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蛇吻狂妃 > 第四十一章 纯情一吻
    可到了魔界,才发现没有最贱,只有更贱。//U小说阅读网

    伏宸羲把她当替身但也知道她并不是叶湘翎,所以那眼神,一看就是不屑兼鄙视的。

    可是帝弑天,总喜欢摆弄着她,让她穿别人的衣服,让她站在荷花池中令他远观……

    而且,帝弑天那眼神,赤果果的就是在看另外一个人。

    猩红的眸子,承载了无数的爱和痴情,就那样静静地靠在岸边的柳树上,观看着她站在荷花丛中的身影……

    这一看,就是一整天。

    花未眠算是彻底懂了,这货,完全把她当别人看了。

    “陌溪……”

    他的唇边,不经意地泄露出女子的名。

    美到极致的名字,一看就是那种又文艺又清新又古典的女子,和花未眠格格不入。

    花未眠也看过陌溪的画像。

    怎么说呢!

    花未眠好歹和叶湘翎那叫一个形似啊,可是和陌溪,神不似,形更不似,两者相差了个十万八千里远……

    奈何帝弑天那就是一深度近视,每次盯着花未眠看,都能看成是陌溪。

    起初的日子还好,这变态只让她穿别人的衣服展示展示,后来就直接开始同床共枕了……

    花未眠和衣躺在内侧,帝弑天躺在外侧……

    两人相敬如宾。

    花未眠此际,整个人懒懒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少了对伏宸羲那样的反抗,好像,不论如何反抗,结局都一样。

    因为,不管到哪里都一样,她都是别人的影子,天生的女配命。

    她慵懒得很,也省得受罪,干脆全然配合着帝弑天的举动,甚至,她透过帝弑天的喜悦和怒气,慢慢地琢磨出陌溪的性格和行为举止。

    她这人歪才不少,没几天,就跟陌溪差不多。

    莫凡有时候看着花未眠也挺咋舌的,这女人,除了一张脸,举止、神态、语气……那和陌溪根本没有差别。

    看着魔尊对花未眠完全卸下心房同床共枕,莫凡有着隐隐的担忧。

    对着花未眠,他不无警告:“小姐,莫凡劝你还是收起那份心思,要不然,小姐会死得很惨。”

    花未眠岂会受他威胁,她淡淡地叹气道:“死得很惨的话,陌溪就活不过来了。”

    莫凡陡然惊诧不已。

    这女人,真心太聪明了,不过是几天,就知道他们的计划了。

    所以,莫凡像帝弑天提议:“尊主,可以开始血祭了!”

    血祭……

    便是用无数至阴女子的血液,冲刷花未眠的灵魂,让花未眠的灵魂在体内变弱直至魂飞魄散,然后,陌溪的灵魂,才能挣脱花未眠本体灵魂的束缚,真正掌控这具身体……

    说白了,便是夺舍……

    早在十八年前,花未眠出生的那一日,陌溪的两魂六魄便植入了花未眠体内。

    之所以不早点血祭,那是因为女童的身体太弱,承受不住血祭和夺舍的双重折磨,一个不好,便功亏一篑,这具身体会彻底毁灭……

    就算侥幸存活,夺舍成功,陌溪得到的,也不过是一具病体。

    所以,帝弑天和莫凡,都有着惊人的耐心,硬是等到了花未眠十八岁,而且,莫凡更是整整十八年,寸步不离的守在花未眠身边……

    若不是帝弑天突然到人界着手夺舍事宜,又恰好被调皮的花未眠偷听了去,估摸着这场夺舍早就结束了……

    不过,虽然逃跑了一次,但也不迟。

    以花未眠的体质,血祭两次,陌溪便能活过来了,就算花未眠反抗得厉害,等第三次血祭的时候,花未眠的灵魂也魂飞魄散了。

    至于血祭所要耗费的人力和物力,更是不需要担心。

    这场复活,已经经历了近万年。

    现在的魔界,早已然囤积了足够血祭个十数次的至阴女子的血液了。

    帝弑天想起了陌溪,她已经住在那具身体内十八年,帝弑天要死死忍着,才能让自己呆在魔界而不是在人界守候在她身边……

    毋庸置疑,现在的花未眠,像足了陌溪。

    有时候帝弑天都会有一种错觉,他的陌溪,已经回来了。

    可是,巨大的现实是,血祭并不曾开始,那个女子靠着作假,换取了一场虚伪的和平局面。

    掌控那具身体的灵魂,是花未眠。

    不是他的陌溪。

    瞬息,那赤红的眸子,流转过潋滟的光华,明明是冰冷至极的眼神,却一片妩媚妖娆,冷艳得很。

    “三天后,开始血祭!”

    他轻声地命令道,那语调,轻柔的很,却一片冰冷和肃杀。

    花未眠在拖时间,帝弑天也在拖时间。

    花未眠在等,等那或许可能或许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希望,伏宸羲发现了她的失踪,然后大发一下善心,来魔界救自己。

    而帝弑天也在等,等自己在伏宸羲那里所受的重伤痊愈,等他有足够的资本,拿起红莲枪,屠光那些阻扰他逆天施为血祭复活陌溪的人神佛……

    三日后,血祭。

    傍晚的时候,花未眠便被带到地下第六重。

    花未眠神色淡静,可心里却发虚,越是往下走,心底便是毛骨悚然。

    地下室内没有风,而且是恒温,但花未眠汗毛都竖了起来,那种阴冷恐怖的感觉,一直围绕着她,她觉得寒冷至极。

    而且那种危机感伴随着她,她如芒在背。

    可是,她知道她根本逃不出去,就算逃跑,换来的也是更加恐怖的惩罚,说不定下次,她连自由都没有。

    到第五重的时候,空气中开始弥漫起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粘腻的血液气息满布在鼻翼间,花未眠嗅到了无数死亡的味道。

    下一刹,“哧”的一声,第五重的地板倏然打开,花未眠站在地下室正中央,还未来得及反应,便摔入下一层。

    她在空中翻转了几圈,才站稳,这一站,便发现自己站立在一樽棺材内,石制的棺材,刻满繁复的符号,看上去诡异至极。

    而四周,不看还好,一看便吓了花未眠一跳。

    四周居然都是血液。

    嫣红的血液,布满了偌大的空间。

    血池!

    不,血池都无法形容如此多的血液,这简直就是血湖。

    阴寒的血液,让花未眠觉得厌烦和害怕。

    她呼吸都重了几分,她知道,这是为她准备的,包括这座棺材……

    或许,今天她就会死在这里,用来交换陌溪的生命。

    “嘎……”

    伴随着一阵奇异的响声,棺盖盖了下来,花未眠本能地想要逃脱,可那一瞬间,站在第五重的帝弑天几个法术加下来,花未眠被躺倒在棺材里。

    紧接着,“咔擦”一声,棺盖阖上,四周一片黑暗,花未眠被法术束缚,和整座棺樽缓缓沉入血池之地。

    阴寒的气息,肆无忌惮的弥漫着,沿着花未眠的皮肤沁入她的体内。

    明明是石棺,可那些阴冷的血液、怨恨的亡灵、似是要透过棺材将她淹没似的。

    花未眠是多么胆大狂妄的人,可那一刻居然感觉到恐惧,一种灵魂深处的恐惧,好像那一瞬间,无数的亡灵怨魂都冲破了棺樽向着她奔来,她们嫉恨着她的生命,生生地想要将她的灵魂撕碎,将她毁灭成她们的殉葬品。

    花未眠顿时觉得虚弱得很。

    她觉得自己躺在虚幻之中,可灵魂被撕扯的感觉那样强烈,她浑身难受,想要呐喊,却叫不出声,想要动作,却无法动弹……

    她仿佛看到那些亡魂,一点点撕裂开她的身体,开始饕餮她的灵魂……

    她浑身疼得要死掉,像是有亿万的恶毒虫蚁在她的灵魂上撕咬,吞噬着……

    可她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看着那一瞬的自己,慢慢走向死亡。

    花未眠觉得,人生最悲哀的不过此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走向死亡,连呐喊都没有,只是,等待,等待生命一点点流逝,任那种恐惧感将她淹没……

    不过片刻,她的七窍开始流血。

    浓稠湿冷的血液,一点点缓缓流淌着,和外面血池互相感应,慢慢沸腾……

    身体内的血液,像是受到召唤,沸腾着想要破体而出。

    不一会儿,她整个皮肤表面开始渗血,一点一丝,尘埃般渺小,却越积越多,很快地,淡荷色的长裙染满了血液,变成了血红……

    她整个人躺在血泊里,一点点因为缺血而枯竭。

    呼吸跟着窒闷起来,每一下喘息都累得很,需要重重的呼吸,才能维持生命,可连呼吸都开始牵扯出心肺的疼痛了……

    她知道,不过一瞬,她的内脏都开始破裂了……

    血祭!

    这是在人界的时候,花未眠偷听帝弑天和莫凡的对话才知道的名词。

    当切身经历,才知道,一切都如梦靥般恐怖。

    死亡的感觉……

    在这一刻如此明晰。

    然后,她的意识也迷蒙起来,好像身体再也不受自己控制似的,一点点,迷蒙又模糊,她开始做梦……

    不是自己的梦,但又觉得那个人应该是自己。

    梦中,是天界的荷花池。

    瑶池里,荷花盛开,她是最美的一朵,懵懂又纯真,千万年的修炼,才化出人形,因为在仙界诞生,便也计入了仙籍,算是荷花仙子……[]

    温馨提示:

    在U小说阅读网发布,本站提供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全文阅读和蛇吻狂妃txt全集下载。蛇吻狂妃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m.阅读。