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入仕 > 第六章 英雄救美


    [本章字数:3032最新更新时间:2014-10-0300:00:00.0]

    之前县里已经搞过三次经济作物种植推广,第一次是种蓖麻,有一家皮包公司找了县政府,要县政府号召农民种蓖麻,由他们包销,但蓖麻种子必须从他们那里买,县政府的干部吃了那家公司请的饭,又拿了小红包,自然号召农民种蓖麻,每个乡都派了任务,农民也单纯,想着反正那家公司包销,就从牙缝里挤出钱买了种子,把地里其他的作物刨了改种蓖麻,结果那家公司提供的种子都是坏的,根本种不出来,这时再去找那家公司,那皮包公司早跑没影了,当时县里说要追责,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第二次是种西瓜,这次倒是种出来了,而且是大丰收,老百姓心想这回应该能挣到钱了吧,但因为西瓜产量大,当年的市场价格大跌,根本就卖不起价钱,曲龙县交通又不便利,西瓜运输也成了大问题,而西瓜又不经放,成熟没两天就烂了,最后西瓜大都烂在了地里,让老百姓看着心尖尖痛。

    第三次是种棉花,前任的县长到外地考察学习,发现那里种棉花经济效益很好,老百姓都发家致富了,回来就雄心勃勃地要推广种棉花,而且一搞就是万亩棉花田,这位县长大人本意是好的,他却不知道曲龙县的土壤条件根本不适合种植棉花,而且棉花很娇贵,既容易生虫,又容易生病,没有一定的种植技术是种不好的,最后这近万亩棉花差不多都喂了虫子。

    在基层农村,象这种政府领导一拍脑袋决策种某种经济作物或果树的情况普遍存在,由于缺乏市场调查和销售渠道,技术支持也跟不上,一古脑一轰而上,结果不是东西根本种不出来,就是种出来了销售不出去,最终受害的还是普通老百姓,这也导致了基层政府在老百姓心中的威信直线下降。

    所以现在谁要跟老百姓提要他们种经济作物,老百姓准跟他急,这种情况县长张可凡也是知道的,所以这次给各个乡定的任务指标都不高,而且他很聪明地没有明确种经济作物的种类,让老百姓自主选择,这样就算是万一种植效果不好,他也不用担责任。

    即便是如此,老百姓对经济作物种植的抵触还是很强烈,好几次刘爱民才开口,就被村民拿着扫帚给赶出来了,跑了几天却一点成效都没有,刘爱民也有些灰心丧气了,有些沮丧地道:“老百姓抵触情绪这么大,看来这次的任务是完不成了!”。

    段昱却不这么看,理性地分析道:“回龙乡为什么这么穷,就是因为这里地理条件不好,交通不便利,回龙乡的田地多是梯田和山地,粮食产量不高,老百姓要想发家致富,种经济作物是必由之路,前几次为什么不成功,主要还是路子没选对,没有根据当地的情况选择合适的经济作物,又缺乏市场调查和销售渠道,技术支持也跟不上,会有这样的结果也就不奇怪了……”。

    “所以我们关键是要选对适合回龙乡土壤条件生长的经济作物,最好能事先联系好销售渠道,多给农户提供技术支持和帮助,这样老百姓的工作就好做了,我想带上回龙乡的土样去省城找农科大的专家教授化验一下,看看回龙乡适合种什么样的经济作物,顺便联系一下销售渠道……”。

    听段昱这么一分析,刘爱民又感觉看到了一线希望的曙光,连忙道:“你分析得有道理,事不宜迟,你马上就动身去省城吧,我在乡里等你的好消息!”。

    段昱先回了一趟家,他这段时间天天跟着刘爱民往村里跑,人也廋了,脸也黑了,母亲李慧娴看着心疼得直掉眼泪,父亲段建国倒是觉得没什么,男子汉吃点苦算什么,得知段昱一去就被乡长重用了,他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好好干,给我们老段家争口气,你出息了,我和你妈脸上也有光嘛……”。

    回龙乡条件艰苦,段昱一个月的工资不到一千元,还没有发,所以这次回来连件像样的礼物都没给父母买,心里也很是愧疚,下定决心一定要出人头地,首先就要帮刘爱民把这次经济作物种植推广的事给办漂亮了!

    段昱在家里住了一晚,就匆匆赶往了省城,他在省城上的大学,对省城倒是不怎么陌生,他这次出来只带了刘爱民给他的一千元钱,离开家时母亲又悄悄地塞给他一千元,他没好意思要,又偷偷放回母亲枕头底下了,哪有参加工作的儿子还用父母钱的道理。

    一千元钱在贫穷的回龙乡算一笔大数目了,但到了物价昂贵的省城就不够用了,必须省着花,所以段昱也没舍得打的士,挤上了去农科大的20路公交。

    公交车上人很多,差不多是人挤人,好在段昱旁边是一个美女,白色蝙蝠衫配牛仔短裤,背上背着一个真皮小背包,长长的马尾辫,两条长长的白美腿,漂亮精致如洋娃娃的脸蛋,让她看起来十分清纯可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段昱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正好和美女的目光触碰到一起,那美女脸上就飞起了两朵好看的红霞,微微皱了皱眉头。

    看来自己被当成了轻浮的登徒子了,段昱自嘲地笑了一下,偏过头去不再看那美女了,这时公共汽车上上来一个穿着花衬衣染着金发流里流气的男青年,他一上来就故意用力地往车内挤,车上的人都有些厌恶地望着他,却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尽量地躲着他。

    那‘金毛’看到了段昱旁边的美女,就轻浮地吹了一声口哨,朝这边挤了过来,站到了那美女的身后,那美女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犹豫了一下,往段昱这边靠了靠,想尽量离那‘金毛’远点。

    那‘金毛’却仍不死心,继续挤了过来,这下段昱也察觉到不对劲了,他是学刑侦的,这点警惕性还有,就暗暗地用余光观察那‘金毛’,果然那‘金毛’手微微一动,手中就多了一把锋利的刮胡刀,悄悄地向那美女身后的背包割去!

    “你干什么?!住手!”段昱立刻断喝一声,车上的人都把目光看了过来,那美女也醒悟过来,赶紧把背上的背包拿到手里,见背包完好无损,这才松了一口气,感激地望了段昱一眼。

    “小子,敢管你‘金毛’哥的闲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那‘金毛’见段昱坏了自己的好事,立刻露出了凶狠的表情,拿起手中的刮胡刀片对段昱的手腕割了过来。

    这种刮胡刀片虽小,却十分锋利,如果段昱的手腕被割到,只怕手筋都会被割断,车内的人都发出了惊呼声,却没有人敢站出来,那美女也吓得花容失色,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段昱大学的时候开过擒拿课,无论是理论还是实战,段昱的成绩都是班上最好的,对付这种小毛贼自然不在话下,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他手腕一转,一下就叼住了那‘金毛’拿刮胡刀的手腕,用力一扭,就听“哎哟!”一声痛呼,那‘金毛’的手腕就被段昱给扭到了身后,刮胡刀片也掉到了地上。

    “小子,你给我等着!……”那‘金毛’色厉内荏地丢下一句狠话,就趁着公交车到站,一溜烟地跑了,段昱还想追下去,却被那美女给拉住了,“别追了,这种街上的混混不要命的,他们有团伙的,要是你被他们伤到就不划算了……”那美女美目灼灼地望着段昱,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神采。

    有了这英雄救美的一幕,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很快就攀谈起来,原来那美女叫袁紫薇,是农科大的大四学生。

    “刚才真是太谢谢你了,一开始你盯着我看,我还以为你是……”,袁紫薇瞟了一眼段昱俊朗的脸庞,脸又红了。

    “以为我是色狼对不对,我的样子很像色狼吗?要怪只能怪你长得太好看了,你看这车上哪个男人不看你,我要是不看你,岂不是不是男人了?”段昱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半开玩笑地道。

    “开始看你像色狼,现在看你像…像灰太狼!”袁紫薇脸更红了,连雪白的脖子根都有些绯红色了。

    “灰太狼?都说嫁人就嫁灰太狼,你不会是想嫁给我吧!”段昱见袁紫薇娇羞的可爱模样,心神一荡,脱口而出道。

    “鬼才要嫁给你呢,不知羞,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袁紫薇有些薄怒地用白嫩的小手在段昱胳膊上轻轻捶了一下,马上又意识到这有点像打情骂俏,脸红得快要滴血了。

    “好了,好了,我再也不说了,对了,我问你件正事,我这次来是带了些土样到农科大化验的,也不知道该找谁,你是农科大的学生,情况比我熟,给我指条路吧……”段昱知道和女孩子开玩笑要适可而止,否则效果就恰得其反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