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玄幻奇幻 > 蛇吻狂妃 > 第六十七章 你出去
伏墨见花未眠不说话,微微有些愤怒,他抬起手,便甩了花未眠一巴掌,巨大的力气,甩得花未眠的脸蛋瞬间一片红肿。XX网站。XX网站w-w-w.-x-Xx.c-o-m。

    “说话啊,嗯?”

    伏墨大怒。

    花未眠依然不吭一声,她打定主意一个字都不说,谁都不可能翘出一个字。

    伏墨见花未眠这般倔,也好笑起來,他掏出一颗药丸:“叶湘翎那贱人给了我这个,据说能把圣女便荡……妇,本來不打算用的,啧啧,今天算是便宜你了!”

    说着,便把那药物往花未眠嘴里塞。

    花未眠死活不让,他就捏着她的下颌,逼着她张嘴,然后又捏他鼻子,在她呼吸的间隙里塞了进去。

    “这药效很快的,宝贝,有感觉了吗?”

    伏墨满脸下流的……

    春……药渐渐发挥功效……

    花未眠的呼吸变得滚烫而粗重,脸蛋变得潮红而诱人,眼睛也是水润润的勾得人去凌……辱,就连身体也一点点的变热、变烫……

    她想起那样疯狂的夜晚,伏宸羲如火一般的激情……

    身体的欲流,霎时间如山洪一般爆发。

    疯狂地叫嚣着想要。

    她眼前一片模糊,看着伏墨也不大明晰起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是不是药效太猛,她受不住了……

    “啧啧,你这个样子真是勾人……”

    伏墨捏起她的下巴,暧昧地在她耳边哈气,湿冷的气息,令她打了个寒战,这才控制住身体不去索欢……

    她竭力地想保持清醒,可脑袋里的眩晕一次次的袭來,她最终忍受不住,昏厥了过去。<="cad"><="1();</></>

    伏墨也料不到花未眠会晕厥,顿时骂骂咧咧地:“叶湘翎给得什么破烂东西,这难道要我奸……尸不成!”

    这跟伏墨设想的完全不一样,他以为花未眠会化身为小妖精然后主动缠着他寻欢。XX网站w-w-w.-x-Xx.c-o-m。XX网站。

    不曾想,药效对人类來说,太强劲了一点,直接把花未眠药倒了。

    可就算花未眠昏厥了,眼前的美景对伏墨來说已然太过炫目。

    泛着潮红和情……欲的脸颊,粉嫩迷人的肌肤,被红色的捆妖锁勒出惹火的身材,因为呼吸而起起伏伏的胸部……

    伏墨神色一暗,立马去扯她的衣服。

    他生怕有诈,绝对不扯那捆妖锁,而是直接把衣服撕碎……

    一瞬间,那白皙姣好的娇躯露了出來,被艳红的绳子捆起,一片意乱情迷。

    伏墨从來不否认自己对花未眠的,这女人,他第一眼,就看上了,虽然有着和叶湘翎相似的容颜,但是绝沒有叶贱人那样的虚伪和清高,她明显得更率真更直白,总是勾着唇角笑得得意洋洋,让人止不住想要去推到,去占有……

    而此刻,当这女人赤果着身体躺在杂乱的稻草之中,伏墨顿时恨不得直接跟她來个几天几夜以消遣自己的寂寞。

    妖的寿命,真的太长了,极难找到那个对胃口的女人,就算找到,也很快就腻味了。<="cad"><="2();</></>

    而花未眠,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勾起伏墨欲……火的女人。

    他再也顾不得那么多,脱了自己的衣服,猴急地扑了上去,又亲又啃,看着那白嫩的娇躯被自己折磨出一片暧昧的痕迹,他顿时间愈发地疯狂了……

    真真恨不得立马占有了她,又舍不得一口吞下止不住小心翼翼……

    女人全身被艳丽的红绳绑着,衣服细碎不堪,昏厥地躺在那里,而男人赤果着身体匍匐在女人身上亲吻着,看上去疯狂又缠绵……

    伏宸羲一进來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

    今天,是他治疗的最后一天,他的身体,他自己当然清楚,在叶湘翎的那几套治疗方案里,伏宸羲当即选择最快的,也是最痛苦的……

    可是,他好不容易忍过痛苦的治疗,想找她來陪陪自己,她却不见了。XX网站w-w-w.-x-Xx.c-o-m。

    他寻着她的气息和……伏墨的气息找到这里,便撞破了这样一幕奸情……

    捆绑……

    好样的!

    手段不差啊!

    是嫌弃他这阵子满足不了她吗?

    所以出來找骈头吗?

    可是,就算找,也找个本事的,伏墨,呵,保护得了你吗?

    伏宸羲身体刚好,精力正彪悍得无处发泄呢,來一个伏墨,他顿时很想虐上一虐,二话不说,抬起一脚,直接踹上伏墨的命根子……

    “嗷……”

    杀猪一般的哀嚎,由此可见伏墨的痛苦,以伏宸羲的手段,伏墨那里绝对是废掉了。<="cad"><="3();</></网站。

    惊天的响声里,花未眠缓缓睁开眼。

    她其实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就是服下药物之后,一阵阵的眩晕,然后晕厥了过去,这时候清醒了过來,身体虽然有点虚,但药效却是沒有了。

    只是她很快地便注意到了什么不对。

    她的面前,伏宸羲、叶湘翎站在那里,高高在上地睥睨着卑贱的她……

    而她,浑身,被艳情的红绳捆绑着,姿势凌乱地躺在乱蓬蓬的稻草里。

    她陡然明白了什么,脸“唰”地一下红到爆,一种隐晦的羞耻感传來……

    她瞬间有点想哭,但是天生的倔强逼着她只是挪了挪腿,并拢双腿,让自己看上去并不那么难堪……

    她想去扯点东西遮挡自己的身体,可是捆妖锁将她束缚住,她完全动弹不得。

    七星一进來就撞进了这样的场景,顿时间一片尴尬,下意识似是想要退开,伏宸羲打了个手势,居然是阻止了!

    花未眠瞬间心凉了一大截。

    她让自己不要怪他,谁看到了这样的场景都会往那方面猜,就连花未眠自己,也止不住往那方面猜……

    可很快地,她便知道,她和伏墨,并沒有什么。

    因为时间上,她只晕厥了一分钟……

    一分钟,刚好撕扯了她的衣服,开始前戏的时间,根本做不了什么的……

    她有一刹那的安定,可是,伏宸羲看着她的目光却是冷的,他整个人如同南极的冰天雪地,浑身冰寒至极。

    花未眠知道,他误会了。

    可就连自己,起初都误会了,若不是知道自己只不过昏了一小下,她都觉得伏墨铁定是得手了的。

    可是,这样的她,仍然无法面对伏宸羲。

    “放我走!”

    她声音清淡地请求道。

    这是她唯一奢侈的念头。

    既然爱不到,既然撑不了了,那就让她自由吧!

    她知道伏宸羲定然信不过自己的,他们之间,从來沒有信任这种东西,有的只是小打小闹,以及的纠缠……

    “放你走!呵!你想得倒是轻松!放你跟你的奸夫双宿双飞吗?花未眠,你仔细想想,我是那种人吗?”

    伏宸羲冷冷地看着她,眼底一派浑然的冰寒,他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她,像是在打量什么恶心的东西。

    花未眠想起,这是伏宸羲第一次叫她的全名,他习惯女人、死女人的叫,在床上也是“宝贝”“小乖”的那种,真正叫他名字,倒是极少……

    沒想到,他仍是记住了她的名字的!

    “我跟他根本沒有什么?”

    花未眠始终有点不甘心,被这样误会然后失去,她真的不甘心,可是,她仍然止不住解释,她以前从來都是个不屑解释的人,此刻却低声下气地坦白。

    可她不知道,她此刻的解释,在伏宸羲看來,不过是狡辩。

    伏宸羲真的是蹲下來看着她的,他好看的眼睛染了彻骨的寒冷:“沒有什么,都被做到昏厥了居然还说沒有什么。花未眠,别大张着双腿在人身下然后再说这句话,我除非傻了才会信你!”

    这样碍…

    原來他是这样看的……

    她的身体轻轻地颤了颤,想要说这一切是叶湘翎的阴谋,想说自己被设计了,可是,又有什么用,他除非傻了才会信她。

    一时间,她垂下眼帘,不再说一个字。

    “告诉我原因,嗯?为什么选他,而不选我?难道我满足不了你吗?还是我这几天养伤你有点烦闷了?”

    伏宸羲显然不准她沉默,捏起她的下巴,冷冷逼问。

    四周,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她浑身赤果,身体污秽又凌乱,她觉得难堪,可最让她难堪的却是他……

    她那么喜欢他,所以被他伤得最深。

    她眼底有泪意,却最终被她忍住,然后她看向伏宸羲,略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怀疑我跟他早就有一腿!”

    “夜宴的时候,花园内,你衣服都差点被脱光,别当我不知道。”

    他早就清楚,可是,在他看來,却是她勾引得伏墨。

    呵呵!

    她何等何能?

    她冷笑,只觉得过去真的像是个笑话一般:“你为什么不怀疑我跟帝弑天?”

    哪知伏宸羲回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沒有怀疑!”

    她几乎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原來,她对他的成见那么深,深到以为她是那种见个人就爱的轻浮女子!

    不对,她确实见人就爱。

    她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上这样的一贱人。

    可愈是如此,她笑得愈冷漠:“还怀疑过谁呢?在你心目中我还和谁睡过,说出來啊!”

    伏宸羲真的说了一个:“玄武!”

    她好半天才想起那次在温泉池走遇见的忍者神龟,颇有些咋舌地看着伏宸羲。

    他的大脑回路未免也太奇特了吧,居然这样都可以联系在一起!

    她那般仔细地看向他,想确认,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不是伏宸羲。

    那个对她有过一命之恩的男人!

    可该死的,他为什么救她啊!救了又不珍惜!真不如让她死去,好成全陌溪和帝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