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入仕 > 第八十一章 边缘人
    satnov1508:00:00cst2014

    刘爱民一看就气不打一处出了,指着段昱怒斥道:“段昱,你是怎么回事?我上次已经警告过你了,你怎么又打人呢?你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你眼里还有没有上级?!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眼快看书新域名..com,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

    段昱慢悠悠地抬起头,冷笑道:“上级?我眼里的上级是关心、爱护下属的,而不是用过就丢,刁难下属的,刘乡长一定对我现在这个样子很失望吧,我还真得好好谢谢你,现在我才知道我过去那么拼有多傻!……”,段昱越说越激动,最后差不多是吼出来了,把这些天积压在心里的愤懑都吼出来了。

    刘爱民想不到段昱居然会这样直斥其非,满脸胀得通红,气得手直抖,指着段昱恼羞成怒道:“你…你简直无可救药!我…我要严厉处分你!……”。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冷笑,“刘乡长可真是公正严明啊,大义灭亲,对自己的老下级也毫不讲情面,不过我觉得小段说得很有道理,没道理处分他啊!……”,却是丁保国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说着丁保国走到王有财面前,冷冷地瞟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死不了吧?死不了就赶紧站起来,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没本事就少到处惹事生非,自取其辱!……”。

    王有财一下子愣住了,他想不到丁保国居然不帮自己出头,反而当着段昱的面呵斥自己,他甚至忘记了叫疼,只是呆呆地望着丁保国。

    段昱也感觉十分意外,本来他已经做好了挨处分的心理准备,大不了就不干了,现在他有了这么多钱,完全可以有更多的选择,看着脸痛得有些扭曲却只是直愣愣地望着丁保国的王有财,他突然起了一丝恻隐之心,刘爱民和丁保国在某种意义上是同一种人,而他和王有财都不过是被人利用的工具。

    想到这里,段昱就主动上前扶起王有财,抓住他的手腕又是轻轻一扭一送,“咔嚓”一声,王有财脱臼的胳膊就复位了,突然就不疼了。

    丁保国立刻赞赏地指着段昱对王有财道:“看到没有,这就是大度,有财你真应该好好跟小段学学,不要总小鸡肚肠的,连张县长都说小段人才难得,人才嘛,总是有点脾气的,我们要多包容,而不是打压!……”。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谁都没想到丁保国不但没有批评段昱,反而表扬起他来了,刘爱民心里更是很不是滋味,丁保国这是摆明了挖自己的墙角,不顾一切地拉拢段昱,不禁也有些后悔,刚才不该对段昱口出恶言,这样岂不是把段昱逼向丁保国那边吗?!

    但这时刘爱民已经骑虎难下了,要处分段昱的话已经说出口了,现在丁保国却出面回护段昱,自己反倒成了恶人,只得冷哼一声,讪讪地拂袖而去。

    刘爱民一走,丁保国就挥挥手道:“没事了,没事了,都该干嘛干嘛去!”,那些乡政府干事们都很怕丁保国,赶紧重新回到座位上去办公了,丁保国又亲热地拍了拍段昱的肩膀道:“小段,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来到丁保国办公室,丁保国就故作惋惜地道:“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小段,我真替你不值啊,没有你,哪有刘爱民的今天啊?!刘爱民这才刚刚得了一点势,就把你一脚踢开了,这样的人也太不是东西了!怎么样?我上次对你开的那些条件依然有效,只要你肯帮我,我马上提拔你当办公室主任!……”。

    段昱早猜到丁保国会对他说什么,微微一笑道:“我承认我过去很天真,跟错了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一定要跟你,还是那句话,道不同,不相与谋!我只能辜负丁书记的一片好意了!……”。

    丁保国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阴测测地道:“那你就是不识抬举罗!我劝你还是再好好想想!把书记、乡长都得罪了,你在回龙乡还有立足之地吗?!……”。

    段昱无所谓地耸耸肩道:“丁书记,我要是你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我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身上,现在刘乡长在回龙乡已经可以和你分庭抗礼,你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岂不是浪费精力吗?把我逼急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丁保国阴沉着脸想了想,觉得段昱说的也有道理,段昱能不能为自己所用不重要,只要段昱不为刘爱民所用就行了,而且段昱好歹也是在张可凡那里挂了号的人,自己如果做得太过分,段昱跑到张可凡那里去告自己的黑状就不好了,留着段昱,自己还可以借他打击刘爱民的威信,刚才刘爱民不就被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吗?

    想到这里,丁保国就又换上了一副笑脸,点了点头道:“小段,你确实是个聪明人,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不帮着刘爱民对付我,我绝不会主动找你的麻烦,当然你最好也别来找我的麻烦!……”。

    就这样,段昱成了回龙乡政府一个完全边缘化的人,丁保国和刘爱民都对他不管不问,但也都不会主动来找他的麻烦,生怕把他逼到对方的阵营中去,而王有财、韩子乔之流也不敢来招惹段昱,连自己的后台老板都对他有所忌惮,被他打了可是白打了,还是别自找没趣了。

    段昱也乐得没人管,他现在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混日子,他甚至有了放弃仕途,跟着蒋晔去经商的想法,不过后来一连串的突发事件,却将他再次卷入了回龙乡的政治漩涡!

    这一切还得从一个大家可能遗忘了的人说起,这个人就是失踪已久的原乡农技站站长黄爱文,当初黄爱文把泡过药水的种子给了段昱,害怕东窗事发,就赶紧偷偷跑路了,但他跑得太匆忙,身上也没有带太多钱,只得去粤州投靠自己一个在粤州打工的远房亲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