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都市言情 > 入仕 > 第二十三章 说服


    连续跳了几天广场舞,而且是早晚都来,老太太们对段昱这个帅小伙也产生了好感,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没耐性的,像段昱这样的小伙子简直是凤毛麟角了,就纷纷亲热地拉住段昱问东问西,小伙子哪里人啊?找对象没有啊?还有些热心的更是准备直接把女儿介绍给段昱当女朋友。

    段昱常常被问得面红耳赤,谢少龙母亲对这种无聊的盘问似乎并不热心,每当老太太们拉着段昱问东问西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默不作声地在一旁收拾音响从不参与,不过段昱还是十分细心地注意到,当自己告诉老太太们自己的老家是曲龙县回龙乡时,谢少龙母亲的身躯明显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猛地转头向段昱这边看过来,段昱赶紧偏过头去,不让她发现自己其实是有意说给她听的。

    又过了两天,谢少龙母亲并没有因此就表现出任何异常,段昱心里暗暗着急,又不好表露出来,第三天早上的时候他正收拾衣服准备离开,谢少龙母亲就把他叫住了,有些犹豫地问道:“小伙子,听说你老家是曲龙县回龙乡的是吗?……”。

    段昱心中狂喜不已,脸上却装作十分茫然地道:“是啊,我老家是曲龙县回龙乡的,怎么,老人家您去过我们那里?……”。

    老太太脸上就现出一丝慌乱,连连摆手道:“没去过,没去过,不过我以前有个远房亲戚是那里的,随口问一下……”。

    “哦!”段昱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自已越不能表现得太急切,哦了一声后就顾左右而言他道:“老人家,您的广场舞跳得可真不错,我跟您学了这几天,感觉特别有劲……”。

    此时老太太压抑在心里几十年的思乡情结已经彻底被段昱给勾起来了,哪里还有心思跟他探讨什么广场舞,敷衍了几句就继续问道:“现在回龙乡怎么样了?变化大吗?……”。

    “变化可大了!改革开放以后乡亲们的生活条件都改善了许多,比以前富裕多了……不过……”段昱见老太太已经被自己成功勾起了思乡情绪,哪里还不知道顺着杆子往上爬,先是把回龙乡这些年的巨大变化滔滔不绝地说了,听得老太太两眼眼泪汪汪,见火候差不多了,

    就叹了一口气,开始“不过”起来。

    老太太正听得过瘾,见段昱突然唉声叹气起来,连忙道:“不过什么?难道回龙乡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段昱见老太太果然上钩了,心中暗喜,摇了摇头道:“也没什么不好的事,就是从县城到回龙乡的盘山公路实在太烂了,制约了回龙乡的发展,乡亲们日子虽说比以前好过了不少,可还是没有完全摆脱贫困……”。

    “啊,怎么会这样啊?!我记得搞人民公社那会儿乡里就在修那条路了啊,天天组织劳力上山炸石头铺路,怎么到现在还没修好啊?现在国家政策好,每年都拨好多钱修路,我看好多地方不是都已经铺了水泥路了吗?怎么就单单落下了回龙乡这条路呢?……”老太太又是吃惊又是关切地追问道,浑然忘了刚才还说过从没去过回龙乡的一句话。

    这时段昱就突然站了起来,朝老太太深深地鞠了一躬,老太太就愣住了,连忙道:“这孩子,你这是整的哪一出啊,无缘无故地给我鞠躬干嘛?……”。

    段昱满脸诚恳地道:“老人家,对不起,我刚才没有完全对您说实话,其实我就是回龙乡政府的干部,您的故事我也早听说过了,我对您和您的家人在**时期的遭遇深表同情和愤慨,我刚才鞠躬就是代表回龙乡政府对您在**时期所受到的迫害表示歉意……”。

    “我这次来省城就是想请求您的儿子---谢厅长能够拨款给回龙乡修路的,我知道因为您和您的家人在**时期的遭遇让谢厅长对回龙乡有很大的成见,但历史的错误不应该由现在的回龙乡人民来承担,作为一名党的高级干部更不能因私废公,将个人情绪掺杂在公务当中去,通过这几天和您的相处,我觉得您是一位非常深明大义又懂道理的老人家,恳请您能做做您儿子的工作,帮回龙乡修好这条压在回龙乡老百姓心头好多年的烂路吧!我代表回龙乡十几万父老乡亲谢谢您了!……”,说着段昱又深深地鞠了一躬!

    老太太的嘴巴一下子张大了,脸上阴晴不定,过了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口气,拍着大腿垂泪道:“冤孽啊!当年我是说过恨死了回龙乡人,一辈子不再回回龙乡的气话,可这么多年了,我是没有一天不想念回龙乡啊!常常在梦里梦见回龙乡啊!……”。

    “我一直教育我们家少龙要当一个好官,要当一个清官!这些年来家里送礼的都被我用扫帚赶出去了,可没想到因为我当年的一句气话,居然让回龙乡的父老乡亲多走了十几年的烂路啊!这件事错在我这个当妈的身上啊!……”。

    “自打我们家少龙当了官,我就给自己立下了一条规矩,绝不能干涉他工作上的事!但为了回龙乡的老百姓,我就破一回规矩吧!小伙子,你跟我回家去,等我们家少龙下班回家,我就跟他提这件事!……”。

    段昱自是喜出望外,跟着老太太就去了她的家中,一进门,老太太就招呼段昱在沙发上坐,又忙着给他倒茶、拿水果,段昱一边劝老太太别忙活,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谢少龙家布置得很简朴,家具全是老旧的木制家具,在侧墙上还挂着一张有些模糊的老照片,应该是谢少龙父亲的遗照。

    整间房的布置一点不像一个厅级干部家应有的布置,唯一豪华一点的就是墙上挂着的液晶电视,不过房间内收拾得很干净,沙发上盖着雪白的镂空沙发罩,墙角摆着几盆翠绿的盆栽,倒也不显寒酸,很是雅致,这也可以看出老太太持家有方,谢少龙也确实是个两袖清风的清官。

    老太太说要留段昱在家吃饭,开了电视让段昱先看会电视,自己就去厨房里忙活了,段昱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心里却在想着待会谢少龙回家,老太太能否说服他同意给回龙乡拨款修路的事,毕竟谢少龙既然官至交通厅副厅长,肯定是有主见的,也不可能完全被自己的母亲所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