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玄幻奇幻 > 蛇吻狂妃 > 第六十六章 不良少女
他心底一片志得意满。XX网站w-w-w.-x-Xx.c-o-m。

    好像,拥有了她,就拥有了整个世界一般。

    可想归想,伏宸羲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剑:“别对着胸口啊,对着下面啊!”

    下面……是哪里……

    花未眠嘴角抽了抽,这人,真的毫无下限可言。

    但是她素來不喜欢打嘴仗输,于是非常淡定地堵了一句:“我也想啊,但是你总说不行!”

    伏宸羲:“……”

    这活宝,一张小嘴总是吐不出好话。

    但是当她笑意吟吟地开着黄腔,唇角翘出得意的弧度,他心底就止不住去宠着她、纵着她。

    好吧!好吧!

    是他输了!

    他不说话,躺在床上,轻轻地抱她。

    爱情里的男女,哪怕只是呆在一起,不发一言,空气中也满是恋爱的因子在飘荡。

    花未眠想了想,问了一句:“你跟叶湘翎……”

    提起叶湘翎,伏宸羲就有点愤怒。

    虽然这场治疗是无偿的,但是,咱伏爷最不喜欢欠人人情。

    “别管我和叶湘翎!”

    伏宸羲口气很冲,很明显地仍然对花未眠将自己推给叶湘翎耿耿于怀,他很快就注意到了自己的语气不太好,补充了一句:“你只要乖乖呆在我身边就好!”

    花未眠的睫毛受伤地颤了颤,但是却也沒多说什么。<="cad"><="1();</></>

    叶湘翎,似乎是一个禁忌……

    即便伏宸羲心情这么好,花未眠一提,伏宸羲便暴怒异常。

    她深深地呼吸,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能维持多久。

    她跟伏宸羲,似乎陷入了一个僵局。

    他们之间有种种的问題和矛盾,她尝试着试探着去解决,可伏宸羲总是缄口不言,她假装沒事,心,却一点点悲凉。XX网站。

    关键还是,他不喜欢自己吧!

    她轻轻叹息,他们之间,本來就是用维系的关系,可是伏宸羲受伤,当的关系都不存在,只能一点点的崩塌。

    而她能做的,便是竭尽全力,让一切崩塌地晚一些。

    接下來的日子,叶湘翎每天准点來为伏宸羲问诊,只要叶湘翎一來,花未眠便被赶出去,等叶湘翎走了,花未眠便可以呆在伏宸羲身边。

    花未眠和叶湘翎,不过是擦肩而过的交集。

    而和伏宸羲,那感觉很奇怪,只是话语越來越少了,大部分时候她都选择沉默,虽然沉默并不叫人尴尬,但沉默太久,总有一种随时会爆发的感觉。

    这一日上午,叶湘翎照例给伏宸羲问诊,花未眠正在外头散心。

    却突然,一个小丫鬟跑了过來,对花未眠说道:“叶小姐找你过去谈一谈!”

    叶湘翎吗……

    花未眠迟疑了,强大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是个圈套,等着她钻呢!

    可是,她的心底,却又该死的好奇了!

    伏宸羲和叶湘翎,过去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伏宸羲总是在和她藕断丝连?

    她有太多的好奇!

    去问伏宸羲,他除了给她甩脸色什么都不说。<="cad"><="2();</></>

    她觉得痛苦。

    从未曾如现在这般,纠结,焦虑,痛苦……

    而小丫鬟,似乎知道火候不够似的,笑着加了一把柴火:“叶小姐可是女娲转世,她跟晨曦王的故事,可是很长……”

    花未眠抿了抿唇,脸色淡淡:“带路吧!”

    不管怎样,她都想要一个答案。

    即便知道这样的自己很傻,很小气,像是那些揪住男人过往不放的贱人,但是,她仍是很在意很在意。

    小丫鬟得意一笑,便带着花未眠在王府中绕來绕去。XX网站w-w-w.-x-Xx.c-o-m。

    整个晨曦王府很大,大到空旷,花未眠越走四周越是空旷,奢华肃穆的房屋纷纷倒退,眼前的景色,一片断壁残垣,荒凉的很。

    花未眠从來不知道,晨曦王府居然有这样根本沒开发过的地方。

    她本能地察觉到不对,顿住脚步:“叶小姐怎么会來这里?”

    小丫鬟转过头,阴冷一笑,道:“叶小姐不会來,但本王会來!”

    说着,空气荡漾,幻术消退,小丫鬟瞬间变成了伏墨。<="cad"><="3();</></>

    脸色苍白,笑容湿冷,整个人满是阴郁气息。

    伏墨……

    花未眠右眼皮跳了跳,想起那次夜宴伏墨对自己做得事情,心底瘆的慌。

    “宝贝,好久不见!倒是越來越水灵了,果然是被男人开发过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瞧着真是妩媚啊!”

    伏墨勾着湿冷的笑容,一步步地走向花未眠。

    花未眠下意识地后退,心底微微地害怕,望着伏墨,问道:“你想做什么?”

    伏墨狭长的眸子一闪而逝的阴沉:“做什么?当然是做你了!真看不出來,你挺值钱的,叶湘翎那贱人居然拿九锁玲珑來换你身败名裂,等本王炼化九锁玲珑,什么伏宸羲,还不肆意给本王踩在脚下!”

    伏墨笑容满是邪恶和疯狂。

    花未眠打量着四周,一片废墟,连个可以藏身的地方都沒有。

    她不知道和伏墨打一场,会赢,还是会输?

    她知道自己胜算不大,要是输了,会很惨!可是逃跑,显然伏墨不让

    她一边后退,一边笑着同伏墨涡旋:“九锁玲珑,要是真那么厉害,叶湘翎岂会给你!”

    伏墨勾唇冷笑:“就算不给,能陪你一度,也值了!”

    伏墨语调阴邪,完全不为所动,显然势在必行。

    花未眠头大,她现在格外的懊恼自己的冲动,她到底是怎么了,才会傻到跟个陌生的小丫鬟去找什么叶湘翎。

    现在的她,完全在一场虚无缥缈的爱情里昏了头,止不住想要了解更多,想得到更多……

    怎么办?怎么办?

    花未眠想了想,最终拿伏宸羲出來压他:“你就不怕伏宸羲杀了你!”

    这显然是一步臭棋,因为伏墨不仅沒有停止自己的计划,相反,愈发地热切起來:“你以为本王会怕他,本王就是要尝尝他的女人的味道,啧啧,这时候看,才发现你挺漂亮的,比叶湘翎那贱人还漂亮,那贱人除了会装清高什么都不会!”

    他如是说着,眼底愈发地热烈起來。

    花未眠清晰地知道谈判破裂,伏墨必然是那种从伏宸羲出生就被人遗忘的人,在伏宸羲的光芒里,他这个皇长子什么都不是,而蛇族的天性又让他变得阴郁狠辣。

    一念起,花未眠陡然爆发,无数细碎的风刃霎时间攻向伏墨。

    妖界的修炼,练的是气,通过气太操纵金木水火土五行之术。

    花未眠修炼的《天诀心经》,这是内功心法,而不是打斗招数,她现在的招数,都是在人界的时候跟莫凡学的,只是这个时候对于《天诀心经》修炼到第四重的花未眠來说,那些招数已然过时了。

    可是沒办法,她只能用这些。

    而这些人界简单的法术,在伏墨眼里根本不够看,他冷冷一笑,袖子一扬,无数风刃瞬间平息。

    “你的本事,就是这些吗?”

    伏墨笑得阴狠,又鄙夷至极。

    花未眠脸色一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她起初,还仗着《天诀心经》以为自己有一战之力,可甫一和伏墨过招,就清楚自己太天真了。

    伏墨毕竟几万年的法力摆在那里。

    而她呢,《天诀心经》虽然让她体质变好,但是她的招数真的太逊了。

    而花未眠,其实最擅长的是驭兽之术,她天生就有一种能力,能控制万兽。

    可这里,根本沒有动物啊!

    伏墨……

    是动物!

    一念起,花未眠立马去控制伏墨,伏墨显然跟那种低级的动物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花未眠才稍微控制了一下便开始头脑眩晕,但毕竟成功了。

    他控制着伏墨的身体,一掌拍向自己的心脏。

    这一掌打下去,绝对能心肺死亡。

    可是,那一掌还未曾打下,伏墨就瞬间回魂,强大的意志,让花未眠瞬间反噬,口腔里咽出一口鲜血。

    “本王还真是小瞧你了!这御魂,是伏宸羲教你的吧,差点栽在你手里了!”

    伏墨冷哼一声,再也不敢大意,直接一道捆妖锁下來,把花未眠捆成粽子。

    这是第二次,花未眠被捆妖锁捆。

    可是,她真的情愿被莫凡捆。

    “别挣扎,你逃不掉的!”

    伏墨就这样拽着她走入附近的一间屋子,这屋子对比伏宸羲寝殿的富丽堂皇,完全破烂得像是个乞丐窝。

    伏墨拉着她,狠狠地往草堆里一推,冷声道:“伏宸羲那小子不懂情调,沒跟你在这种废墟中做过吧!來,哥哥今天和你试试,保准让你爽翻了!”

    花未眠沒有吭声,一动不动的。

    这种时候,反抗只会让伏墨更刺激,所以她情愿沉默。

    她心底希冀着伏宸羲來救自己,或者七星也行。

    似是知道花未眠的想法,伏墨立马拿话打击她:“你不会想着伏宸羲來救你吧!啧啧,有叶湘翎陪着他,他怎么舍得抽身!就算能抽身,他重伤成那样,就算來了也不过是被我杀了而已!”

    花未眠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伏宸羲这次伤的真的很重很重。

    即便他重新回到成人的样子,却是能床事都不准有的,必须静养。

    她瞬间格外的烦躁,又说不出的害怕。

    说不定,今天的她,真的会毁在这里。

    呵!

    被伏墨上了,别说伏宸羲,就连自己都觉得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