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贴身兵王 > 第036章 蛇女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本章字数:3388最新更新时间:2014-07-2718:00:00.0]

    第036章蛇女

    又回头看了眼宋乐乐那间亮着灯光的窗口,荆飞转身走出小区。

    只是,刚刚走出小区,荆飞就又不得不站住了脚步,一双眼睛更是睁得老大,不敢置信的盯着胡同里一道身影。

    宋乐乐居住的这个小区实在不怎么样,属于一个老区,也不知道宋乐乐这个宋家大小姐怎么会住在这么个地方,要进入小区还要先经过一段不短的胡同。

    此时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光线昏暗,胡同深处,恍惚的路灯下,一个穿着五颜六色的裙子的年轻女孩正百无聊赖的斜靠在墙壁上,听见脚步声,抬起头顺着荆飞看来,随即,张开小嘴,露出一嘴洁白的小银牙,很是灿烂的笑了起来。

    女孩的年纪乍一看不大,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可是仔细看就会发现绝对不止这么小,之所以看起来显得太小完全是因为她身上那一套五颜六色十分灿烂的裙子,而且,女孩还长了一张清纯可爱的娃娃脸,让人很容易就会把她看成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只是,这个女孩绝对不是一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更不是一个思想单纯的女孩。

    至少,荆飞绝不会这么认为。

    这个女孩叫可可,名字听起来很甜美。

    可是她还有一个让无数人畏之如蝎的代号,蛇女。

    她是神罚组织内的六大首领之一,而且是唯一的一个女人首领,也是唯一一个连神罚中至高无上的暗神也要害怕的逃避的首领。

    蛇女可可的来历很神秘,即便是神罚中的荆飞等人也不知道她到底来自哪里,只能根据一些有关蛇女的传闻推断出蛇女也是来自华夏西南一带,至于她到底是属于华夏南疆还是华夏西南的某个边陲小国,就连荆飞等人也不清楚,他们唯一知道的是,蛇女是个黄皮肤的东方人,而且是一个让无数男人都要望而却步的毒如蛇蝎的女人。

    此时,看着斜靠在墙壁上对着自己笑嘻嘻不停的蛇女,荆飞已经从最开始的吃惊变成了头疼。

    从他看见魔蝎和银狼时就知道自己的位置肯定瞒不过神罚中的人,尤其是神罚中有雷达那个变态黑客存在,除非自己真的人间蒸发否则根本不可能逃开他的追踪,至于蛇女,荆飞可绝对不相信雷达在蛇女面前还能保留什么秘密。

    “你怎么跑神州来了?”

    下一刻,荆飞苦笑着走了过去,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眼神有意无意的扫了眼蛇女手腕上一青一红两个褶褶生辉的“手镯”,眼皮没来由的跳了两下,只有很少的人才清楚,那两个手镯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手镯,而是两条见血封侯的毒蛇。

    蛇女之所以被人称为蛇女,其中很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她的身上总是会莫名其妙的蛰伏着一条甚至几条让人头皮发麻的毒蛇,魔蝎有句话说的话,就算的脱光了衣服的蛇女都同样让人头皮发麻,因为谁也不知道她的嘴里或者是别的什么地方是不是还隐藏着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

    最毒妇人心。

    估计这个世界上能毒的过蛇女的女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我想你了就来看看你啊。”蛇女笑的很开心,露出洁白的牙齿和两个深深的小酒窝,要多清纯有多清纯,怎么看都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女孩。

    可的荆飞的眉头却是使劲的皱了下,他绝对不会把蛇女当成单纯女孩看,除非他的头被门挤了。

    蛇女似乎对荆飞的反应早有预料,又是嘻嘻一笑,凑过来上下左右打量了荆飞一拳,说道:“我说暗神大人,您老人家这段时间是不是活的太惬意了,怎么连最基本的警惕心都降低了。”

    “什么意思?”荆飞一挑眉。

    “没什么,就是发现有几个三脚猫的杀手在后面跟踪你,你都没注意到?”蛇女一挑眉,看着荆飞的表情很是诧异。

    荆飞没说话,只是再次微微的皱了皱眉:“现在人呢?”

    “已经被我杀掉了。你放心,毁尸灭迹,就算全世界最厉害的验尸官来了也找不到他们在哪儿。”蛇女的语气很轻松,好像杀掉几个人就像是踩死几只蚂蚁一样。

    不等荆飞开口,蛇女却又轻轻一皱眉,道:“不过还有一个跟踪你的人身手不错,从我手里跑掉了。”

    “还有人能从你手里逃走?”荆飞感觉难以置信,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蛇女的可怕,如果单是论对战能力的话,神罚首领中,蛇女绝对是最渣滓的一个,可是她却同样也是最可怕最恐怖的一个。

    很多时候。

    杀人,依靠的并不只是强大的战斗力,还有很多种方式,其中就包括蛇女最擅长的毒蛇,荆飞相信,全世界绝对找不出一个能够比蛇女还要擅长驾驭毒蛇的人。

    尤其是被蛇女盯住的人,荆飞还从未见过有人被蛇女盯住又能活着逃走的情况。

    “那是一个女人,整天穿个红风衣,很年轻,也很漂亮。”蛇女笑吟吟的看着荆飞,眼神暧昧。

    “红娃?”荆飞一愣,紧接着看向蛇女的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

    “你认识她?”蛇女像是没看见荆飞的眼神,一脸的玩味。

    荆飞没好气的瞪了蛇女一眼,懒得回答这个问题,他相信蛇女肯定早就知道红娃的存在。

    最开始是银娃,最近一年才换成红娃,这两个女人都是美女师傅身边最嫡亲的弟子,鞥准确的说应该是侍从,虽然荆飞从不认为现在的自己还需要有人保护,可是美女师傅却总会一如既往的让人在暗中守护着自己,幸好,荆飞知道无论是开始的银娃,还是现在的红娃,她们虽然像是影子一样跟在自己的身后,可是却从来不会干涉和影响自己的生活,否则,荆飞还真不能接受自己时刻被一个人在暗中盯着。

    “暗神,我知道你很自信,可是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太过自大很可能会让你陷入危险之中。也许你自己并不在意,可是你要清楚你的另外一个身份,你是神罚的信仰,如果你出了事……”蛇女的声音很严肃,表情也变得和刚刚完全不同。

    “你在教训我?”荆飞嗤了一声,看向蛇女,正如蛇女所说,他确实并没有注意到有人跟踪自己,并不是他不能发觉,而是他有绝对的自信,一旦这些人敢真正靠近自己那么等待他们的就绝对是死亡。

    “我哪敢教训暗神大人您啊,我就是个小小的养蛇女,暗神随手就可以把我干掉呢。”蛇女撇了撇性感的小嘴,依旧笑嘻嘻的。

    “你不用这么妄自菲薄,我知道如果你现在要暗杀我的话,我只有一半的机会逃脱,而且这还是在我很了解你的暗杀手段前提下。”荆飞摇摇头,随后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

    蛇女又是嘻嘻一笑,变戏法似的一伸手,葱白的一根手指上忽然蹦出一簇火苗,送到了荆飞面前。

    荆飞莞尔,很无语的看了眼作怪的蛇女,也不客气,凑过去将香烟点上,这才后退半步,直接问道:“好了,我知道你找我绝对不是为了刺激我,说吧,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又到三年一次的佣兵排名赛了,血屠让我问你一声,今年我们还要不要参加,用什么方式?”蛇女轻松的说道,就像是在说一件毫不关心的事情似的。

    荆飞别有深意的看了眼蛇女:“血屠的原话是不是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暗神大人英明神武,实在是让小女子我崇拜有加。”蛇女脸上又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少来。”荆飞哭笑不得,随后摇摇头,脸色也变得认真起来:“我离开时已经和血屠说过,今后的组织里的事情由他来做主就行,不用问我。”

    “怎么?你真的要脱离组织了?”蛇女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有些不解。

    “我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而且,我还有一些自己的事需要去做,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再说,神罚从始至终都是血屠在经营,有血屠在,一切就不会改变。”荆飞叹口气,欲言又止,有些事,即便是血屠和蛇女也不能告诉,这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

    “我知道,跟那个叫红娃的女人有关,是吗?”

    蛇女点点头,一副早就理解的语气,犹豫了下,忽然微微叹口气,神色也变得更加凝重:“暗神,你应该更清楚神罚存在的意义,神罚是因为你而存在,如果你离开,那么神罚也会自动解体。这并不是血屠的能力问题,而是原则,血屠的驾驭能力很强,可是他却驾驭不了魔蝎,银狼他们几个,他更加不能掌控我的意愿。”

    “所以,我并不是脱离组织,只是暂时不回去,如果神罚真的出了问题,我肯定不会置之不理。”荆飞一笑。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你要做个甩手掌柜的?”蛇女微微一愣,犹豫不定的看着荆飞。

    “呵呵——”

    荆飞笑笑,直接从蛇女的身边走了过去,头也不回的说道:“告诉血屠,那个狗屁比赛不用参加,神罚的强大就在那里摆着,争排名有个屁用。”

    “我想这句话还是你自己跟他说好一点,你应该清楚,血屠那个家伙就是个偏执狂,神罚的成败就是他的第二生命。”蛇女在后面苦笑道。

    荆飞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渐渐走远,在即将走出胡同时,又传来一句。

    “以后别再跟红娃较劲,小心弄丢了自己的小命。”

    荆飞的声音有着明显的警告语气。

    红娃到底多厉害他不清楚,也许红娃的打不过自己,可是他却清楚红娃的诡异,就像是自己的美女师傅一样,红娃和银娃身上也有着太多不能用正常因素来解释的怪异。

    他可不想看着蛇女白白的丢了小命。

    荆飞却不知道。

    听见他的话,蛇女只是很不屑的撇了撇性感的小嘴,嘟囔一句:“厉害又怎么样,难道我的小蛇就是吃素的么?”

    抬起头,蛇女眼中射出两道浓浓的不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