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入仕 > 第八十四章 有蹊跷
    monnov1700:00:00cst2014

    第二天刘爱民被发现在他的办公室里上吊“自杀”了!第一个发现刘爱民死了的自然是他的通讯员韩子乔,他刚当上刘爱民的通讯员不久,自然要好好表现,每天都是一大早就来把刘爱民办公室的卫生搞得干干净净。[手机,平板电脑看小说,请直接访问m..com,更新更快,更省流量]

    可今天他一打开门就发现一个黑乎乎的物体从天花板上垂了下来,定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就见刘爱民满脸青紫、眼睛鼓起吊死在了垂下来的绳索上,连舌头都勒得吐出来了,死相十分恐怖!

    韩子乔说是当兵出身,胆子其实却小得狠,吓得惊叫一声,赶紧跌跌撞撞地叫人了,刘爱民在自己的办公室上吊了,这样劲爆的消息自然立刻在整个乡政府办公大楼炸开了锅,所有人都赶紧往二楼刘爱民的办公室跑,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刘爱民的办公室围了个水泄不通。

    遇到这种事所有人都没了主意,有胆子大的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在刘爱民的办公桌上有一封打印好的遗书,于是刘爱民的“死因”似乎就一下子清楚了,有人就提议把刘爱民的尸体放下来再说。

    这时丁保国就出现了,他双眼布满血丝,脸色发黑,显然昨晚没有休息好,不过现场如此混乱自然也没有人注意他的异状,丁保国虽然不像过去在回龙乡能说一不二了,但人们还是很怕他的,见他来了赶紧让开了一条路!

    “爱民乡长怎么这么想不开啊?!”,丁保国做出十分惊讶又悲痛的样子,又连忙制止了那些准备把刘爱民的尸体从绳索上放下来的人,故作镇定地道:“所有人都出去!保护好现场!马上通知派出所姚所长,爱民乡长是不是自杀还是要由公安机关来认定!……”。

    惊慌失措的人们这才回过神,纷纷说还是丁书记镇得住场面,遇事冷静,自然更没有人会把刘爱民之死和丁保国联系起来了,丁保国如果心里有鬼的话,怎么会主动要求报案呢?

    不一会儿乡派出所长姚木根就带着几个民警过来了,煞有介事地在办公室里四处勘察了一番,又是找脚印,又是提取指纹,又用照相机咔嚓咔嚓一通照,最后得出结论,排除他杀可能,刘爱民系因思想负担重,过度抑郁,才会自杀身亡!

    连派出所长都说刘爱民是上吊自杀,其他人自然不会怀疑有他,这个时候丁保国又站了出来,悲痛地道:“爱民乡长是为了回龙乡才积虑成疾,才会一时想不开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的身后事一定要办得隆重些!……”。

    丁保国发话了,自然有下面的人去操办,就在乡政府院子里搭起了一座灵堂,乡里还成立了治丧委员会,操办刘爱民的后事,丁保国还让王有财去租了水晶棺,把刘爱民的遗体给收敛了。

    人人都夸说丁保国仁义,刘爱民在世的时候,和丁保国斗得死去活来,如今刘爱民死了,人死仇消,在这件事上,丁保国确实做得让人没空话说,当然这些人这样说还有另外一层原因,就是因为他们都知道,刘爱民死了,回龙乡肯定会回到以前丁保国一人独大的局面,自然要多说丁保国的好话了,就算有人对刘爱民的死有怀疑,也没有人愿意去触丁保国的霉头了。

    段昱差不多是最后一个得知刘爱民的死讯的,他这段时间成为了乡政府的边缘人,也没人管他,所以变得有些自由散漫起来了,昨天他跟着计生办的几个干事下乡,被村里的支书灌了很多酒,回来也很晚了,就没有赶着上班时间去上班,一直睡到十点钟才起来,起来听到外面放哀乐还很奇怪。

    他正站在走廊上刷牙,就见赵先志急匆匆地回来拿东西,连忙叫住他问道:“志哥,外面怎么在放哀乐啊?谁死了?”。

    赵先志神色复杂地望了段昱一眼,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刘爱民在办公室上吊自杀了,唉,这家伙这么对你,看来是遭报应了!”,对于段昱被刘爱民冷藏坐了冷板凳的事,赵先志一直很为段昱抱不平,所以虽然以一个民警的直觉,他觉得刘爱民的死有些蹊跷,但既然姚木根已经对案件定了性,他也不会冒傻气去提反对意见了。

    “什么?!刘乡长上吊自杀了?!”段昱大吃了一惊,手中的塑料漱口杯一下子掉了下来,滚得老远,虽然刘爱民对段昱不仁不义,但毕竟段昱跟了他这么长时间,要说完全没有感情那是假的,如今惊闻他的死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等段昱回过神来,他马上就意识到这件事情很蹊跷,因为刘爱民如今正春风得意,根本就没有自杀的理由,虽然刘爱民对自己不仁不义,但自己也不能让他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想到这里,段昱就赶紧拉住赵先志道:“志哥,你赶紧带我去看看!我不相信刘乡长会自杀!……”。

    赵先志皱了皱眉头道:“段昱,你这又是何必呢,刘爱民这样对你,我这个旁人都看不下去了,你又何必去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呢!……”。

    段昱摇了摇头,毅然道:“刘乡长对我再不好,他对我曾有知遇之恩,我绝不能让他死得不明不白!……”。

    段昱赶到灵堂的时候,灵堂里挤了不少人,都在忙着布置灵堂,见到段昱到来,都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他,刘爱民的尸体已经被放进了水晶棺,看着刘爱民的遗体,段昱完全忘记了他对自己薄凉,之前与他朝夕相处的一幕幕涌上心头,忍不住悲从心来,流下了眼泪。

    此时王有财正在和人商量着一会开完追悼会,就拖刘爱民的尸体去火化,段昱在旁边一听就立刻大声反对道:“我反对这么快将刘乡长的遗体火化!”。

    王有财从段昱一出现心里就咯噔一下,连忙偏头去看一直坐在一旁低头抽烟的丁保国,丁保国见到段昱出现,脸色也变了,把手中的烟头狠狠地往地上一扔,铁青着脸站了起来,对着段昱怒斥道:“段昱,你来捣什么乱?!就算爱民乡长之前对你有些薄凉,但他现在人已经去了,你还要他走都走得不心安吗?!……”。

    (关于丁保国杀黄爱文灭口,有读者提出不合常理,我想说的是,万事皆有因,分析事情不能只看事情本身,要看人物性格,丁保国本就是土匪一样的性格,喜欢通过野蛮手段解决问题,他杀黄爱文并非为五万元,而是因为黄爱文居然敢敲诈他!这在现实并非没有案例,现实中就多有县长、局长因为一言不合,怀恨在心,买凶杀人的案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