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入仕 > 第七十九章 无名怒火


    段昱一下子愣住了,连忙拉住佘小曼的手道:“小曼,你怎么了?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向你道歉好吗?我真的不是有心欺瞒你的!……”。

    佘小曼摇了摇头道:“我不是生你的气,我考虑得很清楚了,过去我总是依赖父母,当我爸把我的信用卡全部停掉以后我才发现我离开父母以后都不会生活了,我不想将来什么都依赖你,更不想做一个家庭妇女……”。

    段昱张了张嘴,刚要说话,佘小曼就用纤手轻轻盖住了他的嘴唇,柔声道:“还记得我们学过的舒婷的那首诗《致橡树》吗?我不要做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要做你身旁的一株木棉,和你分担寒潮、风雷、霹雳,和你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真正伟大的爱情!……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已经买好了去京城的火车票,今晚就走!……”。

    段昱望着佘小曼坚定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无法再挽留她了,晚上他开车送佘小曼去了火车站,看着渐行渐远的火车,他的心再一次变得空落落的,甚至比上次被佘小曼的母亲蔡丽妍从她家里赶出来的时候感觉还要强烈。

    而这时候段昱的假期也结束了,他再次回到了回龙乡,虽然只离开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段昱心里却一直记挂着回龙乡,重新回来就觉得很有亲切感,打起精神准备重新投入工作,以此来填补佘小曼离开带给他的失落感。

    他还不知道,刘爱民已经重新找了一个通讯员,叫韩子乔,刚从部队转业回来,是武装部长韩再名的外甥,如今刘爱民和韩再名在党委会上结成了同盟,韩再名向刘爱民推荐自己的外甥,刘爱民自然没有不接受之理,正好前段时间段昱休假没在,刘爱民就顺水推舟地让韩子乔顶上了。

    段昱回来上班那天,照例先去刘爱民办公室准备搞卫生,掏出钥匙开门却没打开,仔细一看才发现门锁已经换了,他就有些疑惑地先去自己的办公室了,段昱是和其他的乡政府干事共用一间办公室的,不过因为他是刘爱民的通讯员,所以他的办公桌就摆在正对办公室门口背靠窗户的位置,这个位置采光最好,也方便领导叫,这也是办公室不成文的规矩,算是乡长通讯员的一点小特权。

    一进办公室段昱就发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个陌生的年轻人,而办公室里其他的干事见到段昱进来也都露出了异样的表情,段昱皱了皱眉头,走了过去问道:“这位同志,你是过来办事的吗?麻烦你让一下,我拿点东西……”。

    那个陌生的年轻人正是韩子乔,段昱不认识他,他却是认识段昱的,毕竟段昱之前在回龙乡大小也算个名人,对于自己的这位前任,韩子乔才一开始就有一种莫名的嫉妒和不服气,他认为段昱纯粹是运气好,自己肯定能比他干得更出色。

    所以韩子乔见到段昱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的敬意,瞟了他一眼就冷冷地道:“你就是段昱吧,这个位置刘乡长已经安排给我坐了,你的办公桌在那里!……”,说着随手指了指角落里一张满是灰尘的办公桌道。

    段昱顺着韩子乔手指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平时总是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办公桌如今散乱地堆码着文件、纸张,段昱的拳头一下子捏紧了,一股无名怒火就直冲头顶,他好容易才压制住心头的无名火,面无表情地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切,还真当自己是什么角色!什么玩意啊!”,韩子乔见段昱吃了瘪就有一种莫名的快感,意犹未尽地又在后面刺了一句。

    段昱的怒火就再也压制不住,猛地一转身,指着韩子乔怒斥道:“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句!”。

    韩子乔先被段昱吓了一跳,马上意识到不能在段昱面前输了气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冷笑道:“哟呵,我就说了,什么玩意啊!怎么着啊,有本事你打我啊!”,韩子乔是部队转业,长得又比段昱高大,自觉不惧段昱,嚣张地挑衅道。

    段昱被彻底激怒了,挥拳就向韩子乔打去,他本来身手就不错,这些日子修习古书里记载的功法,更是进步神速,韩子乔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拳打飞了,牙齿都被打断了几颗,满嘴是血,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办公室其他同事赶紧过来拉架,韩子乔丢了面子,也是怒不可竭,指着段昱色厉内荏地破口大骂,只可惜他牙齿断了,说话都含糊不清,再加上满嘴是血,这造型真是挫到家了!拉架的这些乡政府干事想笑又不敢笑,只是悄悄地朝段昱竖大拇指,这韩子乔仗着是刘爱民的通讯员,平日里在办公室趾高气扬,经常把他们呼来喝去,他们也早看他不惯了!

    “怎么回事?!”,这时刘爱民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威严地喝问道。

    乡政府干事们见刘爱民来了,就纷纷回座位办公去了,段昱则只是默不作声地冷冷地望着刘爱民,不过脑门上微微颤抖的青筋却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韩子乔见刘爱民出现了就像见到了救星,连忙跑过去,指着段昱向刘爱民告状道:“刘乡长,他打我!”。

    刘爱民看到韩子乔被打成这样也吃了一惊,心里就有些火气了,这个段昱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骄横了,再怎么样也不能打人啊?看来自己不用他是对的,再纵容下去只怕他连自己也不放在眼里了!

    他板着脸转头正准备把段昱狠狠训斥一顿,可一触碰到段昱那凌厉充满愤懑的目光,他心里就没来由地一悸,再想到段昱昔日为自己不辞辛劳地奔波筹划,也有些愧疚了,话到嘴边就软了下来,强笑道:“段昱,你回来了啊,伤都好了吧,回来就好,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有些工作上的事我给你交待一下……”。

    BAIDU_CLB_SLOT_ID="933954";K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