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入仕 > 第八十五章 欲盖弥彰
    monnov1708:00:00cst2014

    段昱见丁保国如此态度,越发觉得刘爱民之死有蹊跷,毫不退让地大声道:“刘乡长根本没有自杀的理由,我要求对他的死因进行深入调查,立刻通知县领导和县公安局!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不能火化!……”。[眼快看书新域名..com,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

    丁保国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指着段昱色厉内荏地怒斥道:“段昱,你别在这里胡搅蛮缠!关于爱民乡长的死因,他自己留有遗书,公安机关也已经对案发现场做了侦察,排除了他杀可能,现在爱民乡长的身后事都由治丧委员会负责,你不是治丧委员会成员,无权发表意见!而且火化也是征得了爱民乡长家属同意的!你凭什么在这里指手画脚!你再捣乱的话,我就让人把你抓起来!……”。

    在这个时候最有发言权的的确是刘爱民的直系家属,可是刘爱民父母早亡,唯一的直系家属就只有妻子了,可他和妻子关系一直不好,这也是当初刘爱民当初选择离开县城到这穷乡僻壤的回龙乡来的原因之一,当刘爱民的妻子得知刘爱民的死讯以后,表现得十分冷淡,甚至没有提出要来见刘爱民最后一面的要求。

    这就正中了丁保国的下怀,既然连刘爱民的妻子都不关心刘爱民的身后事,那别人就更没有发言权了,段昱还想据理力争,跟在他身后的赵先志赶紧把他拖开了。

    赵先志把段昱拖到一边,抱怨道:“我说段昱,你怎么老是一根筋呢?!刘爱民到底给你吃了什么yankuai药,他那样对你,现在人都死了,你还帮他出什么头?!……”。

    段昱甩开赵先志的手,目光灼灼地望着他,正色道:“志哥,这不是我帮不帮刘乡长出头的问题,你是警察,我不相信以你的眼光看不出刘乡长的死有蹊跷,为什么他们要这么着急地把刘乡长的尸体火化,这不是欲盖弥彰吗?!……”。

    赵先志躲闪着段昱的目光,叹了一口气道:“唉,段昱,要我怎么说你好呢?说你傻吧,你比谁都聪明,说你聪明吧,你又老喜欢冒傻气,查案是要讲证据的,现在现场全都破坏了,根本没有任何线索,你就是想查也无从查起,除非死人会说话,刘爱民能自己爬起来告诉你是谁杀的他!……”。

    段昱眼睛一亮,亲热地搂住赵先志的肩膀道:“志哥,你不是一直想当福尔摩斯吗?现在机会来了,你不想把这起案子查个水落石出吗?……”。

    赵先志连忙把段昱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移开,警惕地望着他道:“少来,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可别把我算里面……”。

    段昱再次把手臂搭上赵先志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好一阵,最后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志哥,警察的天职就是查找案件的真相,捍卫正义,打击犯罪,我相信你不会袖手旁观的!……”。

    赵先志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用像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看着段昱,“你这家伙脑袋里到底是装的什么?!这样的主意都想得出来,可我牺牲也太大了吧,这种事可晦气得很,搞不好要倒一辈子霉……”。

    段昱微微一笑道:“志哥,你不会这么迷信吧,我担保你不会倒霉,反而会一举成名,你想啊,破了这起大案,你赵大神探想不名声大震也不行啊!……”。

    赵先志想了想,咬咬牙道:“好吧,就算我肯配合你,可他们马上就要开追悼会了,开完追悼会就会把刘爱民的尸体送去火化了,你主意再好也没用啊!……”。

    段昱胸有成竹地道:“这点我早想好了,刘乡长给张县长当了这么多年的文字秘书,如今刘乡长走了,张县长于情于理都应该过来参加他的追悼会,张县长要来,追悼会就只能推迟了,只要我们能拖一个晚上,我就有把握查清事情的真相!……”。

    说着段昱就拿出手机给张可凡打电话,张可凡听说了刘爱民的死讯也大吃了一惊,但是对于是否出席刘爱民的追悼会,他却显得有些犹豫,刘爱民只是他曾经的文字秘书,并算不得他的心腹,之前他还需要刘爱民来制衡丁保国,如今刘爱民已经死了,自己就没有理由再去帮他站台了。

    段昱也大致猜到了张可凡的想法,连忙道:“刚才他们都说张县长您日理万机,不一定有时间来参加刘乡长的追悼会,但我跟他们打赌说您一定会来,张县长您重情重义,厚待下属,是全县人民都知道的,更别说刘乡长是您的老下级,还给您当过这么久的文字秘书呢!……”。

    张可凡就没好气骂道,“你这个小鬼,少给我使激将法,爱民同志跟了我这么多年,工作一直兢兢业业,到了回龙乡工作,也是成绩斐然,他英年早逝,是我们的损失,我自然要亲自出席他的追悼会,送他最后一程……”。

    听说张可凡要亲自出席刘爱民的追悼会,丁保国心里就咯噔一下,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他最怕在这节骨眼上节外生枝,不用说这肯定又是那个该死的段昱搞的鬼,丁保国恨得直咬牙,但他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能蒙混过关。

    张可凡在丁保国等一大群人的簇拥下来到灵堂,望着水晶棺中刘爱民的遗体,张可凡也不禁有些唏嘘,活生生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就皱了皱眉头,转头对一旁的丁保国严厉道:“爱民同志到底是怎么死的?!公安部门有结论了吗?!”。

    丁保国连忙道:“我在第一时间就报了警,公安机关对事发现场进行仔细勘察,排除了他杀可能,而且爱民乡长也留有遗书,表现出了很强的厌世情绪,这一点我这个党委书记有责任,对同志关心不够,才会发生这样不幸的事情……”,说着丁保国还假惺惺地抹了抹眼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