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蛇吻狂妃 > 第七十八章 情动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花未眠的欧洲之行  和想象中的还是挺有出入的

    端木上神显然已经不是崇明仙君  他的出行明显低调  他去欧洲  除了一个仆人谁也沒带  而那个仆人  便是花未眠

    端木爵的行礼不多  但也绝对不少

    他一个人穿着精致的西装在前面步履优雅从容  花未眠拖着箱子拎着一大堆袋子怨念无与伦比的深重

    靠

    绅士风度被狗吃了的家伙

    她以前是瞎了眼才觉得端木爵温柔又气质好

    我呸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花未眠想到了伏宸羲  如果是跟伏宸羲旅行  伏宸羲那种大爷似的人物出门的话绝对也不会是拎东西的主啊  他会怎么做呢  花未眠很快就想到了伏宸羲的解决方案了  他会带一堆仆人  声势浩大  浩浩荡荡的旅行……

    旋即  花未眠眼神黯淡了下來  说好不去想伏宸羲的  但很偶尔地一念  就会扫到那个人

    烦躁啊

    就在这种烦躁之中  花未眠跟着端木爵进了旅馆

    他们的第一站是丹麦的哥本哈根  童话王国

    端木爵订得旅馆  旅馆很小  客人不多  端木爵去开房间  那老板扫了两人  问道:“一间房  ”

    花未眠立马用她为说不多的英语嚷嚷了句:“two  ”

    端木爵回头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用中文说:“你那间自己付  ”

    花未眠沒钱  她这人沒工作沒财产  缺钱就去人身上顺手牵羊的  端木爵非常鄙视  所以这次旅行端木爵包了所有的费用

    花未眠那真是一个子都沒有  立马回了句:“不是说好了你出钱吗  ”

    端木爵微笑  淡漠又高贵的样子:“那给我们登记一间房  ”

    花未眠吐血  只好往床位上努力  她比划了许久  才让老板给他们开的是有两张床铺的标间而不是单间

    花未眠为自己争取了一张单人床  顿时高兴又心酸

    而端木爵一进來  就去洗澡了  花未眠拖了一路的行礼  累得半死  毫无形象的倒在床上大睡  略作休整

    等她翻了一个身  便发觉端木爵已经洗完澡  只围了个小浴巾出來

    他身上的水滴并未曾擦拭  头发上、身体上的水珠沿着线条完美的肌肉滑了下來  他是那种小麦色的肌肤  此刻特别的性感

    花未眠瞄了一眼  不由自主地脸红了

    旋即她大骂自己不够大气

    靠

    老娘是过來人了  男人的哪里沒见过  连亲都亲过  别说看了

    脸红什么的简直是弱爆了啊啊啊啊

    可想归想  花未眠还是在脸红……怒……

    端木爵却懒得搭理她那点小心思  淡定地把她当佣人使:“喂  去帮我把睡衣拿出來  ”

    他格外的嚣张

    花未眠也不好不去拿  只好屁颠屁颠地去开箱子拿衣服

    睡衣吗

    贴身的……

    花未眠一掏出睡衣  便发觉下面是一大堆的内裤  花未眠脸蛋飞红……甚是窘迫……

    她真心沒被端木爵调戏  她被自己调戏了

    谁叫她脑子里装的都是不纯洁想法呢

    她敛了敛心神  便拿了睡衣递了过去  端木爵接过  淡淡地盯着她

    花未眠大囧  她有哪里不妥吗

    好半晌  端木爵才说:“我要换衣服  你去浴室躲一躲  ”

    花未眠:“……”

    她当时很想说一句你丫就算是在我面前换老子也不屑一顾  但又觉得那样真的太豪放了  她素來是个豪放的女汉子  可不知怎地  在端木爵面前  真的很难豁出去

    大抵  是这人气质太高贵了

    高贵到花未眠不忍亵渎

    哪怕言语间的侮辱都让花未眠做不出來

    她真的  觉得她挺花痴的  在美男面前完全沒有女流氓的形象可言

    伏宸羲  不用说  他才是真正的大爷真正的流氓  花未眠跟他那就是小巫见大巫  在他面前整一良家妇女

    端木爵  诶呀  真的  太吐血了  不好说……

    于是  花未眠默默地爬去浴室等人换好衣服

    等了老半天才得到恩准出來  她虽然法术好  但还是习惯了正常人的生活  从n城飞往哥本哈根  二十多小时的飞机  她也累了

    略微收拾了下  就洗洗睡了  而且是呼呼大睡的那种

    端木爵在一旁  看得嘴角狂抽

    这女人  和男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居然一点忌惮也沒有

    他无奈地捏了捏额角  关了灯  也睡觉去了

    第二天  两人早早地起來  便开始游玩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是丹麦的首都  而北欧的城池  一座座都美到极致  天空的那种琉璃般的蓝  云朵柔软  空气清新  再加上那古老的美丽的建筑  看上去就像是童话世界

    让人止不住放下脚步  过一种缓慢慵懒的生活

    端木爵租了车  载着花未眠满城的晃荡

    虽然花未眠昨日把端木爵腹诽了n遍  但坐在车上游览的时候却玩得很开心  而司命上神绝对是个不错的导游  这世上就沒有司命不知道的事情

    接下來的几天  他们去看了美人鱼雕塑  逛了阿美琳堡王宫  浏览了一遍丹麦那些美术馆和博物馆  走遍了这个童话的王国……

    按照行程  两人该去往下一个城市  可两人都舍不得走了  哥本哈根太美  北欧的风情让人心醉

    两人最终决定在哥本哈根多停留几日  过一种简单的生活

    而他们住的地方很是幽静  端木爵把租的凯迪拉克退了  改租了两辆自行车  打算骑车逛周边

    花未眠看着那自行车  脸都绿了

    这种两个轮子的东西  比四个轮子的要难驾驭的许多

    花未眠从未接触过  更不会骑自行车

    于是  看着两辆自行车  脸色有点差

    端木爵甚是淡定地说了一句:“你不会啊  这好办  我骑着自行车  你在旁边跑吧  反正你法术不错  跑马拉松不成问題  ”

    花未眠差点吐血  高贵的司命上神你丫也太恶毒了

    把我和伏宸羲的命本写那么差让伏宸羲折磨我不说  本尊居然还下凡來折磨我

    太坏了

    在哥本哈根这样的童话国度  花未眠瞬间觉得自己是白雪公主  而端木爵是那个给她送毒苹果的恶毒皇后

    嗯  难道端木爵像皇后嫉妒白雪公主一样在嫉妒自己的美貌

    这念头一冒出  花未眠给自己雷酥了

    好半天  她才把自己从童话中拽出

    盯着眼前两个轮子的家伙  道:“我今晚一定会学会骑自行车的  ”

    说着  便去推那自行车

    端木爵租來的车子还挺高的  花未眠165  不算矮了  坐在车上  确只有一个教能点到地  她沒骑过自行车  完全无法理解那些用两个轮子行走的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于是  好半天  花未眠就坐在自行车上  左脚点地  然后换成右脚撑着  好半天  寸步未移

    那模样  别提有多么滑稽

    端木爵站在那里  嘴角抽搐

    他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心底骂了一句:白痴

    不过  他眸子眯了眯  心底想到了一句至理名言:女人不白痴  要男人做什么

    他一瞬间有不少坏心眼  但是站在花未眠面前的端木爵  那叫一个清贵无双啊  又礼貌又高贵:“我來教你吧  ”

    花未眠点了老半天都沒掌握要领  脸上吃了苍蝇般难受  这时候也只能点头  略有些尴尬地说:“好  ”

    这附近正好是一条安静的长街  两边都是高大的枫香  北方的秋天  总是來得极好  壮烈又冷丽  枫叶落满漆黑的小径  整条街道  美轮美奂

    “我会在后面扶着的  你先把自行车弄正  然后目视前方  一路往前骑就是了  很简单的  ”

    他简单地交代了下骑自行车的要领

    但要领这种东西  也就是供人欣赏一下的  真正领悟  却难如登天

    花未眠  人挺聪明的  但在骑自行车上  莫名其妙地就沒那种悟性

    端木爵扶着车后座推了老半天  花未眠还仅限于被端木爵推着走的地步  她就是不会

    端木爵脸都黑了  想出骑自行车这种主意  的确不错  但是也得先考虑下对方的智商再行动

    要不然  对方还沒对你产生好感  你已经被对方气死了

    端木爵深深地觉得自己是那不幸的后者

    他骂道:“喂  你个白痴  让你看着前方  懂不懂  别总看自己脚下  你下半身又沒瘫痪  有什么好看的  ”

    花未眠沒学会骑自行车  也有点郁闷  当时就想特流氓地骂回去:“我下半身不好看  你下半身好看  不就是比我多了条腿吗  有什么好得意的  ”

    但花未眠在伏宸羲身边呆了不短的时间  早就学会了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

    这时候  她要是骂回去  她估计要生生世世投胎成各种悲惨的物种了

    为了自己往事和往后的命  花未眠忍了

    她保持着缄默

    不过心底又憋了口气  觉得不学会骑自行车那真是个天大的侮辱似的  她抬头  看向前方  竭力去忽视自己的脚  而是稳着平衡往前骑去

    她也不过是随便一试  居然成功了[]

    温馨提示:

    在U小说阅读网发布,本站提供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全文阅读和蛇吻狂妃txt全集下载。蛇吻狂妃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