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入仕 > 第七十四章 豪赌


    正事谈完了,几人就继续开始玩扑克牌,蒋晔也上了场,本来他们邀段昱一起上场玩,段昱推辞说不会玩就没上场,不过他要等蒋晔的人送支票过来,所以也没有离开,站在一旁看。

    蒋晔他们玩的是“showhand”,又称沙蟹,是一项紧张刺激的赌博游戏(香港赌神、赌侠系列中最常见的赌博方式)。以五张牌的排列、组合决定胜负。游戏开始时,每名玩家会获发一张底牌(此牌只能在最后才翻开);当派发第二张牌后,便由牌面较佳者决定下注额,其他人有权选择跟、加注、放弃或晒冷。当五张牌派发完毕后,各玩家翻开所有底牌来比较。

    段昱虽然没有玩过“showhand”,不过“showhand”的游戏规则并不复杂,他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看出门道了,这“showhand”不仅赌的是运气,更是比的游戏者的心理素质,心理素质好才有可能“诈鸡”成功。

    都说牌品看人品,段昱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对各人的性格都有了一定的了解,那刘先生看似有些狂放不羁,实则最冷静,心理素质也最好,无论拿到好牌差牌都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他“诈鸡”成功的几率也是最高的,赢的也最多,面前的筹码堆得老高。

    而蒋晔是玩得最稳的,很少“诈鸡”,他的牌品也最好,有好几把他本来能赢的,但看到最后跟他对决的王道铭和曹志俊输得有点多,就都放水趴牌了,所以玩来玩去,他面前的筹码变化不大,只是略赢了一点。

    最沉不住气的却是王道铭,每拿到一手好牌,他虽不至于喜形于色,但总有些压抑不住的小动作,屁股动来动去,不停地摸鼻子等等,如果拿到一手差牌,他的眉毛就会不停地抖,这些小细节不仔细观察自然是难以发现的,不过旁观者清,都被段昱给看在眼里。

    牌品最差的则要属曹志俊,赢了就兴奋得大呼小叫,屋顶都快被他掀翻了,输了就皱着眉头铁青着脸,而且他最喜欢冒险,经常“诈鸡”,不过当他“诈鸡”遇到刘先生和蒋晔时,很少能成功,遇到王道铭时,倒是成功了好几次。

    他们玩得很大,打底就是一百元,还要“闷”两把才准看牌,加注都是一千一千的加,一把牌通常都有好几万的输赢,玩了个把小时,王道铭和曹志俊各输了五六十万,蒋晔则赢了十几万,余下一百多万都被刘先生赢了,一旁站着旁观的段昱看得都暗暗咂舌,虽然他如今说起来也算是身家数千万了,可这样的豪赌还是让他感觉有些心惊肉跳。

    这时刘先生突然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件十分重要的古董需要他去鉴定,而刘先生赢了一百多万也觉得满意了,就准备告辞离开,王道铭和曹志俊自然不依,说刘先生你怎么赢了钱就走,这不合规矩啊,蒋晔连忙出来打圆场,说刘先生既然有要紧事要走,就让他走吧,最多你们输的钱我帮你们出。

    王道铭和曹志俊自不好意思要蒋晔出钱,一人开了一张五十万的支票出来,剩下十几万的零头自然就抹了,刘先生也不客气,收了支票就直接走人了。

    刘先生一走,玩牌的就只有三个人,王道铭和曹志俊说人太少玩得没意思,硬要段昱上场,还说段昱你好歹也是千万富翁了,玩这么点小牌怕什么,一般人我们还不跟他玩呢。

    蒋晔也劝段昱上场,说输了算他的,赢了归段昱,只要他凑个数别冷了场子就行了,段昱推不过也只能上场了,不过却坚持不肯要蒋晔送他的筹码,只说等蒋晔的人把支票送过来了,从里面扣。

    开始几把段昱的牌都不太好,前三张连张花牌都没有,段昱基本上都是“闷”三张就看底牌,然后直接趴牌了,王道铭和曹志俊就笑段昱太胆小了,这样胆小玩“showhand”肯定得输,段昱也不反驳,笑笑不说话。

    第五把段昱终于来好牌了,前三张就拿到了一对“A”,段昱毫不犹豫地继续要牌,蒋晔瞟了段昱一眼就直接趴牌了,此时王道铭和曹志俊还在“闷”牌,因为段昱已经看了牌,所以必须加双倍的赌注,段昱自然继续加注,然后王道铭和曹志俊都选择了继续“闷”牌,最后段昱一对“A”,赢了王道铭的一对“10”和曹志俊的一对“8”,赢了第一局,也进账了一万多,把之前几把输的都赢回来了。

    然后段昱又开始“闷”三张就看底牌,然后直接趴牌了,王道铭和曹志俊就自认为吃准了段昱的牌路,没把他当对手了,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蒋晔身上。

    哪知道段昱第九把的时候却开始“诈鸡”了,他最大的牌只有一张“Q”,看了底牌后却毫不犹豫的要牌,王道铭和曹志俊见段昱这么坚决地要牌,而蒋晔也趴牌了,也就都趴牌了,本来趴牌了就不允许再看牌了,曹志俊却突然伸手翻开了段昱的牌。

    “我靠,诈鸡啊!你就一个Q大,我一对9都趴了!”,曹志俊气得哇哇大叫起来,把自己的牌也翻开了。

    “你叫个毛啊!老子一对J不是也趴了!”,王道铭也有些后悔没有跟到底,没好气道,翻开牌果然是一对“J”。

    蒋晔瞟了段昱一眼,对他的评价又高了一层,段昱只在旁边看了一小会了,就完全掌握了“showhand”的游戏规则,把王道铭和曹志俊这两个牌场老手都给骗了,足见他悟性很高,就转头对曹志俊严肃道:“志俊,趴牌了就不许看牌了,这是牌场规矩,你怎么还翻段昱兄的牌?!”。

    曹志俊自知理亏,红着脸没说话,段昱连忙圆场道:“没事,没事,我们只是几个朋友玩玩,大家图个开心,也没那么多规格的,不瞒你们说,这把我也是侥幸得很,心里怕得要死呢,你们看我手心里全是汗,承让,承让啊!”,说着还真把手掌拿出来对众人晃了晃。

    BAIDU_CLB_SLOT_ID="933954";K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