醒醒,醒醒,你怎么睡在这啊……”

    当张峰恢复意识的时候,耳边传来焦急的呼声,他缓缓睁开双眼,只觉得右眼火辣辣的疼,看东西有些模糊,想到昨天的遭遇,他心里一颤,眼睛不会被撞瞎了吧……

    他连忙摇了摇有些沉重的脑袋,使劲眨了眨疼痛的右眼,然后闭上左眼,紧张的缓缓睁开,却突然一愣,眼睛倒是没瞎,可看到的景况却有些不对劲。

    他右眼视线里,只见昨天给他香的那位老道正一脸焦急的望着他,可不一样的是,他的周身闪着一圈圈黯淡的黄色光晕,就像是树木的年轮一样,有64圈之多。

    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连忙用手揉了揉,眨了眨眼,再次看了过去,发现恢复了正常,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又朝老道身后看了过去,却发现昨天被雷劈的道祖像一点事都没有,甚至连点金漆都没掉,就好像他昨天看到的只是一个幻像,做了一个梦,可随着他注意力集中,只觉右眼忽然热了一下,然后他就看到这尊金色的道祖像的周身突然泛起了一圈圈的光晕,密密麻麻一片,整整300多圈。

    “咦!”他顿时瞪大了眼,仿佛见了鬼。

    “小施主,你怎么了?”那老道看他举止反常,连忙问。

    “没事没事,我昨天刚上完香,暴雨就落下来了,于是就在这里休息了一晚上。这会儿刚刚睡醒,还没醒神呢。”张峰连忙回了一句,随着注意力松散,右眼的景象又恢复了正常,他不禁心想,不是昨天那团白光撞进我眼睛里,然后让我的眼睛发生了什么异变吧?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老道站起身子,看到三清庙的屋顶被雷劈出了一个大口子,摇头苦笑:“说起来啊,这三清庙建的还真不是个地方,鹤鸣山内部因为含有铁矿,经常有闪电劈下,连带着这三清庙都没少挨劈,好在这三座道祖金身的下面有导电装置,要不然这300多年的道祖像早就被劈坏了……”

    恩?

    等等,这三尊道祖像有300多年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峰听到老道的话,突然一愣,随即集中精力用右眼扫视三尊道祖像,道祖像周身的一圈圈光晕又一次出现,张峰数了数,发现有373圈金色光晕。

    难道……这373圈光晕正好代表着这道祖像的建成时间?

    于是他问:“大师,您守在这三清庙里有多少年了?没少见昨天的那种雷雨天气吧。”

    “我打小就在这三清庙长大,从6岁开始随师父清扫三清庙的卫生,修缮三清庙损坏的地方,算起来,我守候这三清庙已有58年了。”想起曾经的过往,老道的目光有些唏嘘。

    “这么说……您老已经64岁了?哟,还真看不出来,就您这面相,我还以为您才50来岁呢……”

    张峰笑道,但心脏却砰砰的跳了起来,刚才他看着老道的时候,老道周身泛起的光晕正是64圈,我的个乖乖,我这眼睛还真异变了啊……不过……这算什么?异能吗?

    “呵呵,哪有那么年轻,都64了,快要入土了。”

    老道笑着回了一句,想到昨天张峰钱包丢了,他连忙说:“你昨天不是说钱包让人偷了吗,你赶紧下山吧,在山脚的商业街里就有一个派出所,你赶紧把情况和人家说一声,再拖下去,那些警察也帮不了你。”

    “喔,谢大师提醒,我这就下山……”

    辞别老道,张峰下了山,找到老道说的那个派出所,配合派出所的警察做了一下笔录,便离开了鹤鸣山商业区,幸好那派出所的警察给了他十块钱,要不然他连坐车回去的钱都没有,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知道自己一向倒霉,身份证与银行卡从来不装在钱包里,要不然他连哭的地方都没处找去。

    回到住处后,他拿着银行卡便去了银行,看着取款机里显示的余额,张峰摇头苦笑:“唉,卡里只有一千块了,再找不到工作,连啃馒头的钱都快要没有了……”

    “难道真的要向老爹低头,灰溜溜的滚回去?”

    他刚刚毕业两个月,本来老爹是想他回乡子承父业,帮忙管理家里的那个五金厂,但他实在没有兴趣,非要在外面闯一闯,于是,爷俩就因为这个问题闹翻了,气的老爹连生活费都不给他,好在上大学的这几年,他到是攒了点生活费,要不然连饭都吃不上。

    可现在银行卡里只剩下了一千块,又还坚持几天?

    “唉……“

    叹了口气,张峰取出五百块后,向住处走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