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入仕 > 第五十七章 你算那颗葱啊?


    李大海之前有去经济发达地区打过工,也是见过些世面的,这三点要求也主要是他的主意,他知道政府最怕闹群体事件,所以就抓住一点不放。

    应该说李大海提出的三点要求不能说很过分,但段昱知道这三点要求在张可凡那里肯定是通不过的,想了想道:“李大哥,我只能说你的这三点要求合情,但不够合理,更不合法……”。

    李大海一听就鼓起了眼睛,气哄哄地道:“怎么不合理了?!我读书少,你别吓唬我,这三点要求必须要答应,要不然就别谈了!……”。

    段昱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李大哥,你先别急眼嘛,听我慢慢给你分析,你要是觉得我分析得不合理,你再发火也不迟啊!首先我们说你这第一点要求啊,我承认我们政府干部在没取得你的同意的情况下,偷偷把你亲人的遗体运去火化的做法是有些欠妥,他们应该给你道歉,但你要知道政府干部不仅代表他们个人,更是代表政府,你要他们给你的亲人披麻戴孝,下跪认错,这不是给政府形象抹黑吗?谁敢答应你这样的要求,除非他不想干了!……”。

    “可以说你的这个要求是明显的意气用事,实际上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而且你不是也打了丁书记吗?真要追究起来,你也要负法律责任,我最多答应你由乡政府领导给你口头道歉……”。

    给段昱这么一分析,李大海也有些松动了,挥挥手道:“好吧,算你说得有些道理,口头道歉就口头道歉吧,但赔偿金额300万一分钱不能少,这个没得谈!……”。

    李大海的第二个要求也是谈判的核心,这个要求谈拢了事情就基本就解决了,段昱同情地望了李大海一眼,诚恳道:“李大哥,你的第二点要求一点不高,真的,一点不高,生命无价,你一下子失去了这么多亲人,这是多少钱也弥补不了的!……”。

    “但是要套用交通事故的标准来赔偿可能会有难度,我承认这次事故有人为的因素在里面,但是同样也有自然不可抗力的因素在里面,赔偿责任如何划定,这个我真说了不算,我只能说尽量地帮你去争取,我给你交个底,最低不低于两百万,低于这个数,我也要替你抱不平了!……”。

    李大海见段昱说得诚恳,而两百万也的确接近他的心理底线了,就咬了咬牙道:“好吧,我相信你!你去帮我争取!……”。

    段昱心头一松,趁热打铁道:“至于你的第三个要求其实不算什么要求,打人者肯定要受到法律的惩处!这帮家伙平时肯定也没少祸害老百姓,说不得要跟他们老账新账一起算!……”。

    跟李大海等人基本谈妥了,段昱就给张可凡打电话汇报,张可凡没想到段昱居然这么快就和事主谈好了,心说这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可一听段昱把李大海的三个要求一说,他就火了,“小段,你行啊!这样的要求你都答应了?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让我上哪里弄两百万去?!县财政是绝拿不出的!……”。

    段昱就笑了,“张县长,县财政拿不出,有人拿得出啊,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这两百万我负责给你弄来!……”。

    “什么条件?”,张可凡狐疑地道,现在他还真不敢乱答应段昱这家伙的什么条件,这家伙实在太滑头了,一不小心就把你绕进去了,偏生倔起来又比驴还倔,张可凡都觉得有些驾驭不好他了。

    段昱呵呵笑道:“你得允许我打着你的牌子狐假虎威一下,要不然就我一个小萝卜头,根本镇不住人家啊!……”。

    张可凡也猜到段昱是准备打马光头的主意了,他也知道马光头不是那么好打交道的,要想从他那里敲出钱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要知道马光头的背后不仅有马成龙,还有县委书记杨尚武,就连张可凡也有些投鼠忌器的,想了想就加重语气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我警告你,绝不允许打着我的牌子做违反原则的事!……”。

    段昱连忙道:“我哪敢啊,您借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啊,您放心,我做的事保证是合理合法的,绝不会违反原则!……”。

    从张可凡那里讨到了尚方宝剑,段昱心里就有底了,不过脸上却做出一副沮丧的样子,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地向丁保国他们走去,丁保国和刘爱民见段昱这副样子还以为他和李大海他们谈崩了,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刘爱民连忙上前拉住段昱问道:“小段,怎么样?”。

    段昱摇了摇头,顾左右而言他道:“哪位是马总啊?张县长让我找他谈谈……”。

    马光头一直在不停地打电话,其实他也是在掩饰自己的慌张,他也没有想到局面会变成现在这样,平时他觉得老百姓很好应付,找几个人吓唬几下就行了,不行就打,可一下子冒出几百老百姓他也有点蒙了,这就好比一只老虎觉得碾死一只蚂蚁很简单,但是当他看到漫山遍野的蚁群的时候,也会吓得发抖了。

    当段昱拉风地出场的时候,马光头第一眼就觉得看他很不舒服,这小子谁啊,比老子还神气,一问旁边的丁保国,就更不舒服了,这小子连他哥马成龙都敢对着干,胆子也太大了!

    所以马光头一边在打电话,一边也在用眼角斜瞟着段昱,听说段昱要找自己,就挂了电话,趾高气扬地道:“我就是,你谁啊?你算那颗葱啊?你和我谈得着吗?……”。

    段昱一听就笑了,“哦,你就是啊!我和你是谈不着,所以我是代表张县长和你谈啊,你不和我谈是吧,那正好,那我先走,你们继续,再见啊!”,说完就真的甩手就走。

    马光头这下就尴尬了,不和段昱谈吧,段昱回头到张可凡面前添油加醋一说,就把张可凡得罪了,眼前的这个困局也解不了,谈吧,又有些拉不下面子,只得望向一旁丁保国。K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