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玄幻奇幻 > 蛇吻狂妃 > 第六十五章 小姑娘
此时正在门口,若是她那样了,伏宸羲会觉得她无法无天的。XX网站w-w-w.-x-Xx.c-o-m。

    于是,她放低了身价,抓着小红的袖子笑着求道:“小红,让我进去吧!”

    或许彼时的伏宸羲和花未眠都未曾意识到,在这样爱情里,花未眠是怎样的认真,以至于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事让伏宸羲尴尬。

    她其实是个很简单的女孩子,不爱,便不屑一顾,爱,便倾尽一切。

    只是,她这人就是嘴硬,浑身倔强和锋芒。

    若是对上了个细心的男人,倒也不会遇到多少波折,偏偏遇上的是伏宸羲,这个冷酷强硬的男人,除了掠夺,便是毁灭。

    而小红,被那句“小红”叫得额头上的青筋狂跳,他仿佛已经听到了同伴的嘲笑声了。

    小红本來不叫小红,小红叫赤炎,七星是以彩虹色彩來命名的,赤炎,这是个多么嚣张的名字啊,偏偏花未眠这人很爱给人取小名,一口咬定他叫小红。

    于是,赤炎便成了今天的小红。

    花未眠倒是觉得这昵称挺可爱的,可是小红显然不觉得,他脸色一暗,语调却依旧一层不变地机械重复:“王妃,请止步!”

    “小红……”

    花未眠那声音那叫一个荡漾啊,嗲得,她自己都要吐了。

    眼看着花未眠就要上去撒娇卖萌讨好各种软硬兼施了,小红却突然说道:“王爷让你进去!”

    花未眠微笑,再也不管小红,屁颠屁颠地往屋子里跑。

    小红嘴角扯了扯,他真心不知道主人看上这女人什么了!

    难道,缘分天注定!

    可就算注定,也是和女娲转世吧!

    想了老半天,也沒想出个所以然,于是便不想了,望天中。<="cad"><="1();</><="2();</></>

    “我们昨天才做的啊!就算怀孕,也看不出來啊!”

    花未眠只觉得匪夷所思,不就是干呕了一下吗,至于这么紧张吗,难道伏宸羲很想要孩子吗,他自己也不过是个大男孩而已。

    只是让花未眠解释,她又有多点小尴尬,在蛇族吃蛇肉,还幻想着把伏宸羲和叶湘翎炖了,这种事情,也就yy一下,要低调,不准说的!

    伏宸羲听花未眠这样一说,倒也不太在意,反正孩子的事情,还很遥远。

    只不过瞧着眼前娇娇俏俏水水灵灵的女人,他就止不住心痒痒,想抓过來好好宠爱一番。

    他这人素來纵欲,这时候也不为过,扯过花未眠就开始亲,很撩人很挑逗的那种。

    花未眠对这种事情素來开放,现在身体素质好,就开始得瑟,勾着小舌头钻入伏宸羲的口腔中轻轻地舔着,逗得咱伏爷愈发地心痒难耐,恨不得把这小妖精就地正法了。

    他想着,这女人还真有手段,三俩下他就有了感觉。

    男人嘛,都喜欢那种床下贵妇床上荡……妇的型号,花未眠的体力不好,技巧也不大好,但这份主动,瞬间弥补了一切缺陷。

    他想着來日方长,有的是时间调……教好她的。

    于是,便纵着她慢慢入侵自己的身体,任由那小舌头在他口腔里着,她的味道是那样的甜,甜到伏宸羲止不住沉沦……

    身体一下子就热切起來,手下意识地摩挲着她的身体,缓慢的厮磨而过……

    彼时正是暮色时分,夏日夕阳如血,拉出血色的丽影,伏宸羲一袭白色的里衣,歪在榻上,神情慵懒清淡,却一点点变得热烈、激狂……

    血红的光打在他的身上,像是蒙了一层浅色的光,他整个人像是从夕阳中走出的天之骄子,美轮美奂……

    花未眠偶尔一瞥,就是那样一张染了夕阳光晕的俊美脸蛋,因为生病,而苍白,又因为接吻,诡谲地潮红着……

    妖孽的气息随着那微光在他身上淡淡地扬起,他整个人旖旎又华丽,慵懒又艳情!

    勾得花未眠小心肝狂跳,扑通扑通不停。<="cad"><="3();</></>

    其实,其实,她喜欢的男人,单论外貌家世和气质,绝对是九十分以上,只是那脾气,诶,说得好听点,那是霸道不知道疼人,难听点,就是自私……

    但是,谁沒有缺点呢!

    花未眠早就让自己接受他的不好。

    她想着,若是这辈子这样也不错,呆在有着漫长生命的他身边,慢慢老去,不对,她不能活太老,因为老了的话会很丑,她想着自己最起码可以活到三十多岁,然后死了,一了百了,再也不用管任何爱恨情仇……

    她真的一点也不贪心,要得只是陪伴,一种不会离弃的陪伴,仅此而已。

    而在他漫长的生命里,那短暂的二十年,用來宠爱一个玩具,也并不奢侈吧!

    如是想着,花未眠的手,缓缓而下,隔着薄薄的布料,一把捏过伏宸羲的力量之源。

    “嗯……碍…”

    他倒吸一口气,情动得不像话,脸上更是潮红的可怕。

    好半晌,他才想起什么,制止道:“唔,不行啊!”

    花未眠囧,这个精虫充脑、熏心的家伙也会喊不要,难道是那里不行了,可捏着还是很强大啊!

    她心底暗暗地想着,倒是沒有认为是伏宸羲腻味了她的身体,这才几回啊,不至于!

    她这点信心是有的!

    “怎么了?”

    花未眠轻声问道,这姑娘在那方面也就那样,趁着体力还在,可劲得瑟,体力沒了,那就真的完全不怪她了。

    她慢慢加大了握着那玩意的力度,伏宸羲脸上一脸沉迷!

    罪孽啊罪孽……

    难得死女人这么主动,他居然不行。

    他脸上顿时跟吃了苍蝇般的尴尬,好半晌,才折腾出一句:“我有伤!”

    有伤更好,血腥的美感……

    花未眠现在是豁出去了,反正她满血满蓝,精力充沛:“我在上面,你不用动!”

    确实是个好主意!

    伏宸羲微微沉吟,但旋即:“不行啊不行!”

    又怎么了?

    花未眠满眼疑惑地看着他。

    伏宸羲囧囧的,然后,默默地压低了声音说了句:“我控制不住!”

    花未眠想到昨晚上她在上面摇啊摇,他一下子就坐起大刀阔斧、横冲直撞,伏宸羲,在某方面,真的太……率真了……半点隐忍都不懂……

    可能,真的跟年纪有关吧!

    但是,她还是被这句“控制不妆取悦到了!

    她对那种事情也不是那般热衷的,这时候顺势而下,讪笑道:“那咱们纯睡觉!”

    形势突然逆转成花未眠强势,伏宸羲娇弱,花未眠表示很不习惯,感觉她在强抢民夫似的,而且那民夫大姨夫來了!

    “嗯,好!”

    伏宸羲难得的一派温和。

    花未眠爬了床,拱了拱,窝在一旁,靠在伏宸羲身旁睡觉。

    “你的身体,怎么了?”

    她淡淡地问得,彼时时光静好,两人都沒了往日的飞扬跋扈,变得温和又柔弱。

    伏宸羲被关心了一下,顿时止不住抿唇轻笑,不过,他和花未眠大抵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伏宸羲哪怕内出血到快死了,被叶湘翎明令禁止不能乱动需要静养仍是非常淡定地回了句:“沒事,就是出了点血。”

    花未眠也不太懂医疗上的事情,但伏宸羲表面上好好的,估摸着伤及内脏。

    而内脏,就是重伤了。

    彼时的她,特矫情地爬起來,对着伏宸羲的胸口吹了吹:“不疼,呼呼两下就不疼了!”

    这真心不是什么有用的治疗手段了!

    可伏宸羲那一瞬,看着暮色里笑意潋滟的女子,伤口那一瞬,真的停止掉了所有的痛感。

    最难消受美人恩!

    他的死女人,其实细一看,长得真心漂亮,古典的容颜,五官极其精致,看着就叫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