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贴身兵王 > 第021章 兼职小三
    “误会,绝对是误会,我和周德副组长关系很好,就像是亲兄弟一样,真的。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荆飞心里蛋疼,脸色却一本正经,睁眼说瞎话。

    “亲兄弟?”

    程思雨嘴角使劲的抽了下,手里的文件差点飞到荆飞脸上。

    荆飞没说话,只是很老实的点点头,证明自己刚刚说的是实话。

    使劲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程思雨眼神不善的又盯着荆飞:“别跟我在这里扯皮,你说,你在外面是怎么称呼我的?嗯?”

    “叫您程总啊,怎么了?”荆飞的表情很无辜,很莫名其妙。

    “不是这个。”程思雨柳眉都竖起来了。

    “额,其实我们私下里也有时候称呼你美女部长的,你放心,这个我一定改。”荆飞不好意思的笑道。

    “荆飞,你当我是傻子呢?刚刚周德可是清楚告诉我了,你,你刚刚叫我臭,臭娘们来着,你还不承认?”程思雨气坏了,说话声音都高了很多。

    “啊?有么,我怎么不记得?”荆飞装傻,心中更加蛋疼,怪不得周德被直接轰到别的部门了,就算是告状也不能这么直接吧,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程思雨不轰走他就实在没天理了。

    程思雨死死的盯着荆飞,似乎是要看出这家伙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说实话,刚刚她听见周德告状时差点一阵风的冲过去质问荆飞一顿,自己就那么不招他待见吗?整天躲着自己就算了,竟然还在背后这么叫自己,真当自己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小三了?

    可是现在饶是程思雨自认眼光锐利,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荆飞有说谎的意思,荆飞的表情太认真了,太严肃了,就那么直视着程思雨的眼睛,一点都不避让。

    程思雨自认如果自己说了谎是绝对不可能这么问心无愧的跟人对视的。

    难道是自己冤枉这个家伙了?是那个周德故意污蔑荆飞?

    程思雨忽然有那么一点后悔,只是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抛到了脑后,她虽然和那个周德的交集不多,可是却也知道周德是一个性格直爽的汉子,否则平时用车也不会专门找他。

    荆飞这个混蛋,太能装了。

    想通这一节,程思雨也是有些咬牙切齿的,可是想了想却没继续这个问题追究下去,不为别的,自己好不容易才见到这个家伙,她可不想再给吓跑了,尤其是她现在认定荆飞的外表只是一种伪装,因为她清楚的看见并且感受到了荆飞发飙时的那种让他心醉的霸气。

    这个家伙肯定不是表面上这么一无是处,应该是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是在故意逃避什么才装成这样,凭借这几年的阅历程思雨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程思雨始终不说话,荆飞却有点提心吊胆,尤其是程思雨盯着自己意会咬牙一会眼神又开始恍惚,还外带着一张瓜子脸微微发红,荆飞赶紧假装咳嗽一声:“咳,程总,你还有什么吩咐吗,没事的话我先下去了。”

    “不着急,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会,等一下开车送我去谈个业务。”程思雨回过神来,深深的看了荆飞一眼,趾高气扬的说道,又端起了女神范。

    “额——”荆飞乖乖点头走到沙发去坐下。

    程思雨却没有去处理文件,也款款走了过来,先是给两人倒了两杯咖啡,然后端着咖啡坐到了荆飞对面,习惯性的翘起了二郎腿,一双美目在荆飞脸上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刚摸出一根香烟的荆飞眼神就不由自主的飘了过去。

    今天的程思雨穿的是一双肉色丝袜,很薄的那种,近乎半透明,隐约可见意思白嫩的肉光,弧度优美,身上也不是那件粉色套装,而是一件月白色的职业套装,黑色细高跟,腰肢纤细,****高耸,yankuai修长……

    不得不说,程思雨实在是一个美的冒泡的极品美女,尤其是一张瓜子脸,总是习惯性的冷冰冰的,冰冷和妩媚并存,给人一种异样的视觉冲击,明明生的很娇媚,偏偏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看的人心里总是痒痒的。

    饶是见过不止一个极品美女的荆飞也不得不承认,程思雨绝对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女妖精。

    “好看么?”

    就在荆飞看的有些失神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程思雨的声音。

    金飞习惯性的刚要点头,猛然反应过来,赶紧收回目光,假装无意的点上一根香烟。

    程思雨的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得意,不过嘴里却闻到:“荆飞,你就不能老实点,刚来这里才几天啊就给我惹麻烦。”

    “什么叫给你惹麻烦?”荆飞抬起头来,莫名其妙的看着程思雨问。

    “算了,不说这个了,荆飞,要不你还是换个岗位,别做司机了,我上次跟你说过只要你愿意,就先来给我做助理,好好学习一下业务方面的只是,然后我给你争取个好点的职位,你放心,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程思雨很关心的说道,真情流露。

    “不要了,我觉得做司机挺好的。”荆飞淡淡的摇头。

    程思雨的脸色就是微微一变,虽然荆飞的声音不大,可是她却感受到了荆飞的意思不耐烦。

    “好吧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我不勉强你,你就做你的司机,以后就专门负责给我开车好了。”程思雨叹口气道,显得很无奈。

    “你这叫滥用职权懂不?”荆飞似笑非笑的抬起头看着程思雨。

    “滥用职权又怎么了?反正我看着你去给下面那些人开车就不舒服,既然你不想改行就做我的专职司机,除了我,其他人不用管他们,大不了我再申请几个司机过来。”程思雨却是满不在乎,语气很霸道。

    荆飞抬起头来,看着程思雨的目光很复杂,他当然知道程思雨是关心自己,可是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个。

    犹豫了下,荆飞问道:“程思雨,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不?”

    “什么?”程思雨愣了下,没明白荆飞的意思。

    荆飞没有马上说话,而是先重新点了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两口,这才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程思雨说道:“程思雨,你别再胡闹了,咱们现在都不是小孩子了。那天晚上我承认是我不对,不过发生的就发生了,咱们谁也改变不了,可是我真不想破坏你的生活,你明白么?我没文化,是个粗人,可是你不一样,你是高素质人才,咱们两个纠缠在一起没有好处。”

    “你确实够粗的,我下面现在还疼呢。”程思雨忽然冒出一句。

    荆飞刚抽一口香烟,差点没噎死,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程思雨,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程思雨却毫不在意,很古怪的看了荆飞一眼:“我知道你怕什么,你不就是怕我破坏你的家庭幸福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的,至于我你就更用不着操心,你也说了,咱们都不是小孩子,我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个……这种事上男人跟女人不一样的,万一你那位知道了……”荆飞欲言又止。

    “我说你烦不烦啊?还是不是个男人了?我都不介意你墨迹这么多干什么,难道那天晚上的事儿就当没发生过?你可以,我可做不到。”程思雨的声音又大了起来,显得有些不生气。

    “那接下来怎么办?你给我做小三,还是我给你做情人?”荆飞也很蛋疼,不过话说开了反而轻松了不少。

    程思雨很古怪的看了荆飞一眼,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问题,过了好一会才一瞥小嘴:“荆飞,你别以为你自己多了不起,我没了你就活不下去,告诉你,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不懂事的小屁孩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你根本不用为我操心。”

    荆飞有些傻,程思雨的态度转变的太快,快的让他有点吃不消。

    “还有。”程思雨死死盯着荆飞,继续说道:“那天晚上也不全怪你,是我主动勾引的你,所以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也不怕告诉你,那天的事儿我一点都不后悔,我以前那么喜欢你就当是给我的初恋画个句号好了,至于今后……”

    程思雨的声音一顿,看着荆飞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精致的瓜子脸更是露出一抹红晕:“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做一次和多做几次也没区别。”

    这是什么逻辑,这怎么能没区别?

    荆飞差点叫出来,可是看着程思雨那古怪的眼神愣是吓得没有开口。

    程思雨继续说道:“总之,以后在我没对你失去兴趣前,我要是有需要你不能抛下我不管,知道么?”

    “啊?”荆飞瞪大了眼睛,差点没从沙发上掉下去,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的看着程思雨:“程思雨,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你给我做兼职小三,还是我给你做免费牛郎?”

    程思雨的瓜子脸腾的就红了,她好容易才鼓起勇气说出那番话,现在被荆飞这么一调笑差点晕过去,刚想劈头盖脸给荆飞两句,就在此时,一阵手机铃声骤然响了起来。

    荆飞对着程思雨歉意的笑了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就是一皱眉,犹豫了下才接通放在耳边。

    “荆飞哥哥,我现在在你上班的地下室了,你在哪儿啊?”

    电话里马上传出一个娇滴滴甜腻腻的女孩声音,那小声音油田油腻,听的荆飞马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误会,绝对是误会,我和周德副组长关系很好,就像是亲兄弟一样,真的。”荆飞心里蛋疼,脸色却一本正经,睁眼说瞎话。

    “亲兄弟?”

    程思雨嘴角使劲的抽了下,手里的文件差点飞到荆飞脸上。

    荆飞没说话,只是很老实的点点头,证明自己刚刚说的是实话。

    使劲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程思雨眼神不善的又盯着荆飞:“别跟我在这里扯皮,你说,你在外面是怎么称呼我的?嗯?”

    “叫您程总啊,怎么了?”荆飞的表情很无辜,很莫名其妙。

    “不是这个。”程思雨柳眉都竖起来了。

    “额,其实我们私下里也有时候称呼你美女部长的,你放心,这个我一定改。”荆飞不好意思的笑道。

    “荆飞,你当我是傻子呢?刚刚周德可是清楚告诉我了,你,你刚刚叫我臭,臭娘们来着,你还不承认?”程思雨气坏了,说话声音都高了很多。

    “啊?有么,我怎么不记得?”荆飞装傻,心中更加蛋疼,怪不得周德被直接轰到别的部门了,就算是告状也不能这么直接吧,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程思雨不轰走他就实在没天理了。

    程思雨死死的盯着荆飞,似乎是要看出这家伙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说实话,刚刚她听见周德告状时差点一阵风的冲过去质问荆飞一顿,自己就那么不招他待见吗?整天躲着自己就算了,竟然还在背后这么叫自己,真当自己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小三了?

    可是现在饶是程思雨自认眼光锐利,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荆飞有说谎的意思,荆飞的表情太认真了,太严肃了,就那么直视着程思雨的眼睛,一点都不避让。

    程思雨自认如果自己说了谎是绝对不可能这么问心无愧的跟人对视的。

    难道是自己冤枉这个家伙了?是那个周德故意污蔑荆飞?

    程思雨忽然有那么一点后悔,只是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抛到了脑后,她虽然和那个周德的交集不多,可是却也知道周德是一个性格直爽的汉子,否则平时用车也不会专门找他。

    荆飞这个混蛋,太能装了。

    想通这一节,程思雨也是有些咬牙切齿的,可是想了想却没继续这个问题追究下去,不为别的,自己好不容易才见到这个家伙,她可不想再给吓跑了,尤其是她现在认定荆飞的外表只是一种伪装,因为她清楚的看见并且感受到了荆飞发飙时的那种让他心醉的霸气。

    这个家伙肯定不是表面上这么一无是处,应该是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是在故意逃避什么才装成这样,凭借这几年的阅历程思雨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程思雨始终不说话,荆飞却有点提心吊胆,尤其是程思雨盯着自己意会咬牙一会眼神又开始恍惚,还外带着一张瓜子脸微微发红,荆飞赶紧假装咳嗽一声:“咳,程总,你还有什么吩咐吗,没事的话我先下去了。”

    “不着急,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会,等一下开车送我去谈个业务。”程思雨回过神来,深深的看了荆飞一眼,趾高气扬的说道,又端起了女神范。

    “额——”荆飞乖乖点头走到沙发去坐下。

    程思雨却没有去处理文件,也款款走了过来,先是给两人倒了两杯咖啡,然后端着咖啡坐到了荆飞对面,习惯性的翘起了二郎腿,一双美目在荆飞脸上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刚摸出一根香烟的荆飞眼神就不由自主的飘了过去。

    今天的程思雨穿的是一双肉色丝袜,很薄的那种,近乎半透明,隐约可见意思白嫩的肉光,弧度优美,身上也不是那件粉色套装,而是一件月白色的职业套装,黑色细高跟,腰肢纤细,****高耸,yankuai修长……

    不得不说,程思雨实在是一个美的冒泡的极品美女,尤其是一张瓜子脸,总是习惯性的冷冰冰的,冰冷和妩媚并存,给人一种异样的视觉冲击,明明生的很娇媚,偏偏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看的人心里总是痒痒的。

    饶是见过不止一个极品美女的荆飞也不得不承认,程思雨绝对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女妖精。

    “好看么?”

    就在荆飞看的有些失神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程思雨的声音。

    金飞习惯性的刚要点头,猛然反应过来,赶紧收回目光,假装无意的点上一根香烟。

    程思雨的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得意,不过嘴里却闻到:“荆飞,你就不能老实点,刚来这里才几天啊就给我惹麻烦。”

    “什么叫给你惹麻烦?”荆飞抬起头来,莫名其妙的看着程思雨问。

    “算了,不说这个了,荆飞,要不你还是换个岗位,别做司机了,我上次跟你说过只要你愿意,就先来给我做助理,好好学习一下业务方面的只是,然后我给你争取个好点的职位,你放心,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程思雨很关心的说道,真情流露。

    “不要了,我觉得做司机挺好的。”荆飞淡淡的摇头。

    程思雨的脸色就是微微一变,虽然荆飞的声音不大,可是她却感受到了荆飞的意思不耐烦。

    “好吧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我不勉强你,你就做你的司机,以后就专门负责给我开车好了。”程思雨叹口气道,显得很无奈。

    “你这叫滥用职权懂不?”荆飞似笑非笑的抬起头看着程思雨。

    “滥用职权又怎么了?反正我看着你去给下面那些人开车就不舒服,既然你不想改行就做我的专职司机,除了我,其他人不用管他们,大不了我再申请几个司机过来。”程思雨却是满不在乎,语气很霸道。

    荆飞抬起头来,看着程思雨的目光很复杂,他当然知道程思雨是关心自己,可是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个。

    犹豫了下,荆飞问道:“程思雨,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不?”

    “什么?”程思雨愣了下,没明白荆飞的意思。

    荆飞没有马上说话,而是先重新点了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两口,这才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程思雨说道:“程思雨,你别再胡闹了,咱们现在都不是小孩子了。那天晚上我承认是我不对,不过发生的就发生了,咱们谁也改变不了,可是我真不想破坏你的生活,你明白么?我没文化,是个粗人,可是你不一样,你是高素质人才,咱们两个纠缠在一起没有好处。”

    “你确实够粗的,我下面现在还疼呢。”程思雨忽然冒出一句。

    荆飞刚抽一口香烟,差点没噎死,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程思雨,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程思雨却毫不在意,很古怪的看了荆飞一眼:“我知道你怕什么,你不就是怕我破坏你的家庭幸福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的,至于我你就更用不着操心,你也说了,咱们都不是小孩子,我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个……这种事上男人跟女人不一样的,万一你那位知道了……”荆飞欲言又止。

    “我说你烦不烦啊?还是不是个男人了?我都不介意你墨迹这么多干什么,难道那天晚上的事儿就当没发生过?你可以,我可做不到。”程思雨的声音又大了起来,显得有些不生气。

    “那接下来怎么办?你给我做小三,还是我给你做情人?”荆飞也很蛋疼,不过话说开了反而轻松了不少。

    程思雨很古怪的看了荆飞一眼,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问题,过了好一会才一瞥小嘴:“荆飞,你别以为你自己多了不起,我没了你就活不下去,告诉你,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不懂事的小屁孩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你根本不用为我操心。”

    荆飞有些傻,程思雨的态度转变的太快,快的让他有点吃不消。

    “还有。”程思雨死死盯着荆飞,继续说道:“那天晚上也不全怪你,是我主动勾引的你,所以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也不怕告诉你,那天的事儿我一点都不后悔,我以前那么喜欢你就当是给我的初恋画个句号好了,至于今后……”

    程思雨的声音一顿,看着荆飞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精致的瓜子脸更是露出一抹红晕:“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做一次和多做几次也没区别。”

    这是什么逻辑,这怎么能没区别?

    荆飞差点叫出来,可是看着程思雨那古怪的眼神愣是吓得没有开口。

    程思雨继续说道:“总之,以后在我没对你失去兴趣前,我要是有需要你不能抛下我不管,知道么?”

    “啊?”荆飞瞪大了眼睛,差点没从沙发上掉下去,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的看着程思雨:“程思雨,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你给我做兼职小三,还是我给你做免费牛郎?”

    程思雨的瓜子脸腾的就红了,她好容易才鼓起勇气说出那番话,现在被荆飞这么一调笑差点晕过去,刚想劈头盖脸给荆飞两句,就在此时,一阵手机铃声骤然响了起来。

    荆飞对着程思雨歉意的笑了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就是一皱眉,犹豫了下才接通放在耳边。

    “荆飞哥哥,我现在在你上班的地下室了,你在哪儿啊?”

    电话里马上传出一个娇滴滴甜腻腻的女孩声音,那小声音油田油腻,听的荆飞马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