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蛇吻狂妃 > 第四十二章 太勾人了
    “竟然想不到,一朵小小的荷花竟也修炼成仙了。//U小说阅读网”

    蟠桃大会,衣香鬓影中,他站在瑶池边,轻轻地喟叹。

    她瞬间在那一刹轻轻摇曳开来,像是禁不住凉风一般。

    天……

    她居然再次碰到了他,神界高高在上的天君大人。

    她感动的热泪盈眶,她的摇曳,那是因为狂喜,因为颤抖,因为再次相见的兴奋……

    天君大人,你是否还记得第一次的初见,你举杯纵饮,姿态洒然,不经意间洒下一滴仙酿,一朵小小的荷花,因为这杯酒,醉了人,醉了心,永世沉沦……

    误会的因,开出暗恋的花朵。

    她所有的修行,不过是为了在最美的时刻与他相见。

    千万年的时光里,她不止一次听晚风低语神君重殇的飒爽英姿,听荷叶私语着仙界的至尊……

    那时候,微风轻轻摇,她颤抖着荷叶,凑过身子仔细凝听,生怕漏了只言片语。

    恍然,千年。

    他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天君,而她不过是光学会幻化的仙,拙劣的法术,她都不敢在他面前卖弄。

    “真是有意思的小仙子,就叫陌溪吧,陌上溪水,美人如玉。等给你记个仙籍,好好修炼,以后这瑶池的一池荷花,就送给你来管。”

    他轻易地许诺下一片瑶池。

    而她那一瞬间便有了努力的理由。

    其实,就算没有瑶池,她也会拼劲全力。

    不为其他,只为与你相见……

    梦境的美好在这一刹那切断,一恍,便堕入另一个梦境,这个梦境里,她的身边的帝弑天,魔界的尊王,趴在她身上,肆意的掠夺……

    她恨极,她怒极,她害怕至极……

    却激来了男人的兴致。

    那摇曳的陌溪荷花,一夕之间枯萎。

    男人无休无止的掠夺着她……

    噩梦连连,都是男人在她身上作恶,罪恶的手,划过她身体的每一个私密处,邪肆的吻,在她身上留下火热的咬痕……

    曾经清雅的陌溪仙子,终究是不堪其辱,不惜跳入魔界的斩魔台,毁灭真身。

    那是魂飞魄散、尸骨无存的疼……

    “哎…”

    花未眠惊醒,想要惊呼,却始终不曾发出声音。

    发出声音的人是谁?

    不是她……

    明明是她的身体,可是却再也不受自己控制了……

    血祭里无数的亡灵,已然将她的灵魂吞噬的疲惫不堪,她连控制这具身体的意识也没有,只剩下一个浅淡的意识,停留在身体内,尚且弥留……

    她死了吗?

    没有啊!

    她的身体虽然大出血,可是却还在呼吸,还在心跳,即便这呼吸和心跳都不属于自己……

    然后,棺盖缓缓揭开,帝弑天出现在她面前,原本冷酷妖娆的男子,此刻欣喜若狂,眼底的狂喜伴随着酸楚……

    然后他轻声唤她:“陌溪……”

    那冷艳性感的声线,缠绕了无数的雾气蒙蒙,可花未眠却轻易判断出其中爱和宠溺的成分。

    一种可入骨髓的怜惜。

    花未眠想说什么,继续演戏或者其他,表示下态度。

    可是未曾等她开口,身体便突然动作起来,那个她,明明不受自己的控制,却已然从棺樽中坐起,瑟缩着后退,一边退一边哀求:“别碰我,求你别碰我……”

    清清淡淡的声线,已然是她的声音,可感觉截然不同。

    花未眠突然知道,那是……陌溪的语调。

    这些日子竭力模仿,可她终究不是陌溪,这清雅淡静的语调却始终学不来的。

    然后,她突然间明白,她真的成了另一个人了。

    陌溪……

    荷花女神陌溪……

    花未眠那一时间想法也挺搞的,她想,司命果然还是坑了他了。

    彼时的她,还不曾知道,她的命格早已超出三界,司命已然批不出来了,她的命,是天命。

    而天命,素来弄人。

    她本该绝望或者反抗的,可那一刻又突然平静了,她想,连司命都懵她,她唯一寄希望拯救她的上神都骗她了,她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倒不如把身体让给陌溪。

    至少,陌溪还有个心爱的天君大人以及一个深爱着她的魔尊大人。

    但看这两个人物,花未眠便觉得这是天生的女主命。

    她这种小喽啰,最适合的就是在这种剧本里打个酱油。

    她想,司命果然还是很懂行的,这命本写得真心好,一下子,她活的十八年,不过是给人做嫁衣裳。

    帝弑天听见陌溪的声音,冰冷空洞的血眸,刹那流转出妖绝的光,即便陌溪对他抗拒的很,但看到陌溪回来,帝弑天心情还是大好的。

    “小陌溪,你逃不掉的,本尊说过,上穷碧落下黄泉,本尊都要死死霸占着你!”

    帝弑天原本是想说几句软话的,可是话到嘴边,便冷硬又恶毒,虽然这不是他最毒舌的时候,可是对着陌溪,这语调,还是严厉了点。

    果不其然,陌溪脸色一白,身体轻轻颤抖起来,清雅的眸子,一片愤怒:“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是荷花仙子,代表着淡然、清雅、纯真……绝对善的一面……

    可很快地,她便注意到了四周的血池,血液浓浓的恶臭味袭来,陌溪隐约知道这是血祭,而她,居然占据了别人的身子。

    一时间,她又是愧疚又是愤怒……

    情绪波动极大。

    帝弑天看着她脸上又红又白,怒火狂烧的样子,心底也有气,她用了上万年的时光换回一个她,一醒来,她对他居然仍是没有好脸色。

    血红的眸子,刹那充满邪肆和张狂,他轻佻地捏起陌溪的下巴:“本尊对你做了什么?本尊这辈子除了做你,还是在做你……”

    “你……”

    陌溪羞愤欲死,苍白的脸,因为生气浮现出可怕的红潮,偏偏这样子又美到极致,帝弑天想着自己禁欲一万多年,血色眸子,流转出金色的光,暗欲汹涌。

    他探手将她的脸捏到自己面前,一厘米的距离,邪肆的笑容张扬出一种戾气和狂妄:“你说,本尊和你在棺樽里做那种苟……且之事,你会不会被刺激地爽翻了!”

    他的嘴巴,下流而口无遮拦。

    陌溪一阵羞怒,却无可奈何,她在仙界长大,周边的环境都是极好的,哪里见过什么龌龊事啊!

    面对这种情况,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

    花未眠心想着,啧啧,又是一渣男,如果是她,她一定回骂过去,把这渣男骂到狗血淋头。

    花未眠此刻就是一缕意识,也就随便想想的,可哪知,陌溪居然听到了,她在心底下意识地问道:“你是谁?”

    花未眠也诧异得很,没想到,这个占有者居然可以和自己灵魂沟通。

    但是……花未眠翘了翘唇角,这样貌似也不坏。

    她不屑地哼了哼:“花未眠,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不过,要不了多久,我便会消散。”

    陌溪似是明白了什么,止不住垂下眼帘,愧疚的很,心底默默地念叨了一句:“对不起啊!”

    花未眠真心不是什么善人,把身体让出来的时候虽然绝望的很,可她就是一打不死的小强,能活着,绝不赴死。

    陌溪占了她身体,活得是她的命,这么大的事情,岂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一了百了的。

    她痞痞地哼了声:“要是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嘛!”

    陌溪虽然不懂警察是什么意思,但仍是知道花未眠很气愤的。

    陌溪眼底愈发的内疚,她抿着唇瓣道:“我会把这具身体还你的!”

    花未眠也不推辞:“好啊!”

    花未眠回答的随意,对这事也根本不报希望,可是,出人预料的,几乎是灵魂颤动了一下,花未眠便掌控了这具身体的主动权。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彼时的帝弑天已经将唇瓣凑了过来……

    嘎!

    花未眠被帝弑天强吻,直接石化当场了!

    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大脑完全当机了,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

    她心底骂骂咧咧地:靠,她是被陌溪坑了吧!

    (陌溪摊手:无辜!)

    好半晌,花未眠大脑回路才回复,在帝弑天即将撬开她的唇瓣的时候,一个防狼踢,直接踹向魔尊大人的裆部……

    这是花未眠很想对伏宸羲干的事情。

    可不知道怎么的,每次面对伏宸羲,感觉都怪怪的,心底那关过不去,脚根本就不听使唤。

    可帝弑天不一样。

    老娘管你个毛线!

    就算天王老子在这里本姑娘该揍你照样揍你!

    帝弑天吃痛的“唔”了一声,他虽然法术无敌,但是对着陌溪,全然毫无防备。

    此刻命根子被踹,美丽的脸蛋一片扭曲,青筋暴跳,一脸黑暗。

    他本就是魔,浑身的戾气,却诡谲地有种惊煞众生的癫狂感,邪肆又妖异的美丽,像是开在地狱的红莲,黑暗又妖娆,慑人的美丽。

    “你找死!”

    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下一瞬,帝弑天就扑了上来,直接将花未眠推到在棺樽里,压着她就想强上。

    花未眠岂会相让,一时间,跟帝弑天扭打在一起,她体内的暴力因子作祟,对着帝弑天拳打脚踢,牙齿咬,扯头发,各种粗鲁又悍戾的动作……

    天知道,花未眠最想揍的人并不是帝弑天,而是伏宸羲。[]

    温馨提示:

    在U小说阅读网发布,本站提供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全文阅读和蛇吻狂妃txt全集下载。蛇吻狂妃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