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入仕 > 第四章 被耍了


    [本章字数:3465最新更新时间:2014-10-0822:09:50.0]

    或许是乡里人懒散,路上东看西看耽误了吧,段昱自我安慰道,耐着性子等到九点半,总算稀稀拉拉来了几个人,段昱一问,不是一般的干事,就是村里的组长,一把手一个没来!

    段昱就知道事情不对了,总算明白了丁保国的险恶用心,这分明是要硬生生地打刘爱民的脸啊!乡长亲自主持会议,却稀稀拉拉来这么几个人,还都是些罗罗兵,那这会还开得下去吗?刘爱民也就成了回龙乡的笑柄,一个乡长组织开个会都开不成,不是笑话是什么!以后还有谁会听你的!

    想到这里,段昱也惊出了一声冷汗,赶紧往楼上跑准备去向刘爱民汇报,在门口就看到王有财拿着个水杯优哉游哉地走了过来,他是特意来看笑话的,走到会议室门口往里面一看,就幸灾乐祸地阴笑道:“哟,怎么才来这么几个人啊?也是,大家都很忙,没事开什么会啊,这不是吃饱了饭撑的嘛,得,我还是先回办公室处理事去,等人到齐了再来吧……”。

    说着王有财得意洋洋地瞟了段昱一眼,又折了回去,段昱也顾不上理会这家伙,赶紧三步并做两步跑到了刘爱民办公室,刘爱民换了件雪白的新衬衣,皮鞋也刷得油亮,头上还特意打了摩丝,梳得一丝不乱,正焦躁不安地来回在办公室里踱着步。

    一见段昱进来,刘爱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人到齐了没有?”,段昱神色复杂地望了他一眼,如实地把情况汇报了。

    “丁保国欺人太甚了!”,刘爱民气得浑身颤抖,可愤怒归愤怒,他又能怎么样呢,把这事汇报到县里去?这样只会让县领导觉得他这个乡长无能,组织个会议都组织不起来,还要你这乡长干什么?

    完了!彻底完了!刘爱民颓然地坐倒在椅子上,眼睛完全失去了神采,显然已经被这个残酷的事实给击倒了,精心准备的会议却变成了一个笑话,想在全体干部会议上露脸却被狠狠地打了脸,这个打击实在太重了。

    段昱同情地望着完全失去了斗志的刘爱民,刘爱民完了,自己的命运只会更加凄惨,看来老天爷对自己的考验还没到头啊,难道就这样认命了吗?

    不行!自己必须想办法破这个局,把刘爱民和自己的命运挽救过来,他脑筋急转,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一下子有了主意,对刘爱民微微一笑道:“刘乡长,我倒是有个主意,可以让那些接到会议通知的人不敢不来参加会议……”。

    “什么主意?快说!快说!”刘爱民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腾地站起来,死死抓住段昱的胳膊催促道。

    “那些人为什么敢公然和您作对不来参加会议呢?无非是仗着丁保国的势,如果我们能借比丁保国地位更高的人的势,那些人还敢不来吗?”段昱微微一笑分析道。

    “你是说……”刘爱民隐约抓住了什么,段昱也不再卖关子,继续道:“比如说县里的张县长,如果我们告诉大家,张县长要亲自来参加这次会议,他们还敢不来吗?恐怕就连丁保国也得屁颠屁颠地赶来参会吧!”。

    “唉,我还以为是什么妙招,如果张县长肯这么力挺我,我又何至于落到今天这副田地哦,他是不可能来的,如果我把这件事向他汇报,他只会骂我无能,对我彻底失望了!”刘爱民大失所望,松开了抓住段昱胳膊的手,重新颓然地坐倒在椅子上。

    段昱呵呵笑道:“为什么一定要张县长亲自来呢?我们只是借他势而已,只要我们说张县长要来参加会议,那些人就不敢不来参会!”。

    “还是行不通,这不是骗人嘛!到时候张县长不来怎么收场?假冒领导名义骗人,传到张县长耳朵里那还得了!结果只会更糟糕啊!”刘爱民头摇得象拨浪鼓一样。

    段昱狡黠地一笑道:“这还不简单嘛,我们先告诉王有财,就说张县长要亲自来参加会议,要把开会时间推迟一小时,王有财肯定会把消息扩散出去,那些开会的人还不得屁颠屁颠地赶过来?等到会开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再到外面用手机偷偷给你打个电话,你假装是张县长打来的,就说是张县长临时有事,来不了了,谁又会怀疑呢?就算怀疑也只能埋在肚子里,难道还真的去找张县长求证不成?”。

    “那些人如果一开始就不来开会,还可以推说是有事来不了,既然来了,如果听说张县长不来了,他们就走,那性质就不一样了,所以他们就只能留下来继续开会,这样这会不就圆满成功地开下去了吗?”。

    刘爱民眼睛一亮,用力一拍大腿,兴奋地站起来哈哈大笑道:“妙啊,这个主意妙!想不到你这小脑瓜里鬼主意还挺多,就这么办!你赶紧去找王有财去!”。

    段昱找到王有财把张县长要来亲自参加会议的消息一说,王有财也吓了一大跳,回龙乡可是好久没来过县领导了,这县长要亲自来开会可是天大的事,也不敢怠慢,赶紧给丁保国打电话汇报。

    丁保国听到这个消息也大吃了一惊,他虽然不怎么听张小川招呼,可最多也就是阳奉阴违,打打擦边球,官大一级压死人,如果县长来了,他这乡党委书记却不出面接待,开会人都没来,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这消息有假,但很快否定了,他了解刘爱民,刘爱民是书生脾气,不可能干出编造县长要来的假消息这样离谱的事,到时候张可凡没出现,不就什么都穿帮了吗,刘爱民一样收不了场!

    所以丁保国立刻指示王有财,让他赶紧通知那些接到会议通知的乡各部门一把手和村支书们,务必在半小时内赶到会议室,并通知食堂准备丰盛的午餐,他也会马上赶回来,准备迎接张县长。

    不必详说王有财等人如何忙得鸡飞狗跳去准备,总之不到半个小时,那些乡里各部门一把手和村支书们就都满头大汗地赶了过来,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等着开会了,丁保国也擦着汗快步走进了会议室。

    得到了段昱通知的刘爱民这才意气风发昂首阔步地走进了会议室,他雪白的衬衣,一丝不乱的头发,气定神闲的模样一下子就把还坐在座位上有些气喘的丁保国比下去了。

    看到在座的众人满头大汗,气喘嘘嘘的样子,刘爱民心里就乐开了花,脸上却故作诧异地问道:“怎么丁书记你也来参加会议了,你头上怎么出这么多汗啊?天气不是很热啊,不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吧?”。

    丁保国气得直咬牙,却不得不挤出一丝笑容干笑道:“这次的会议很重要,我这乡党委书记也要引起重视,所以过来听听,过来听听,这两天有些感冒,正在发毛汗呢,对了,张县长什么时候到啊?”。、

    其他人也都连忙附和道:“是啊,我们也感冒了,正发毛汗呢,张县长也该到了吧?”。

    刘爱民故作惊讶道:“哎呀,怎么一感冒大家都感冒啊,那可得注意啊,现在流行禽流感,染上了可是要死人的哦!哦,张县长啊,他刚刚还给我打电话了,说是在来的路上了,让我们先开会不用等他,他最后来做几点指示……”。

    丁保国被刘爱民挤兑得脸红一阵、白一阵,却又不好发作,只得尴尬地假咳两声道:“是要注意,是要注意,额,既然张县长让我们先开会,那就先开会吧,等张县长来了再请他做指示……”。

    看到丁保国这副吃瘪的模样,刘爱民心里简直就像是三伏天吃了冰激凌一样爽极了,意气风华地用力一挥手道:“那我们就先开会!对了,丁书记你是一把手,要不然你先说几句?”。

    丁保国对这次会议毫无准备,要他发言也说不出什么,而且既然张可凡要来,那就是专门来给刘爱民站台的,他要是喧宾夺主的话不正好让张可凡找岔子吗?索性把姿态放高一点,连忙摆手道:“这次会议是你主持的,我就不发言了,你说你说,我在旁边听听……”。

    刘爱民就开始了他抑扬顿挫的讲话,他也是有些水平的,讲话稿又是精心准备的,条理清楚,思路清晰,让下面的干部对他的评价也高了不少。

    平时乡里开会,大家都是讲小话的讲小话,打瞌睡的瞌睡,而丁保国也是土匪作风,对这种事不怎么管,每次开会会场就像是菜市场一样,但今天因为不知道张县长到底什么时候来,要是被县长逮到开会的时候开小差那就麻烦了,所以下面的干部都听得格外认真,还煞有介事地拿出笔记本记着笔记,会场鸦雀无声,会场秩序出奇的好。

    会开到一半的时候,丁保国就有些坐不住了,开始不停地抬起手腕看表,段昱就知道戏码演得差不多了,真要等会开完了再说县长不来了那就露陷了,就悄悄地溜出了会议室,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掏出手机拨通了刘爱民的手机。

    刘爱民一听手机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煞有介事地按下了接听键大声道:“张县长,您好!您快到了吧,那我这就出来接您啊,什么?您县里有急事,又往回走了啊……好,好,我一定向同志们传达您的指示,是,是,我们回龙乡保证完成这次的经济作物种植任务!”。

    挂了电话,刘爱民又做出一副遗憾的样子对众人道:“刚才大家都听到了,张县长临时有事来不了……”见众人都流露出失望的表情,他又用力一挥手大声道:“不过张县长在电话里做了指示,这次的经济作物种植任务十分重要,大家要把它当做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来完成,要责任到人,签订责任状,不能完成的要追究责任人的责任……”。

    听到张县长不能来的消息,丁保国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是被刘爱民当猴子耍了,这对要强的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在回龙乡一向只有他耍人的份,什么时候变成人耍他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