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入仕 > 第二章 打入另册


    [本章字数:3184最新更新时间:2014-10-0100:00:00.0]

    刘爱民就把王有财叫了过来,把他准备让段昱给自己当通讯员的事说了,又让王有财给段昱安排住宿的地方,王有财撇了撇嘴道:“丁书记去县里开会还没回来,是不是等他回来再安排?”。

    刘爱民就有些火了,用力一挥手道:“小段同志是县委组织部分配下来的大学生,是带着编制下来的,我只不过安排一下他的具体工作,难道我这个乡长连这点权力都没有吗?丁书记那里我自然会跟他商量的,你先把小段的住宿和生活安排好!”。

    王有财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带着段昱回到了他的办公室,段昱开始不知道王有财的身份,如今知道他是办公室主任,那就是自己的领导了,适当的尊敬还是要的,就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在路上买的红塔山递了一根过去,笑道:“王主任,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啊!”。

    王有财瞟了段昱手中的红塔山一眼,摆了摆手指熏得蜡黄的手道:“我不抽这种烟的!”,却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玉溪自顾自地吞云吐雾起来。

    段昱就只好尴尬地把递烟的手又缩了回去,王有财却拿起一份报纸架着二郎腿看了起来,仿佛完全忘记了段昱的存在,段昱耐着性子站在那里等了半天,强忍火气道:“王主任,我住的地方能不能请你安排一下?”。

    王有财这才又瞟了段昱一眼,拖长音调道:“哦,我差点忘了,管宿舍钥匙的王小妹不在,开不开门啊!”。

    段昱心里这个火啊,恨不得就在王有财那张獐头鼠目的脸上来一拳,打他个脸开花!说话也就不那么客气了,冷冷地道:“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为什么宿舍管理员会不在呢?再说你这个办公室主任这里也应该有备用钥匙吧?要不然我去找刘乡长汇报,请他来问你要?”。

    王有财脸色就更不好看了,心说你这小王八蛋还挺横,刚巴上刘爱民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以后有你好看的!不过王有财是属于那种典型欺软怕硬的主,他的后台丁保国又去县里开会了不在家,要是段昱真去找刘爱民汇报,自己少不了要挨一顿训,就拍了拍脑门道:“哦,备用钥匙啊,我这里好像是有一把,我找找看……”。

    装模作样地在抽屉里翻了半天,王有财终于找到一串钥匙,从上面取下一片对桌上一扔,“办公楼后面那排平房最后靠厕所那间就是了,你自己去找吧!”,说完就继续看起报纸来不再理会段昱了。

    段昱只得自己拿了钥匙,先到门卫室去取了行李,来到了办公楼后面的集体宿舍,乡里的工作人员多半家就在回龙镇上,下了班就回家,自然不用住宿舍,所以住这里的人并不多。

    房间的铁锁都快锈死了,段昱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门打开,一打开门,一股霉味就扑面而来,房间布满了蜘蛛网,显然许久没有人住了,里面陈设很简单,就一张小木床,一个书桌,一张木椅,上面积满了灰尘,一只瘦骨嶙峋的老鼠被段昱的开门声惊动,吱吱叫着跑了出去。

    段昱看得直皱眉头,去门卫老大爷那里借来拖把和抹布,挽起袖子开始搞起卫生来,忙活了半天,搞出一身汗,段昱直起腰松了松脖子,看着窗明几净的房间,心里总算有了一点成就感。

    “哟,来新人了啊?”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个粗嗓门的声音,段昱回头一看,就见一个年纪和自己相仿,身穿警服的年轻小伙靠在门口,嘴里叼着一根烟,正朝自己笑呢。

    段昱赶紧掏出红塔山递了一根过去,自报家门道:“你好,我是县里新分来的大学生,我叫段昱,以后请多关照,警官贵姓啊?”。

    那年轻警察接过段昱的烟,熟练地对耳后一夹,大咧咧地道:“县里新分来的大学生啊,我叫赵先志,在乡派出所工作,我们派出所没地方住,所以暂时住这里,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有事你找我,对了,你在乡政府具体干什么啊?”。

    “给刘乡长当通讯员……”段昱颇为自豪地道。

    赵先志脸色就微微一变,收起笑容,没头没脑地丢下一句,“那你以后有得苦头吃了!”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转头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段昱心里就纳闷了,他本来对自己刚来就当上了乡长的通讯员颇为庆幸,可听赵先志刚才的语气,似乎自己给刘爱民当通讯员对自己来说是件十分不幸的事情呢?

    看来要解开心中的疑惑还得着落在这赵先志身上,段昱想了想,就去镇上买了几样卤菜,又在小卖部里买了几瓶啤酒,提了来到赵先志的门口,敲了敲门。

    赵先志一开门见是段昱就显得很冷淡,“你有什么事?”,段昱提起手中卤菜和啤酒摇了摇,笑道:“志哥,我买了点卤菜和啤酒,一个人喝也没意思,找你搭个伙……”。

    赵先志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门把段昱让了进来,两人年纪相仿,赵先志是省公安学校毕业的,学的也是刑侦专业,所以几瓶啤酒下肚,两人关系就拉近了不少,话慢慢就说开了。

    “兄弟,不是我说你,你干什么不好,干嘛要给刘爱民当通讯员呢?乡里谁不知道丁书记和刘爱民不对付,丁保国本来是想让他的铁杆---乡党委副书记黄忠明来接任乡长的,结果被刘爱民横插一杠子,半路截了胡,你说丁保国能看刘爱民顺眼吗?你给刘爱民当通讯员,那就是和丁书记做对,在回龙乡和丁书记做对,那就是一个死字!”赵先志拍着段昱的肩膀喷着酒气道。

    “不至于吧,乡长也是正科级干部,按说和书记也是平级的,再说刘乡长能当乡长,上面也应该有人吧?”段昱犹疑道。

    “切,你知道回龙乡的前几任乡长是怎么走的吗?那都是叫丁保国给挤走的!丁保国就是回龙乡的土皇帝,你要想在回龙乡办什么事,丁保国不点头,你就别想办成!刘爱民能斗得过他?我叔在县里当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刘爱民是什么来路我清楚啊,他以前是给县长张可凡当文字秘书的,可文字秘书和生活秘书不一样啊,虽然也是为县长服务,却算不得县长的心腹,丁保国可是紧跟县委杨书记的,张县长能为了刘爱民和杨书记死磕?”赵先志撇撇嘴道。

    赵先志又灌了一口啤酒,摇摇头道:“我跟你明说吧,刘爱民在回龙乡基本上就是光杆司令,谁都指挥不动,所以才会抓住你这个大头兵给他当通讯员,你还当是什么好事?兄弟,好自为之吧!”。

    段昱心就凉了半截,搞了半天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玄机啊,可现在他就算后悔也晚了,他已经被打上了刘爱民的标签,在官场你一旦选择了站队,再想改旗易帜肯定会为人所不耻,而且就算他想离开刘爱民,改投到丁保国那边,丁保国也是不可能接受的。

    何况段昱也不是那种墙头草样没有风骨的家伙,再怎么说刘爱民对他也算是有知遇之恩,让他背叛刘爱民再去讨好丁保国,这种无耻的事他还真做不出来,也就只能陪着刘爱民一条道走到底了。

    第二天一早,段昱起床开门就碰到赵先志,赵先志看到段昱脸就一红,连忙道:“我昨晚喝多了,说的那些胡话你可别当真啊,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可千万别往外传啊,要是传到丁书记耳朵里我可就完蛋了!”。

    段昱暗暗好笑,也装傻充愣道:“你昨晚说什么了吗?昨晚我也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赵先志就笑了,拍了拍段昱肩膀小声道:“好哥们,以后私底下咱们还是好朋友,明面上我可不敢跟你太亲热,我们所长也是丁书记的铁杆,我怕被穿小鞋,我先上班去了,兄弟,你保重啊!”。

    段泽涛微微一笑道:“我懂的!”,两人相视哈哈大笑起来,距离却是一下子拉得更近了。

    等赵先志一走,段昱就只能摇头苦笑了,赵先志有个在县里当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的叔叔,还对丁保国怕成这样,那一无关系二无靠山的自己对上丁保国这个大BOSS岂不是死路一条?

    丁保国是第二天才从县里回来的,他一回来,王有财这个马屁精就立刻屁颠屁颠地跑到他办公室告状去了,丁保国听说刘爱民新找了个刚分来的大学生做通讯员,就皱了皱眉头,冷哼一声道:“这个刘爱民还是不死心啊,由他去吧,我就不信他再加个毛都没长齐的毛头小子,还能在回龙乡掀起什么风浪不成?”。

    段昱见到丁保国是第三天,当时段昱正送一份文件给刘爱民从他办公室出来,在走廊上正好遇到丁保国,段昱不认识丁保国,而丁保国穿着也不怎么讲究,脸庞黝黑,裤脚挽得老高,裤子后面吊着一大串钥匙,走起路来叮啦哐啷,也不太像个当领导的样子,段昱就没有主动跟他打招呼。

    结果丁保国就把他叫住了,斜着眼打量了他几眼,慢悠悠地道:“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大学生伢子啊?一点眼色都没有,怪不得,嘿嘿……”,干笑两声就扬长而去,段昱自是一头雾水,后来才知道他就是丁保国,就知道这第一面起,丁保国已经把自己打入另册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