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蛇吻狂妃 > 第七十九章 痛不欲生
    >>>无错手打小说>>>

    端木爵这次并沒推着自行车  她自己将车骑了蛮远的

    她顿时又得意又开心:“哈哈  天地之间  就沒有能难倒老……本姑娘的事  不就是个破自行车吗  姑娘我骑死你  ”

    端木爵写过的命本特别多  其中不乏艳情的暧昧的命本

    听着那句“骑死你”  他很淡定地想歪了

    花未眠是那种特闷骚的女孩子  总是多想

    端木爵觉得跟她呆久了  他也变得闷骚  总是多想  偏偏脸上一本正经

    花未眠现在特得意  骑着自行车在端木爵身边绕圈  炫耀她的技术  时不时开松个手似的  掌控得极快  极娴熟……

    端木爵一阵好笑  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学起來自然快

    他正打算回旅馆  花未眠却松了两个手  开始飙车技  这不飙还好  一飙  她新手上路  又恰逢转弯  自行车一个不平衡  就往端木爵这边摔來

    端木爵诧异、咋舌……

    一念之间各种想法飘过  他有各种手段阻止悲剧的发生的

    可是  他最终选择保持目瞪口呆的表情站在那里等着花未眠摔了过來  然后把他很不雅地推到在地上

    而且  好巧不巧  四片唇瓣还碰到了一起

    这……还真是……走了狗屎运啊

    这是花未眠的第一个念头

    一不小心  把司命上神给推到还强吻了  花未眠特别的囧

    好半天  她才从端木爵的唇瓣上撤离  略有些窘窘地说道:“呵呵  呵呵  我不是故意的  我真的不是……”

    然后  她又默默地红了脸

    她其实是个特沒下限的姑娘  纯情这种东西  早就被甩到十万八千里远

    可每次和端木爵一接触  她就觉得自己的纯情都回來了  而且动不动就脸红

    她窘迫欲死

    “我知道  ”

    端木爵语气淡淡地  看着花未眠那桃红的小脸  一阵好笑

    这女孩子真的还小  毕竟脸皮薄  甚至从未正儿八经地谈过一次恋爱  所以这时候  一碰  就是个大红脸

    他轻轻地笑  淡漠地调戏她:“可是能不能别骑在我身上  我可不想被你骑死  ”

    他的语调不无暧昧

    花未眠这才发现自己撤离了上神的唇  便很不雅地跨坐在人腰部

    那可是上神啊  岂是她这种流氓的宵小能亵渎的

    她囧到不行  想挖个地洞钻下去得了

    于是连忙起身  一边爬起來一边赔罪:“不……不好意思啊  你有沒有摔到哪里啊  有地方疼吗  ”

    “有  ”

    端木爵缓缓坐起  半点也不否认

    花未眠睁大了眼睛打量他

    端木爵语调如北欧的风  淡漠温柔:“我的唇  被你的牙齿磕到了  都破了  ”

    他指了指自己的唇角  那好看的粉色薄唇  不知何时  已然磕了个口子  流着淡淡的血渍  本是清淡好看的人  唇瓣染血  居然有了丝妖娆的味道

    花未眠有一瞬间呆住了

    然后  她觉得自己又被自己调戏到了

    她想  司命上神那么高贵的人  怎么可能会调戏自己呢

    一定是自己在调戏自己

    她绝不会自作多情的

    花未眠点头  然后从端木爵身上爬起來  然后回旅馆

    翌日  两人骑着自行车去旅行  在哥本哈根呆了几天  便有转战其他城市  从哥本哈根开始  他们游玩了北欧四国  丹麦、挪威、芬兰  瑞典  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只是从哥本哈根那一摔开始  花未眠就觉得气氛怪怪的

    两人之间  一路小暧昧不断

    住在一间房子  有时候定不到标准间只能住单间  只有一张床  两人睡一起  虽然沒什么  但就是特暧昧

    花未眠这人脸皮略厚  她觉得端木爵做朋友真心不错  所以始终不曾戳破那层窗户纸  继续装傻充愣到处游玩

    一个秋天  他们玩遍了北欧

    等到冬天  两人便去了瑞士  因为花未眠特想去瑞士滑雪  她沒钱  就拽着端木爵一起  反正人是财主

    花未眠骑自行车略废  但是滑雪上手很快  沒两下  技术就超级赞了

    她本來就是个疯丫头  某些地方特不要命  她觉得自己如果有钱绝对会玩极限运动  跳伞啊蹦极什么的……

    所以  滑雪的时候  人家小姑娘就慢吞吞地溜下來  花未眠就从老高把速度提升到极致  碰到陡坡  还不忘高空飞行來几个三百六十度转体什么的  特别拉风特别帅气……

    端木爵在一旁看着  无奈地捏了捏额角  这小姑娘  真的很凶悍  一点也不懂温柔  看她喜好的运动就知道了

    但他也不担心  花未眠的法术不错  摔死她  该有多难埃

    花未眠滑着滑着  却只感觉地面在抖动  她以为是自己滑得太猛了才会有如此感觉  也就沒太注意

    可很快地  滑雪场就出事了  很多人都开始大叫着:“雪崩了  ”

    “快  快逃啊  ”

    “天呐  怎么会雪崩……”

    “……”

    各国语言  在这一刹那荟萃

    花未眠这才注意到地面的震动不是她的错觉  她回头看了一眼安第斯山脉  那些纯净的积雪一下子铺天盖地的砸了下來

    这里是很正规的滑雪场  从未失事过

    却不曾想  花未眠居然第一次來这玩  就碰到这种糟心的事情

    可这时候  她也不能怎样  逃命要紧

    虽然她有法术  但被积雪压着  毕竟不好受

    于是  咱彪悍的花姑娘朝着那积雪竖了个中指  然后非常嚣张地往下滑  竟然是想赶在大规模积雪砸下的时候冲出去

    端木爵感受着地脉的震动  微微凝了凝眉  但这是天命  他无力阻挡  他这人性子淡定  要不然也做不來司命

    这时候看着这诡谲的雪崩  也只得加快了速度去追赶花未眠

    大雪崩塌得很快  清凉的大雪压了过來  花未眠状态却越來越好  她觉得这才叫极限运动嘛  身后一大堆雪追着  这才好玩

    她越滑越快  越滑状态越好……

    端木爵在身后追着  感受着那凛冽的积雪  无奈地叹气

    可滑到就那么长  总有到底的时候  花未眠滑到最后已经到达山底了  眼看着一大堆积雪就要压下來  她正想办法呢  却倏然感受到了一个人扑了过來  抱着她一路翻滚翻滚……

    那雪终究是轰然地压了下來  但两人埋得不深  端木爵抱着花未眠一下子就爬了出來

    刺激过后  花未眠觉得浑身爽透了  止不住伸腰朝着大学“氨地尖叫几声  表示她的开心

    端木爵拉她的手  花未眠恍惚了一下

    端木爵已然开口道:“你还真是挺能疯的  ”

    花未眠想去挣脱那只手  端木爵却倏然握紧

    是啊

    花未眠是真的很疯

    她年轻  她满是活力  她就是一团火  无所忌惮  一往无前

    十八岁的生命  多么年轻多么鲜活

    端木爵活了几万岁  那些生活的激情早就被时间磨光  他又做的是司命的职责  几万年來  多少鲜活的生死被他掌控

    他已然对很多事情看得太淡太淡

    可花未眠  却不一样

    他的活力是端木爵所沒有的  他或许也能滑雪  并滑出花样來  但是他不会那么做  他的稳重让他安然淡漠

    可是  他却喜欢着花未眠的肆无忌惮

    止不住想要一辈子  就这样看着一个人  无法无天  天真无邪

    他清清淡淡地笑了一下  道:“你那么聪明  该不会不懂吧  ”

    花未眠沒甩开那只手  微微有点窘迫:“懂什么  ”

    端木爵眼睛轻轻眯起  四周一片白雪皑皑  他那清淡好看的眸子是唯一的温暖:“我在追你啊  ”

    “啊  ”

    花未眠惊叫  脸上一下子就写满了羞囧

    她隐隐地知道端木爵放下天庭的事情陪她到处游玩  铁定是有所图的  可她还是惊讶于端木爵的追求

    其实她曾经是个骄傲的姑娘  若是有人追她  她会习以为常  非常高傲地接受或者拒绝

    可自从跟了伏宸羲  她就一直被打压着

    那男人虽然幼稚  却天纵英才  有无法无天  对花未眠更是强势至极

    花未眠那般聪明的女人  在无法得到的爱情里  竟然开始自卑自怜  过往的骄傲都被彻底地抹平

    现在的她  自卑  谦恭  察言观色

    她不知道这样的变化好不好  但显然  这样的她  不容易受伤

    可端木爵一下子说出这种话  花未眠真的是惊呆了

    她垂下眼帘  准备着说辞  好半晌才道:“你应该知道我的过去是怎样的  在我十八岁之前  我以为自己是无法无天的公主  可到了魔界才知道  我的存在不过是为了复活别人  而在妖界  伏宸羲又把我当做叶湘翎的影子  端木爵  我是真的怕了  我再也不想全心全力的去对一个人好  我太怕他们的回报不是因为我是我  而是因为我是某个人的影子  ”

    “而且  我们这样的关系是最好的  当普通的不错的朋友  有事的话我会竭力帮忙  沒事也可以來找我玩  ”[]

    温馨提示:

    在U小说阅读网发布,本站提供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全文阅读和蛇吻狂妃txt全集下载。蛇吻狂妃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