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贴身兵王 > 第050章 唐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本章字数:4074最新更新时间:2014-08-0318:00:00.0]

    第050章唐老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整个燕京市的地下世界,尤其是东城区某些大人物,这个晚上始终处于一种极度的恐惧之中。

    东城区,天虎堂老大凌天虎在一个酒楼门口被人残忍的割下了脑袋,跟随在凌天虎身边的十八个超级护卫保镖一个不落,同时被人割断的喉咙死于非命。

    这还不算,天虎堂中几个颇有威望的副堂主,和隶属于天虎堂实力的几个大型娱乐场所的负责人也在一夜之间被人割断了咽喉。

    这一夜,成为了整个天虎堂的末日。

    短短一个小时不到,所有隶属于天虎堂中的实权人权同时被人无情的干掉,就像是收割一样,一个都没落下,甚至,就连处于东城区平时和天虎堂的关系不错的几个小帮派或者娱乐场所的老大也同样被人干掉,毫不留情。

    这是一场无情的抹杀,所有人都看出,这场动乱从开始就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是一场真正的抹杀。

    就好像黑暗中有一只狰狞的大手掐住了天虎堂的咽喉,一把掐死,不留任何余地。

    紧接着,天虎堂被人灭杀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短短不到半个小时内传遍了整个东城区乃至整个燕京市的地下世界。

    这一刻,整个燕京市的地下世界都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之中。

    而几乎也是在同一时间,不少人的目光开始盯上了东城区刚刚起步的桃花源俱乐部。

    就在三天前,以天虎堂为首的东城区某些帮派才联手对桃花源发出了极高,当时所有知道内幕的人都以为桃花源的末日到了。

    桃花源的做法不守规矩,这是毋庸置疑的,动静太大,却没有经过地方势力的允许,这绝对是混黑的大忌。

    谁也不敢说偌大的桃花源就真的一白如水,能开设这么大的娱乐场所,其背后如果没有地下世界某个力量的支持绝对不可能。

    可是这也仅仅是犯了大忌,大多人都认为桃花源的末日到了最主要原因则是来自凌天虎的警告。

    不同于其他地下势力,天虎堂是一个真正依靠黑暗勾搭和打打杀杀成长起来的组织,整体实力在燕京市绝对排进前十,而如果单论杀伤力和破坏力甚至可以排进前五。

    可是现在,这个让所有燕京市地下世界都心神震慑的天虎堂却莫名其妙的迎来了别人的颠覆性抹杀,而这一切,距离天虎堂对桃花源发出警告才正好过去三天。

    三天警告,一个小时的杀戮,堂堂天虎堂被人瞬间除名。

    虽然没有任何明确的消息,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天虎堂的覆灭和桃花源撇不开关系。

    这个桃花源到底有什么背景,竟然能够将天虎堂轻易抹杀?

    燕京市,整个地下世界在这一刻不少人开始人心惶惶,即便是那些真正的巨头在这一刻也忽然坐不住了。

    所有人心中都仿佛压上了一块千斤巨石,喘过气来。

    ……

    红人馆。

    冷晨两点钟,一辆黑色的加长奔驰轿车缓缓的停在门口,三厢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一张沉稳冷静的面孔。

    这是一个年纪在五六十岁的男人。

    男人并没有下车,而是轻轻一摆手,一个气质沉稳中略显斯文的中年人连忙下车,又快步走进红人馆。

    会客大厅,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孩站起身来,浅笑看着走进来的中年男子:“楚离先生,你好。”

    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红人馆名义上的老板陈沫儿。

    “陈小姐,你好。”楚离也连忙笑道,只是眼神里却微微收缩了一下,眼前的阵仗让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楚离先生这么晚来红人馆可是有什么事么?”陈沫儿依旧笑着问道,和身在傅婇研身边时的安静不同,此时的陈沫儿给人一种别样的气质,很冷静,怎么看也是一个混迹商场多年的时尚白领女士。

    可是只有真正了解她身份的人才知道,陈沫儿绝对不只只是一个普通白领,她是傅婇研真正的嫡系人马,从几年前就始终跟随在傅婇研身边,也是金蝎美人身边唯一的嫡系心腹。

    另外,陈沫儿更是傅婇研推在前台的代言人,傅婇研的很多产业名义上都在这个陈沫儿的名下。

    除却傅婇研那让人望而却步的身份和财富,单单是陈沫儿名义下的财产和公众面前的地位,都绝对称得上燕京市十大杰出青年之一,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

    事实上,陈沫儿更是傅婇研经过几年特殊培养出来的一个名符其实的管家,在傅婇研的所有产业上,很多时候陈沫儿都可以全权代表她做出任何决定,无论是她的冷静还是她的能力都绝对让很多商业老手为之头疼。

    面对这样一个有着多重身份的女人,身份地位都明显不一般的楚离却不敢有一点的不敬之意,和陈沫儿的身份有些类似,他也是燕京市名人大亨唐老的代言人,可是却远没有陈沫儿这么大的分量,唐老对他很倚重,可是信任却绝对远比不上傅婇研对陈沫儿的程度。

    “陈小姐,唐老现在就在外面,先前已经和傅小姐通过电话,不知道傅小姐现在可有时间……”处理犹豫了下,直接将背后的大人物搬了出来。

    “对不起,傅小姐现在已经休息了。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先告诉我,明天我会转告傅小姐。”陈沫儿面色不动,依旧带笑,可是说话的方式却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楚离的面色就是微微一变,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唐老的身份,这一点即便是有着金蝎美人之称的傅婇研也绝对不能相提并论,准确的说,在整个燕京市,无论商界还是地下世界,能够和唐老有资格相提并论的人绝对不超过一只手,当然,这其中并不包含那些从政大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很多时候,这是两个完全泾渭分明的圈子。

    唐老在名震燕京城时,傅婇研估计还在上小学。

    可是现在,陈沫儿竟然说傅婇研已经休息,有什么事让她转告。

    这什么意思?

    楚离清楚的记得来时唐老说过他刚刚和傅婇研通了电话,可是现在,唐老都屈尊降贵的来到了红人馆,傅婇研竟然避而不见。

    在是赤果果的嚣张啊,饶是楚离纵横多年酒精阵仗,此时也有些脸色难看,现在沉默这句话打的已经不止是他的脸,而是在打唐老的脸,而且还“啪啪”作响。

    可是,楚离却偏偏不能发作,一个是不能,另外一个则是不敢。

    唐老可以不惧怕傅婇研,可是不代表他不惧怕,对这个有着金蝎美人称号的妖艳女人,别说是他,整个燕京城讨生活的大人物估计就没一个不忌惮、不心里提心吊胆的,生怕不小心得罪了这个女人不知道怎么丢的脑袋,楚离也不例外。

    看着楚离那阴沉难看的脸色,陈沫儿再次微微一笑:“楚先生,傅小姐确实已经休息了,而且这里是红人馆也不方便招待楚先生和唐老先生,所以,我也就不便接待两位了。”

    这已经是很字节的逐客令了。

    楚离的脸色更加难看,刚刚还能勉强挤出个笑容,现在却一点都笑不出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傅婇研竟然这么直接,这是一分一毫的情面都没留下啊。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搅了。”楚离费劲的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估计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就准备离开。

    “楚先生。”陈沫儿再次开口,叫住了即将转身的楚离:“傅小姐有句话让我转告唐老。”

    “什么话?”楚离又转过身来。

    “准确的说应该是两句话。”陈沫儿轻轻一笑,这才继续说道:“第一句话是,我们红人馆小打小闹的,有些事情就不好搀和了,怕害了自己。”

    楚离点点头,没有吭声。

    “第二句话是要楚先生您转告一句话给唐老,唐老的年纪不小了,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多好,就不要去管那些不该管的事儿了,唐老毕竟年纪大了,万一出了点什么事,这么多年的名声丢了是小事,万一老人家出点什么意外可就不好了,权和钱是好东西,可是也要有命享受不是?”

    楚离的脸色已经白的没了一丝血色,这第一句话还好点,傅婇研只是不想搀和这次的事件,可是这第二句话就太那个了,说的好听点这是劝告,可是从另外一个方面去看怎么听都像是警告。

    陈沫儿却不管楚离的心情和脸色,又是轻轻一笑:“好了,话我已经转达过了,楚先生慢走。”

    说完,直接转身走出会客厅,直接将楚离一个人丢在了原地。

    楚离的脑袋嗡嗡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红人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的车上。

    年纪五六十的沉稳男人看着从红人馆独自一人走出来的楚离便微微的叹了口气,等到楚离上车后竟然没有追问,而是再次叹了口气:“走吧……”

    “唐老——”楚离回过头来,欲言又止。

    “傅婇研的原话是怎么说的?”沉稳男人仿佛已经知道了里面发生的一切,开口直接问道。

    “傅小姐她说她不参与……”楚离不敢隐瞒,把刚刚陈沫儿转述的话原封不动的又转述了一遍,然后神色不安的看着老人。

    老人叫唐川,人称唐老,是整个燕京城最具有威望的人之一,当然,这说的只是灰色世界,至于红色世界的从政人员不在其中。

    唐老是真正德高望重的人,京城有三老,唐老排名第二,十几年前三老为首的朱老人家去世后,整个燕京城就只有唐老和被人称为何老的老人,燕京古有九城,现在有九区,在全盛时期,唐老一怒,绝对可以震动六个区,让整个燕京城都为之颤抖。

    即便是现在也没人敢惹唐老一怒,这个老人家看似韬光养晦不问世事,其实很多人都清楚,在地下世界中几大龙头之一的楚离其实就是他老人家的代言人。

    老人守旧。

    在今晚之前,整个燕京城虽然失常发生震荡,可是却从来没有真正的颤动过,这一点除了地方特殊是一国之都外,其中最大一个原因就是唐老等几个老人家存在的原因,是几个老人的存在让燕京的地下世界隐然间形成了某种不可言的平衡。

    可是现在,这个平衡骤然就被人打乱了,毫无征兆,谁也没有想到,最该死的是这次的动荡竟然这么大,大的震动了整个燕京城的地下世界。

    这一下,不止其他人坐不住了,就连稳居幕后的唐老也坐不住了,被人请了出来。

    楚离的回答很客观,完全把陈沫儿的话转述了一遍,没有添加丝毫的个人感情因素,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更知道唐老的可怕,尤其是这次的事情和以往截然不同,是真正的大事件,在不知道唐老的心意之前他绝不会胡说一句。

    “有意思。”让楚离奇怪的是,唐老听完他的话后并没有任何的生气,只是笑呵呵的点点头。

    “唐老,那咱们接下来……”楚离有点懵,跟了唐老这么多年,第一次发现自己根本听不懂唐老的话是什么意思。

    “回去,时间眼睛不早了。”唐老靠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

    “回、回去——”

    楚离以为自己听错了,唐老这么兴师动众的出来一次,就这么回去?是自己的耳朵有问题,还是唐老还没睡醒?

    “不要乱想了,傅婇研那丫头可不简单,她既然敢这么说必然有她的原因,而且她说的也不错,我都年纪这么大了,有些事确实不该再搀和。”

    楚离使劲皱起眉头,看着唐老就跟看个外星人似的,如果刚刚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那么现在他百分百认为唐老还没睡醒,这种话也是唐老说出来的吗?

    “唐老,你要是真回去,可是何老那里……”

    楚离欲言又止。

    他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这次的事情可不是普通的小事件,唐老这么回去,何老会怎么想?

    可是,让楚离差点疯掉的是,他的话刚刚说完,唐老竟然微微发出了鼾声。

    唐老竟然真的睡着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